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香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异闻司

香祖 不问苍生问鬼神 4050 2020.06.26 12:34

  “这究竟是什么宝物?”

  李柃死死盯住这种前所未见的奇异之物,心中充满惊喜和震撼。

  作为制香人,他一直都在追寻这个世界的香料,那些来自天南地北的各种新奇之物,凡间所难获得的珍品尽数收罗。

  然而,天材地宝始终是他可望而不可即的领域。

  除却三年多以前,因着进献信灵香有功,曾经得到过一些不入流的灵材进行过失败的尝试,就再没有过机会。

  李柃始终念念不忘,连凡品炼制而成的信灵香都有食香炼魂的功效,利用合适的天材地宝炼制出真正的灵香,对自己裨益有多大?

  简直已经难以想像。

  不过李柃并不后悔吞噬掉这次奇遇所得的香魄,它已经在这里存放了不知多少个年头,如若不当场利用,也难搬运回去。

  想来想去,还是弄清楚它的名堂更为有用。

  他在意是一片森林,而不是一棵树木。

  李柃仔细端详此物一番,沉吟起来。

  “香之等凡三,曰沉曰栈曰黄熟……”

  这是香道经典《香乘》之中的记载。

  香木所结沉水香分为三等,分别是沉香,栈香,黄熟香,其中沉香入水即沉,来源有四种。

  第一种称熟结,是树木死朽之后,其树脂自然所结;

  第二种称生结,是刀斧砍伐之后,分泌的树脂所结;

  第三种称脱落,乃因木朽脱落之后而又再结;

  第四种称虫漏,顾名思义,是虫蛀之后所结。

  生结为上,熟脱次之,坚黑为上,黄色次之。

  根据李柃观察,这应该是一种生结所成的黄蜡沉,观其品相,应该是第一级的土沉产物。

  这虽然可称难得,李柃今生富贵,却还是收集到不少,只是从来没有见过拥有如此奇效的成品而已。

  这绝对是天材地宝级别的香木所结,不是凡品可比。

  “沉香的来源有多种,各自结脂和形成原因不尽相同,这究竟会是哪一种木材?”

  “不过能够被装在这种盒子里面,应该算是一种珍稀难得的灵木类宝材吧,回去之后,定要广阅图谱,好生寻找。”

  李柃深深的记住了这股有别于石室之中其他气味的异香,虽然树木结香之后,香质蜕变,并不一定能够追溯其源头,但好歹能有个追索的凭依。

  除此之外,此物的外形也被记了下来。

  它竟呈现出一种类似动物指骨的奇异外形,通体微黄,如有蜡油浸润,看起来非常独特,应该会大大降低溯源的难度。

  “我现在神念暴涨,达到了二两半有余,这东西重二两左右,倒是可以勉强搬动了,但大老远的带回去还是有些麻烦。”

  “先把它弄到附近藏起来,有机会再慢慢对比。”

  李柃当即以驱物之法搬运此物,悄无声息的寻了个缺口离开水猴老巢。

  在这过程中,他尽量不让香料沾水,虽然这种沉水香一般都不至于飞快吸收大量水分,但若被乱流卷走,可就要拿不起来了。

  费了一番功夫,李柃终于在外面找到个合适的树洞将其藏好。

  眼看着耽搁了不短时间,也该回去了,他径直往王城方向赶去,但却没有立即回府归窍,而是先往异闻司一趟。

  异闻司很快发生了传讯纸符无故自燃的神秘事件,一阵鸡飞狗跳。

  “热心群众,在线举报……”

  李柃满意的看了看已经被惊动起来的众人,悄然退隐,深藏功与名。

  ……

  第二天上午,李柃悠悠然坐在院中摇椅上面,看刚刚送来的邸报。

  这是世俗王朝专为权贵和宗门贡户设立的报纸,为的是方便消息通传。

  “玄辛国拟设香事局,南方三郡将香糖枫纳入贡品名单,每年定例各六棵……”

  这是老祖对李柃要求的回应,准备增加对各种香品材料的供应。

  “南方边境渚元国起衅……”

  这是前段时日听说的传闻成真,战争即将爆发了。

  “异闻司兵马出动,调查黄蔻镇水怪袭人事件,据悉,异闻司已掌握确切线报……”

