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栾青河和他的儿女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栾青河和他的儿女们 豫东布衣 1317 2019.10.10 08:46

  兄弟二人上了河堤,没走多远,看见前面有一个下路口,他们就沿下路口走了下去,然后他们又拐到一条向北的道路。又往前走了一里多,前面出现一个村庄。栾青山说:“过了这个村,有一条东西大路,咱顺着那条路一直往前走二十多里地。”

  很快,他们就来到那条东西路上。突然,他们看到在不远处的麦田里窜出一只野兔,一条黑狗在它的后面穷追不舍。栾青河说:“哥,他们这儿的小麦长得不好,咱家地里的麦苗早就把地面盖住了,他们这儿的麦苗出得稀,长得也不旺。是不是他们这个地方小麦种得晚啊?”

  栾青山笑着摇了摇头,“不是,他们这儿的土质跟咱们那儿不一样。咱们那儿是黑土,他们这儿是沙土。沙土地不保墒,几天不下雨,地里就旱了,种庄稼产量也不高!”

  又走了五、六里,旁边出现一个大果园,果园里有很多苹果树。栾青河说:“咱们那儿卖苹果的都说是从沙河北买的苹果,就是这个地方吧?”

  栾青山说:“他们这儿果树多,大部分是黄泛区农场种的。老日进中国的时候,蒋介石命令他的部队在花园口把黄河大堤炸开一个大口子,想用黄河水挡住日本兵。结果把咱中国的老百姓害苦了,黄河水从咱河南一直流到江苏,水从哪儿过,就是房倒屋塌,那些地方就成了黄泛区。老百姓都得出去逃荒,很多人死在路上,有的人就流落在外地,听说回到老家的人不到一半。这儿就是黄泛区,上面一层就是黄河里的泥沙,风一吹,沙子乱飞。解放以后,沙河北有不少地方的地没有人种,国家就在这儿办了农场。听咱哥说,刚开始的时候,这儿的庄稼产量都低,后来干部领着群众把原来的土翻上来,把黄河里的沙子压到底下,庄稼才慢慢好一些!”

  栾青河解开棉袄上的扣子,感觉舒服了不少。栾青山说:“把扣子还扣住吧,小心着凉。咱不走那么快就中了。”

  栾青河说:“他们这儿人少地多,咱大哥家的日子应该过得中吧?”栾青山摇着头说:“我去过咱大哥家几趟,他家的日子也不好过。咱大嫂她前夫留下三个小子,咱大哥到她家以后,咱大嫂又生了俩闺女、俩小子。一家正好五男二女,闺女还好说,找个差不多的人家把她嫁了,嫁妆多一点少一点都不要紧,小子就不中了,哪个人结婚不得给他盖两间房子啊,咱大哥跟咱大嫂的筋都快累断了。不过现在好了,就剩下最后这个小家伙了。等这个孩子成了家,咱大哥就能歇歇了!”

  听了二哥的话,栾青河此时才感觉到二哥的不易,自己以前总在心里经常埋怨母亲当年把他送到苏屯,二哥在家也很难啊!弟兄三个,只有他自己在老家,为老娘养老送终的事就落在他一个人的肩上。他心里挂念着大哥,还到大哥家去过几回,而且每年农闲的时候,二哥还会到苏屯看看他们一家。听说他家里有事,二哥再忙也会抽时间过去看看,而自己极少有过回家看二哥一家的想法,二哥真是这个大家庭的顶梁柱啊!比起二哥,自己为这个大家庭做的真是太少了。

  想到这儿,栾青河对栾青山说:“二哥,我到咱大哥家一趟也没有来过,以后有时间得多来几趟!”听了弟弟的话,栾青山欣慰地说:“爹娘活着的时候,最亲的是爹娘。兄弟姐妹成了家,都只顾着自己的小家,显得没有以前亲了。那是没有遇到事儿,真正遇到了大事,弟兄姊妹还是亲得很。即使弟兄两个打架了,打得头破血流,如果哪一家出了大事,那一个人也不会在旁边看着不帮忙啊!”听了二哥一番话,栾青河心中暗暗感到惭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