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香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古镇异闻

香祖 不问苍生问鬼神 4039 2020.06.25 13:00

  接下来的几天,李柃白天在家调香修炼,晚上出窍到处乱逛,日子过得充实无比。

  等到材料备齐,他就制作出一批新的返魂香,匀出半数作为贡品,半数私藏起来自用,又利用自己对香质的理解,尝试改进过去的信灵香配方。

  这并非一朝一夕之功,还得多番探索,才有可能完成。

  又一夜,李柃轻车熟路的点香,出窍,神魂夜游,跑到百余里外。

  这个世界因有修士存在,地图制作水平不低,他已经看过整个玄辛国的地图,还找了王城周边地区研究一番,因此顺利来到一处叫做黄蔻镇的地方。

  这里处在流经王城的大潾河上游,潾水从此而过,绵延数千里,自古以来都是交通要道,因此有一番不同于别处的繁华。

  之所以来此,是因为他最近几天听说了一桩奇闻,说是这里出了个水怪,连吃数人。

  正好闲着无事,前来看看,说不定遇上了,还能帮上当地百姓一些忙。

  “这种乡间异闻,绝大部分都是低阶的妖魔精怪作祟,当地官府花上些许代价都能剿除。”

  “实在不行,也可请来修士出手,这是积攒功德,抵灾消劫的潜在机会,不过并非每一次都能及时……”

  飘荡在小镇码头附近的水面上,李柃用感应投射出如同肉眼所见的四周场景。

  月光下,水面波光粼粼,静谧而又安详,但平常夜航舟船出入,商家做夜市生意的码头如今悄无声息,却是昭示着此间经历的恐慌。

  灵体驾驭云煞飞到岸边,查看了一下四周,不由得若有所思。

  “不会是因为水怪能上岸,都被吓得不敢出门了吧?”

  水怪上岸,祸害居民的事情常有发生,这在这个世界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不过四周泥尘鱼腥混杂,李柃也不知道那水怪闻起来什么味道,盘旋几周无果,准备进镇里探查一番。

  没飞多远,忽然嗅到大批人员聚集的浓重气味,连忙赶了过去。

  前方空地上,火把林立,人头涌动,炽烈气息散发着如有实质的热意,让李柃都有些不想靠近。

  他远远查看了一下,发现那些镇民似乎正在商讨着些什么,激烈而又愤慨。

  李柃的注意很快被人群中央一个瘦弱的身影所吸引。

  那是一个蒙头垢面的半大少年,似乎被人殴打过,面上一块青一块紫,眼角高高肿起,有气无力的垂着头,整个身体被绑在一根旗杆下。

  “……都是他害的,要不是此人召来水怪,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我早就看这家伙不对劲了,没想到果真是他在暗中捣鬼。”

  “杀了他,为遇害的乡亲们报仇!”

  “对,杀了他,杀了他!”

  李柃来得有些迟,一时间也不知前因后果,但就在镇民们喊打喊杀时,浓烈的腐尸恶臭弥漫开来,令他都不由自主退避了几分,下意识掩住口鼻。

  一名身穿锦衣,看起来在当地颇有威望的乡绅站了出来:“诸位乡亲,请听我一言。”

  众人纷纷道:“黄老爷,你说。”

  黄老爷清了清嗓音,对众人道:“此子孤僻,自幼以来无人教养,作奸犯科不足为奇,可毕竟人命关天,我提议还是交官法办,让县上来处理吧,到时候要杀要剐都不关我们的事。”

  人群中有人说道:“说得有理,那就交官法办吧。”

  也有人道:“可是,这里距离县城足有二十里地,现在又是夜里……”

  “那就先把他绑在这里吧,谅这小子也逃不出去。”

  “这样也好,不过得绑在岸上看紧了,别叫他再召来水怪救了去。”

  黄老爷道:“这样吧,我留下人手看住他。”

  旋即点了两名自己家的家丁,吩咐道:“你们留在此地,可得把他看紧了。”

  两名家丁躬身应道:“是,老爷。”

  李柃皱着眉头看完这一切,发现众人之中,腐尸恶臭最为浓烈的竟然就是那个说得冠冕堂皇的黄老爷。

  他看起来并不像是会与这种少年有什么交集的人,何以如此刻意针对?