  不久之后,李柃毫无意外的在上面看到了异闻司兵马出动的消息。

  “异闻司竟然这么快就找到那个水怪了?”九公主也是修士,对邸报的异闻版块有所关注。

  李柃暗笑,嘴上却道:“应该是为了功德吧,这个异闻司还是挺有实力的。”

  九公主深以为然:“异闻司是各方宗门为了镇压妖魔精怪以及作奸犯科的散修之流设立的机构,里面有大把想要斩妖除魔的修士关注,甚至超脱于世俗,凌驾凡民国家之上,的确可称强力。”

  “只是身处世俗,情报消息,组织人力,后勤保障各方面都要依赖凡民,不得不受到各自所在国家的制衡。”

  “而且,各分舵都是为了功德业绩才行事,如今也已经发展到了瓶颈。”

  绝不能因为黄蔻镇已经出现了好几起水怪杀人事件,而官府毫无反应,要李柃来报讯就小觑它。

  因为这个机构的本质还是为了给修士积攒功德所用,从某种意义而言,是修士主导的机构。

  异闻闹大了,变成祸害,迟早都得惊动修士,他们不急。

  李柃若有所思:“功德,这玩意儿好像很神秘,要修炼到了一定境界的修士才会注重啊。”

  九公主道:“这倒也不尽然,仙道源远流长,无数年下来,早已为人所知。”

  李柃道:“哦,那你跟我讲讲,它究竟是怎么回事?”

  九公主道:“人是万物之灵,修炼晋升远比其他生灵容易,畜生之流成精,百年遇劫,成妖化形又是一劫,而人却要达到数百上千载年寿以上才会遭劫。”

  “这些飞升之前的灾劫,一概统称小天劫,都是可以用积攒外功,修福消业等方式抵消的,因此常有深谙此理的修士四处游历,斩妖除魔,但单打独斗的缺陷是消息来源有限,因此又多会在异闻司挂单,成为名义上的供奉。”

  李柃道:“原来如此,难怪说异闻司内藏龙卧虎。”

  九公主道:“同样有修士根本不信功德之说,因为这种东西反馈起来无形无迹,更有可能和力主自然,或者弱肉强食的理念相冲突。”

  “这本质上是道途的抉择,也是对自己道心的印证。”

  “因着这些差异,大致可以把整个修仙界区分为仙魔两道,斩妖除魔之中的魔字,可是包含了同为人类的一些修士。”

  “这个我似曾有所耳闻,就是不知这次的水怪事件背后,有无魔修在捣鬼。”李柃向九公主提了一嘴,并不掩饰自己对这件事情的关注。

  九公主道:“夫君好奇这些,找人打听一番不就知道了?这对普通凡人是机密,但异闻司内有一些同为天云宗门下的外院同门当值,应该肯吐露的。”

  当即找人过来,差遣去异闻司在王城的府衙打探一番。

  李柃见状不免一笑,有这么贴心的妻子,夫复何求啊。

  下午三点多钟,新的消息传来,却是成功捕杀那只水猴了。

  如今那只水猴的尸体已经被带回来,还有同在洞窟之中发现的遇害者遗物。

  探听情报那名管事回来禀报:“据异闻司中曹管事透露,这处水怪应是机缘巧合之下吞食了一名修士血肉才得以觉醒灵智,修成精怪。”

  这并不出乎李柃意料,他问道:“可知那修士从何而来?”

  管事道:“初步判断是草莽散修之间的仇杀,伤势过重,倒毙河边,被水猴叼了去。”

  “但,异闻司在调查水怪巢穴的时候发现了奇怪线索。”

  李柃明知故问道:“什么线索?”

  管事道:“似乎有神秘人物捷足先登,进过那个洞窟,还取走了遗体携带的某样事物,司部正在加急追查,务必要把此事弄个水落石出!”

  “是吗?”李柃不置可否。

  “对了,他们还发现黄蔻镇里有人修炼魔功,那水怪之所以接连捕杀人类,得以成长,都是被人为操纵的。”

  “哦?”这就有些出乎李柃意料了,“那个人是谁?”

