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栾青河和他的儿女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栾青河和他的儿女们 豫东布衣 1633 2019.09.14 16:13

  红卫骑车走到丁湾村口,看到四、五个小伙子正站在路边的大杨树下闲聊,其中有两个是他认识的。于是,红卫下了自行车,从衣兜里掏出一包香烟,每个人给了他们一枝。铁柱问红卫,“你到姑家来了,咋晌午还回家呀?”红卫笑着说:“家里还有事呢。”又有一个叫春生的小伙子问他:“红卫,你今儿个穿恁体面,是不是来相亲啊,相的是哪家的闺女啊?”红卫说:“也不是啥相亲,就是过来看看。”铁柱忍不住说:“你要是不说,将来俺几个知道了谁了,就在背后说你的坏话。”

  红卫无奈地对铁柱说:“她叫金环,是俺姑父的侄女。”几个小伙子听了,都不说话,只是瞅着春旺的表情。红卫当然对此毫不注意,他骑上自行车就走了。

  几个小伙子在村口又闲扯了一阵子,春旺一句话也不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一会儿几个人就散了。春旺回到家里,一头就扎进了自己的小屋里。做好了午饭,齐香让秋红去喊哥哥吃饭,秋红喊了春旺几声,但春旺始终没有搭理她。秋红到灶屋告诉母亲,齐香就问正在盛饭的喜旺是不是春旺和谁打架了,喜旺说:“我也不知道。快晌午的时候,他从外面回来,我看他哭丧着脸,也没有跟他说话。”

  齐香想了想,就去了春旺所住的小屋。他看到春旺身上还盖了一个毯子,春旺的头也被蒙在毯子里,就赶忙走上前去,掀开春旺头上的毯子。齐香发现春旺的两只眼睛红红的,额头上满是汗水,就心疼地问,“孩儿,你咋了,哪儿不舒服啊?”春旺面无表情地说:“我好好的,哪儿都舒服。”齐香笑着说:“那就赶紧起来吃饭吧!今儿晌午咱吃捞面条,是茄丁臊子。”春旺气鼓鼓地说:“就是肉臊子我也不吃!你吃你的去吧。”齐香好像明白了什么,就对春旺说:“你要想睡就睡一会儿吧,我把饭给你盛到碗里,你啥时候想吃再吃吧!”

  齐香走到院子里,正在吃饭的丁称心问她,“春旺咋了?他咋不过来吃饭啊?”齐香小声地说:“没事,你吃你的饭吧。我出去看看。”

  几分钟后,齐香来到了铁柱家门外,她看到铁柱端着一个大瓷碗正在大门口吃饭。铁柱一见齐香走了过来,就问:“大娘,你吃饭没有啊?”齐香说:“饭做好了,我出来转转,等一会再吃。”齐香走到铁柱跟前,小声地问他:“铁柱,今儿晌午你跟春旺是不是在一块啊?”铁柱说:“是啊。”“那你们都干的啥呀?”齐香接着问。“半上午的时候,俺几个人到南河洗洗澡,后来就在村口的大杨树下面下方。”“他没有跟谁吵架吧?”“没有啊,大娘,他一直都好好的。春旺咋啦?”齐香这才把春旺不愿意吃饭的事儿跟铁柱说了。铁柱说:“大娘,可能是因为这个事儿吧。”“啥事儿啊?”齐香连忙问。铁柱笑了笑说:“今儿上午,继承的老表到咱这儿相亲来了。他走的时候,俺几个在大杨树下面正说话,他下了车子给俺几个让烟。我问他见的是谁家的闺女,他说是金环。”齐香这一下全明白了。她对铁柱说:“我知道了,你赶紧吃饭吧!我来问你的事儿可不要跟春旺说啊!”

  齐香回到家里,正在院子里乘凉的丁称心问她:“晌午头天热得很,你出去弄啥去了?”齐香白了他一眼,“你说我弄啥去了,大热天春旺蒙头盖脑地躺在床上不吃饭,我不得出去问问是咋回事嘛!你这个当爹的,倒像个没事人一样!”丁称心陪着笑脸问:“春旺到底是咋回事啊?”齐香说:“还不是他跟金环的事嘛,今儿上午金环又跟别人见面了。”丁称心心里一惊:“这可咋办哪?”“咋办,今儿晚上咱就得找人到金环的家里去!你马上就去如意家,让他晚上到金环家去说这个事儿。可不能再等了,再等黄瓜菜都凉了!几天前我就跟你说了这个事儿,你今儿推今儿,明儿推明儿。就你这个皮皮愣愣的脾气,天塌下来了也不知道急,将来有你后悔的时候!”听了老婆的话,丁称心赶紧去了弟弟家。

  齐香又来到了春旺的小屋,她推了推门却没能推开,心想一定是春旺从里面把门顶上了。齐香低声喊着春旺的名字,说:“孩儿啊,把门开开吧。我让你爹去你二叔家了,你二叔晚上就去金环家给她爹娘说你们的事儿!”门开了,齐香看见春旺红红的眼睛,心疼地说:“洗洗脸赶紧吃饭去吧,等一会儿你爹回来,咱商量商量这个事。”春旺高高兴兴地洗了洗脸,然后去灶屋端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