  李柃想了想,干脆悄悄跟踪黄老爷。

  他现在只出来百余里,只要夜里三点半之前开始往回赶,都还来得及。

  结果对方回去之后,很快就抱着个小妾模样的年轻女子睡了,表面根本看不出什么异样。

  回到街口,已经过了子时正,看守的家丁似是因为畏惧水怪,竟然没有偷懒瞌睡,而是坐在一边私下议论。

  李柃好奇听了一阵,大抵都是这少年如何的孤僻古怪,躲藏起来,不知干些什么坏事。

  但他围绕那少年转了几圈,细嗅其气味,都是正常的草木清香,绝不会是那种作奸犯科之辈。

  从某种意义而言,被人殴打成这样,心中仍然没有怨气,当真可以说是难得了,这无形之中,又让李柃对他的评价提升几分。

  这应该是个本质良善之人,又或者太过懦弱,对人生不出什么恶意。

  就在李柃感叹的时候,突然有一股难以形容的恶臭袭来,令他几欲作呕。

  “好臭啊,这是什么鬼东西!”

  仔细分辨,似乎是一股混杂了鱼腥和腐烂尸体的臭气,这种气味在坊间鱼市码头并不鲜见,但如此浓烈呛人,实属罕见。

  李柃猛的转头,看向气味飘来的方向,神色变得凛然起来。

  此刻他神识感应范围仍然在十丈左右,并不能够穿透深沉夜幕,但是天赋异禀所带来的气味知觉远超神识感应,竟能隐约察觉,百余丈外有一团浓烈的恶臭源正在以快如奔马的速度接近。

  突然,一股浓烈如墨的罡煞在李柃感应之中出现,他都还没有反应过来,黄老爷家的一名家丁就被扎穿身躯。

  嘭!罡煞炸开,鲜血和内脏洒满街面。

  “啊!救命!”

  另外一名家丁惨叫起来,连滚带爬想要逃走,可他两股战战,一个踉跄跌倒在地,就再也爬不起来。

  感知尽头,那股浓烈如墨的罡煞再度出现。

  噗嗤一声,如同水箭的罡煞再次穿透家丁身躯,然后炸开,当场将其整个撕裂。

  在两名家丁尸身上面,似有血雾浮现,很快就被怪风卷入腥臭堆中,旋即,那股臭气源飞快向码头的方向退去。

  李柃连忙追了上去,待得接近之后,终于看清对方的真实模样。

  那竟然是一个酷似人形的干瘦身影,利爪如刃,猿猴般四脚奔跑,速度极快。

  “这是水猴?”

  水性本阴,江河湖泊之中多溺死冤魂,更容易孳生阴灵和各种邪祟,这八成又是附近哪个河段发生溺水死亡的事故,让这畜生得享机缘,成了气候。

  据传这是一种天生便能沟通阴灵,依靠杀人害命成长起来的妖魔之属,民间迷信俗称水鬼,也不知道吞噬了几个人的生机和精气,才壮大到胆敢上岸掠袭的地步。

  更让李柃在意的是,它竟然还修成了类似水箭的法术,那绝对已经称得上是超自然的力量,中短程内突然袭击,快如箭矢,极少凡人能够躲避过去。

  “抓水怪!抓水怪!”

  街上似乎被镇民布置了绊索之类的机关,不一会儿,敲锣打鼓的声音响了起来。

  大家相互壮胆,提着柴刀,钉耙,粪叉等物冲了出来,却只敢在后面鼓噪,不一会儿,眼睁睁的看着水猴跳进河里,转眼功夫消失不见。

  李柃早已不指望他们,自己跟着潜了下去。

  这一次入水,带给了他全所未有的全新体验。

  一如其他不含灵气的事物,水体也并不能够阻隔神魂出窍之后的灵体,但毕竟河水已经拥有了一定的质量,无形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依旧带来一定的触感和阻碍。

  这除了让李柃行动明显迟缓之外,连神识感应被压缩小半。

  李柃不得已浮出水面,在空中进行跟踪,万幸这河水不深,天赋的异禀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所以并不会轻易跟丢。

  那水猴丝毫没有察觉到李柃的存在,一路顺流而下,来到二十余里外的巢穴中。

  这里处在下游山谷中的古河道,已然是在人迹罕至的野外。

  大潾河几经改道,在附近地形造就出许多地下暗河,彼此沟通,如同迷宫,若非李柃处在神魂出窍的状态,即便拥有真正的炼气修为,一时半会都不容易找到。

  再看其巢穴,竟然有着数丈之高,蜿蜒着通向地底深处。

  李柃四下打量了一会儿,恍然大悟。

  “这竟然是个天然的地下洞窟!”

