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栾青河和他的儿女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栾青河和他的儿女们 豫东布衣 1121 2019.09.26 07:01

  丁如意用手摸了一下脸,笑着说:“你们这两个杂毛老婆子,真是没事干了,他们年轻人打打闹闹的,你们也闲不住!”丁如意的老婆二凤也在一旁站着,她笑着对丁如意说:“别摸你的脸了,找点水赶紧洗洗吧!”小莲跑过来又往二凤的脸上摸了一下,“刚才我手上的灰没有用完!”二凤毫不示弱,抓住小莲的手朝小莲自己的脸上抹了几下,“这一回,你手上的灰用完了吧?”

  齐香笑着说:“你们几个老婆子今儿个是疯了!”正说着,另一个妇女也把手伸到她的脸上,“嫂子,我手上的灰咋也剩下一点啊!”院子里又响起一片欢笑声。

  过了一会儿,丁如意指挥几个年轻人在院子里、大门外摆放了八张大方桌。接着,又有人把酒菜放到桌子上。丁如意吆喝了几声,丁称心家的亲戚和同村帮忙的人都过来吃饭。一时间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当丁称心家的亲朋好友在他家的院里、院外有说有笑喝酒吃菜的时候,栾青河家的午饭也做好了。

  这是栾青河一家搬回丁湾后第一次办喜事,栾青河老两口看到几个姐姐妹妹、两个女儿和儿子革命都来贺喜,他们自然非常高兴。在麦花的安排下,金枝和金叶做了几个菜,让几个男的在堂屋喝酒。然后,姐妹俩又蒸了一大锅面条招待女客以及前来帮忙的唐花妮和小瑞。

  栾青山父子二人和栾青河父子二人坐在堂屋喝酒,老哥俩喝了几盅就不愿意再喝了。但革命和继承堂兄弟两个都是三十多岁的年龄,加上平时见面的机会也不多,如今碰到一起吃饭,所以他们喝酒都很主动。哥俩开始碰酒,不一会,一斤伏牛白就被他们喝光了。

  栾青河又拿出一瓶酒,他笑着说:“别光碰酒喝,这样不热闹,你们弟兄俩比划几个,我给你们记着数。”革命和继承刚喝到兴头上,自然都很愿意。

  继承对革命说:“几个女客在院子里正说话,咱别吆喝着划拳了,咱就出宝吧!”革命说:“中啊!出宝用啥出呢?”继承说:“就用这个瓶盖吧!”然后他拿着瓶盖问革命:“革命,你出还是我出啊?”革命说:“我出吧!”革命从继承手中接过那个瓶盖,把双手放到背后来回转动了几次,然后把攥着的右手伸到继承面前,“继承哥,第一宝我让你看看,是有。下面就不一定了!”

  随后他又把手放到了背后,当他又把右手伸到继承的面前时,继承仔细看了看,很有把握地说:“有!”革命把左手松开,手心里是一个瓶盖,继承端起一盅酒一饮而尽。继承一连输了九回。当革命第十次出宝的时候,继承又输了。栾青山说:“革命,把你两只手都亮开吧!”革命笑了,他张开双手,每个手心里都有一个瓶盖。栾青山和栾青河都哈哈大笑,继承这才明白过来,“革命,你这个赖家伙!人家都说十八的能不过二十的,今儿个没想到我这个二十的没有能过你这个十八的!自家弟兄坐一块你也诳人,那不中,得罚你酒!”革命笑着说:“中,中,我认罚!”革命喝了两盅酒,继承说:“那不中,你至少得喝六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