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栾青河和他的儿女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栾青河和他的儿女们 豫东布衣 1964 2019.08.19 16:40

  春红的对象侯建在十岁的时候母亲就死了,他和父亲、弟弟相依为命,他的父亲就想让春红尽快过门为他们家操持家务。侯家急着要媳妇,就托媒人到丁称心家去商量。齐香说:“老鸹吃桑葚——得等到黑啊,他家就是再急着要媳妇,也得等到今年的冬天啊!孩子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我总得给闺女准备一些嫁妆啊!”麦收过后,齐香种了两亩地的棉花。在棉花收获以后,她为春红缝了六床棉被。腊月十九这天上午,春红嫁到了侯建家。

  对于春红的出嫁,村里的人都议论纷纷。有人说:“这应该是大麦先熟,小麦后熟嘛!喜旺还没有结婚,他妹妹咋就嫁出去了?”还有人说:“春红这闺女不少给家里出力,也该让她到婆家当家立事了。”最后,大家有了一致的看法,那就是,丁称心和齐香已经不对喜旺的婚事抱太大的希望了。他们不想让这个儿子挡住道,影响下面几个孩子的终身大事。

  春红出嫁以后,齐香少了一个帮手。齐香就和丁称心商量,过了春节,齐香就不再让十三岁的秋红上学了。秋红本来也不喜欢上学,每天的作业对于她来说就是一个负担。她听从了母亲的安排,在家代替姐姐春红原来的角色。秋红毕竟年龄还小,很多家务活必须得母亲指点她,有些活甚至齐香还得手把手地教她。

  过了农历二月,天气渐渐暖和了起来,地里的农活也渐渐多了起来,丁称心带领着喜旺和春旺到责任田里施肥、锄地、打药。丁称心在捕鱼方面得到了父亲的真传,他在闲暇的时候就领着几个儿子捕鱼、抓黄鳝,如果哪一天捉的鱼多了,丁称心就带着去集市上卖,也能换来几块钱。齐香在家操持家务,秋红除帮母亲做饭以外,每天的上午和下午就去地里放羊。

  小麦衍花的时候,齐香忽然注意到春旺近来的一些行为表现得有些异常,这个孩子没事的时候喜欢照镜子,他以前一周才洗一次头发,现在两天就要洗一次头;他的衣服换洗的也比以前勤了;春旺每天晚饭后都会出去,并且经常在晚上很晚的时候才回家。

  有一次早饭后,齐香问春旺:“春旺,这一段时间,你咋天天晚上回来得恁晚啊?”春旺笑嘻嘻地说:“我跟铁柱去外庄看电影了。”齐香问他:“外庄天天都演电影吗?”春旺说:“要是没有电影,我们就在地里转着玩啊。”齐香就说:“你们可不能跟那些个赖孩子打架啊。”春旺说:“娘,你就放心吧!我不会跟他们打架的。”春旺是丁称心和齐香最喜欢的一个孩子。他高高的个子,长着一双大眼睛,和人说话时总是微笑着。他跟两个哥哥就不像是一个娘生的孩子。邻居都说:“春旺这个孩子长得好,还会说话。将来找媳妇的时候绝对不用你们两口子发愁。”齐香相信自己的儿子,她就没有再往下说。

  几天后,齐香在大门口见到了春旺的好朋友铁柱,她就问铁柱:“铁柱,你跟春旺晚上出去看电影,可不能再回来那么晚了!”铁柱笑了笑,说:“大娘,你还不知道啊?等电影结束了,我还得等着他。春旺也不是天天就跟我一起去看电影,他有的时候晚上去找金环了。”齐香吃惊地问:“哪个金环啊?”铁柱说:“就是在村西头住的那个金环啊!她爹叫栾青河,才搬到咱村没有多长时间。大娘,春旺找媳妇的事儿你就不用发愁了,你就等着办喜事吧!”铁柱说完,就匆匆地走了。齐香本想把这个事跟丁称心说说,但丁称心已经领着喜旺和春旺去锄地了,她就打算到了晚上再跟老伴说。

  晚饭后,春旺把碗筷一推,对父母说他要去看电影,就又出去了。等到喜旺和春红都去睡觉了,齐香就把铁柱给她说的话告诉了丁称心。丁称心一听就乐了:“都说将来春旺娶媳妇的时候不用咱发愁,看来是说对了。”齐香说:“我光知道栾青河有几个闺女,也没有注意过哪个叫金环啊?”丁称心说:“我听说青河家的几个闺女,长得都不赖,就是不知道金环的脾气咋样。”齐香心里一动,问:“栾青河一家搬回来快两年了,他在苏屯住得好好的,咋想起来搬回丁湾呢?”丁称心说:“这个事我也不清楚,可能是他哥栾青山让他搬回来的吧!”齐香又问:“栾青河啥时候从丁湾走的啊?”丁称心说:“那都是解放前的事儿了。栾青山一共哥仨,他还有个哥哥叫栾青松。栾青山的爹死得早,栾青松十六、七岁就到沙河北去当长工,后来那个村有一个寡妇招夫养子,由他的东家撮合,他就娶了那个寡妇,当了上门女婿。栾青山的娘又把栾青河给了南边苏屯一户没有男孩的人家做养子。栾青河走的时候不会超过十岁,我们小的时候还在一块儿玩。他去苏屯的前几年还经常回来看看,后来就回来得少了。”齐香接着问:“你跟栾青河熟不熟啊?”丁称心笑了笑:“小的时候,经常在一块玩。后来他只是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回来看看,他老娘死将近二十年了,他就很少回来了。我们只是在路上碰见了,就停下来说句话,一两年也不一定能见上一回。他搬回来以后,我们就在一起聊过一次。咱在村南头,他家在村西边,又不是天天能见面。咱家的地跟他家的地也不在一块,顶多在路上碰面了,两个人说句话。现在又不是生产队那时候了,社员经常开会,见面的机会多。”丁称心想了一想,说:“要不你找个机会到青河家去一趟,跟她老婆说说话。”齐香点了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