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封神大圣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节点破碎

封神大圣人 码砖 2120 2019.11.08 11:40

  尸丁牵着白泽,陈庆坐在其上,仅是宋国的灵台镇贵族府远没有朝歌来的繁华。

  陈庆亮了大商贵族的头衔,里面的侍从就恭恭敬敬的吧陈庆迎了进去。

  “不知上国贵族驾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灵台镇本地贵族三兄弟亲自迎接。

  “无妨,我本不是有意,仅是门下听闻有一案,皆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分不清是非,我起了好奇之心!特来问问!”

  “原是如此!”为首长者抚须,请陈庆高坐一旁。

  “上国贵族且听我等一言,非是我等有意,而是此事着实蹊跷!”

  陈庆默默听着,也不打断,同时观察着三人的神色。

  长者贵族虽说鹤发童颜,但是依旧有些不能观望的隐藏情绪。老年贵族目光一直盯着长者,唯有中年贵族一言不发。

  “这镇上老大老二本是三贵族之子,家中事,不变表明!故此我等也是出于无奈方才请动国君来判啊!”

  “原是如此!”陈庆说话间,忽闻外界有人传报,言国君已到。

  还真是说啥来啥!不过也不奇怪,宋国就这么大,比起一些大商贵族的封地也大不了多少,国君速度快,也能理解。

  随即,几人同陈庆一同出去。

  “见过国君!”三贵族行礼!陈庆在一旁巍然不动,非是他行礼,而是那日费仲尤浑曾言,他乃圣人,除人王外,天下无人可收礼!

  “你是何人,见过国君为何不懂礼数?”国君身旁的小子说道。

  “这位是大商上国的下大夫!上国贵族!”三贵族中,老三说道。

  “国君乃是受大商亲封!便是到了朝歌,也是位列公卿,堂堂下大夫,安有不行礼数!”

  尸丁站在一旁,已然怒了,自家老爷自然不会和一小童搭话,便就站出来说道:“我家老爷虽是下大夫,但在朝歌,遇太师也不行礼,遇丞相也是平辈而交,下国国君如何能受我家老爷大礼,不怕折了寿数?”

  “好了!都少说两句!我等非是来注重一些礼数的,而是来断案的,行了,小子!”国君呵斥小童,同时看相陈庆。

  这人平平无奇,如何让太师行礼,丞相敬重!心中有了疑惑,却也不多过问,只是暗中留了一个心眼。

  纵然陈庆成圣,到这天下,消息闭塞,人不知二十里外有人烟,皆是常有之事,更何况,越往东南,群山环伺,十里不同音,百里不同俗,小国自然不知陈庆圣人一事。

  “三贵族,且将那三人带出来,本君亲自问话!”国君说道。

  三贵族那敢不从,带上老二和女人,仅是老大不曾来。

  “还有一人呢?”国君问道。

  “老大重伤,已无法开口,若是颠簸,随时有性命之忧!”长者贵族开口说道。

  “无妨,本君已带了巫师,便是老大死了,也能通过巫师口中得出真相!”国君说完,中年贵族闭眼不语,国君都开口说话了,他自然不会说些什么。

  很快,老大被抬来,得到消息的乞儿樵夫和老叟也赶了过来。

  “既然老大说不了话,那就先从老二开始问好了!”国君说着,命令老二讲述事情的经过!

  很快,老二说道:“那日我与嫂嫂私会,自觉过意不去,便就向兄长坦白,说是后山之中,以武力对决,赢的人娶嫂嫂,后来技高一筹,打败了哥哥,但嫂嫂却不想哥哥活下去,便就杀了哥哥!”

  老二说完,却不曾想,他口中的嫂嫂又是不同的证词,说道:“是老二强行玷污了他,老大见了欲与他比武,输了之后,老大自觉羞愧,便就把火气撒在我身上,我奋力逃跑,想要逃离这个牢笼,兄弟情义皆失,媳妇又逃了,老大自觉羞愧,便自尽于山中!”

  这两人的又是各执一词,国君看了一眼巫师,巫师自觉的跑到老大身边。

  老大的伤势太过严重,连基本的声音都无法发出来,便就用秘法读取他心中的想法。

  陈庆动用圣人的眼眸,看破一切虚妄!

  巫师只觉得浑身一颤,一种无形的天威降临在身边,还以为老大受天命呢,也不管得出什么结论,便就把老大的话说了出来。

  “老大说:他见老二与媳妇私会,自觉面上无光,便就与老二对决,没想到老二感兄弟情义,便就放弃了对决,是这个女人挑拨离间,害他性命!”巫师说完,伴随着一阵颤抖,一切都索然无味。

  每个人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为自己辩解,就看上位者怎么判了。

  “即是如此,那本君就宣判了!”国君起身,在没有足够的证词下,只能凭感觉宣判,虽然有些不厚道,但三千年前的世界,法律都不健全,谁又能说些什么。

  “老二做苦力八年,妇人当处死!”

  国君宣判,老叟自然欣喜,他无忧也,樵夫虽然有些心疼,但想到老大老二本是一家,八年之后,老二必将更加富裕,也就释怀。唯有乞儿像是丢了天,他真的可能要饿死。

  “且慢!”陈庆站出来,说道:“我平生不信巫师之言,神神鬼鬼的东西当不得真,因为这话,处死一女子,不好!”

  “哦!”国君有些不悦,就算是大商贵族,也不该在这个时候去拆台,这毕竟是他宋国的事,再怎么样,也轮不到大商开口说话。

  “你有何本事!能道清这件事的始末呢?若是没有,休怪本君对你不客气!”国君愤然说道。

  陈庆沉着冷静,自是说道:“不才,对岐黄之术略有所通,既然老大口不能言,那就让老大开口解惑吧!”

  陈庆走到一旁,将手触摸到老大的时候,整个灵台镇犹如镜子破碎一般,万般泡影,悉数破碎。

  陈庆此刻置身于一出葱郁的森林,刚刚的一切仿若一场梦,就算是尸丁和白泽,也是一脸警惕的看着四周。

  “幻境?”陈庆自语,这是何等可怕的幻境,若非陈庆万法不侵,一切法术都对他无效,不知道会被蒙蔽多久!

  “哈哈!人圣,这乃天数,插手不得啊!”一声远笑传来,一袭白衣,白发苍苍,是一位老者。

  陈庆行礼!老者回礼!

  “敢问老者道号?”陈庆觉得这人十分熟悉,应该是在哪里见过!

  “老道符元!前些日子还给人圣贺过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