  洞窟看起来不大,绝对没有传奇故事之中偌大个地下城那般的宏伟规模,但却也可以分成数个如同人类房舍的石室,容纳这机缘巧合开启灵智,踏上修炼之途的精怪藏身绰绰有余。

  在此地除了散落满地的鹅卵石等物之外,还有十来具人形骸骨,以及堆积了大半个巢穴的鱼兽尸骨等物。

  李柃强忍着恶心转了几圈,结合志怪异闻和仙门中人斩妖除魔的经验,大致推断出这畜生的来历。

  这畜生,原本应该是一个生活在大潾河中某处水域的普通水猴,偶然吞食溺亡不久之人的新鲜尸骨,得了开启灵智的机缘。

  据传说,一些精怪之流吞食新鲜人肉,有可能开启灵智,增长修为,那个时候,它们就会从原本的族群之中脱离,潜伏在人类聚居之地附近,求索更多的血肉。

  因为人是万物之灵长,人体之中蕴含的灵蕴和力量,都是其修炼成长的大补之物,没有自控力的畜生很难抵御这种源自进化本能的诱惑。

  许多吃人上瘾的动物,都是由此而来。

  这又要提到人身固有的五行灵根之说,许多灵根有缺之人体内也自蕴五行,只是阴阳不称,平常无法激活,但在被这类精怪吞噬之后,仍然会转化成为可供其成长进化的能量,因此同样拥有着独特的价值。

  结合此前见闻,以及这畜生袭击家丁之时的表现,李柃心中暗道:“这怕都是堪比炼气中期的存在了!”

  低阶食人精怪还饥不择食,有所进益之后,就会开始挑食。

  当时时间仓促,它只来得及吞噬气血便被喧嚣惊动,逃回水中,但这种抽取死者全身精血,从中汲取自身所需的本领仍然不是初阶精怪所能拥有,这是明显的进化特征。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它就能和炼气中期的修士相提并论。

  少数天赋异禀的妖魔,异兽除外,绝大部分普通精怪都是不如人类的,因为人类修士除了法器,功法,还有智慧,能够发挥的余地太大了。

  就连李柃,见到此獠也不禁跃跃欲试,心中思索着应该如何解决它。

  只是,他现在除一个云遁,压根就没有修炼什么正经的神通法术,一时之间也无计可施。

  “咦?什么味道?”

  突然之间,思索中的李柃被一股奇异的香味惊动,带着几分茫然抬起了头,左右看了看。

  这是肉身在时的习惯动作,实际上不用左右张望,也已经找到气味来源。

  这竟是从隔壁一个石室中的尸骨堆里传来。

  李柃循着味儿穿过泥壁,感觉像是穿过了一层略带阻滞的水幕,很快,前方豁然一空,出现更加清晰的场景。

  这时候他才看清楚,香味的来源,是十余步外一个半露在泥地里的锦盒。

  它在这里不知多少年了,外壳早已斑驳古旧,但却还是依稀可从其上的金银纹饰看出几分不凡。

  李柃透过盒子仔细感应了一阵,里面竟是种疑似树脂的沉香类灵材。

  花了一番功夫,用自己那仍然不足一两的神念力量剥开泥土,将其打开,果然没有弄错。

  但觉异香袭来,四散扩张,足足有百万以计的香魄游丝飒然浮现。

  他不由自主沉醉了,反应过来之后,不禁大喜:“这竟然是一种前所未见的新香气!”

  一顿鲸吞,神念暴涨,增长了足足百克有余。

  以李柃经验,这里每一道香魄都拥有着堪比过去信灵香中香魄百倍的功效,吸收完所有香魄之后,盒中之物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