  “他叫做黄德,好像是个土豪乡绅,不过他的机缘也是从当地一个孤儿狗娃子身上得来。”

  “仔细说说。”李柃神色一肃,坐直了身躯。

  这个时候他才了解到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那个被绑起来的少年是当地一名人称狗娃子的孤儿,乡绅黄德意外从他身上发现一幅用特殊材料刺绣而成的帛书,上面竟然记载着一门可以豢养水猴,驱使水怪的御魔之法。

  狗娃子不识字,虽然得了帛书,也没什么奇遇,反而被精明的黄德暗中谋取,结果屡番召唤,指使害人,无不应验。

  李柃这才意识到,自己去的那一天,刚好撞见黄德打算杀人灭口,以绝后患。

  只是黄德没有想到,水猴智商有限,并不能够百分之百执行命令,反把两名家丁给杀死了,留下绑在那里,行动不便的狗娃子。

  第二天清晨,异闻司人马赶到镇上,第一时间控制现场,顺藤摸瓜控制相关人等。

  有李柃的详细情报指引,他们没有花费多少功夫就把水猴杀死在老巢,然后自行发现更深层次的内幕,调查清楚前因后果。

  “据说司部怀疑还有幕后黑手,正在暗中调查,只是小的能够打探到的就是这些了。”

  李柃摆了摆手:“好,我也只是随便问问而已,你先下去吧。”

  “是,驸马爷。”

  待管事离开之后,李柃思索起来。

  若真有那御魔之法,调查幕后黑手是必然的,区区一个乡绅,不可能引起异闻司那么大的重视。

  不过李柃十分怀疑,是否自己传讯的作为无意间刺激了异闻司,以致歪打正着。

  若按平常息事宁人的习惯,弄死水怪就可以结案,一段时期不再死人,那就是天下太平。

  修士们只关心斩妖除魔,可不关心其他。

  李柃甚至生出阴谋论的想法,异闻司藏龙卧虎的底蕴和懒散迟钝的作风其实并不相互矛盾,凡人智慧当中,有个词叫做养寇自重。

  倘若每一次都犁庭扫穴,是否吃力而又不讨好?

  深夜,等到九公主睡下,李柃神魂出窍,径直去往异闻司查探。

  王城异闻司是整个玄洲的诸多分舵之一,但在玄辛国境内,却是统领旗下堂口的总舵,此间常驻各路刑侦高手,驱魔者,剑修,异人,以保境安民。

  每当有类似黄蔻镇水怪事件这样的异闻或者更严重的祸害,灾难发生之时,他们就会活跃起来。

  李柃并没有花费太大功夫就来到地牢,但从这里开始,一股混合了各色杂臭的气味传来,令他苦不堪言。

  这倒不是地牢环境恶劣,有各种腌臜秽臭,而是里面关押的大多都是穷凶极恶之人。

  这使得他如入鲍鱼之肆,所闻尽是腥臭腐烂,几欲令人作恶。

  好在这些气味最多也就是让李柃感觉难受而已,耐着性子转了几圈,还是成功找到黄德。

  “说,到底谋害了几条人命……”

  行刑手正在用皮鞭抽打黄德,黄德涕泪交下,痛苦哀嚎道:“官爷,我不是早已招过吗,才九条……真的,就只有九条啊!”

  一会儿之后,行刑手停了下来,跟几名司中官差去往上层的一个干净房间。

  “大人,再次确认过了,还是招供九条……”

  房间中正坐着几名司部堂官模样的人,其中为首却是个穿着道袍,修士模样的供奉,闻言冷笑道:“此功名为三宝炼魔诀,三宝者,精气神,如若能够利用九九八十一具尸体之中所蕴血肉进行豢养,将可比拟筑基,纵横凡世!”

  李柃闻言微怔,自己还真是来对了,异闻司人果然知道那魔功的名堂。

  供奉继续说道:“我观那水怪已经小成气候,就算最初的修士血肉可以比拟数人,那也不过一九之数而已,还差着起码十几二十条性命的账呢!”

  旁边一名官员冷哼道:“那老小子,死到临头竟然还敢嘴硬!”

  这时,旁边一人迟疑道:“会不会,他说的是实话,水怪超出意料,只因有人暗中喂饲?”

  此言一出,众人都沉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