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香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魔指木

香祖 不问苍生问鬼神 4013 2020.07.01 12:02

  第二天夜里,李柃和九公主交颈而眠,神魂却已跑到异闻司兰台署的库房内查阅卷宗。

  这是李柃最新发现的好地方,有许多涉及修士和奇人异事的记录可看,环境又清静。

  增长见闻同样是他如今所渴求,决定以后除修炼,飙云之外,就到这里消磨时间。

  今夜的异闻司有些冷清,似乎不少人手都因李柃昨晚的报讯调动起来,赶往泷河义庄围剿魔道去了。

  李柃不知他们具体的行动时间,干脆留在司部,来个守株待兔。

  他的灵体飘荡在摆放得井然有序的木架之间,不断用神识扫过上面挂着的标签木牌,寻找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很快就发现了按照时间日期和案件性质加以分类的规律。

  一番查阅,得以确认,自己发现的那个令牌是长洲尸仙宗的信物。

  魔道四宗黄泉,幽魂,尸仙,白骨同出一源,信物也大同小异,但从周边纹饰可以看出派系区别。

  “但愿长眠不复醒,留作泉台冥中仙……”

  “冥中……冥宗……”

  “无论怎样解释,都和那个宗门脱离不了干系。”

  他猜测木特使等人是长洲尸仙宗的魔道,潜伏进来,想要在玄辛国兴风作浪。

  这么一群人窜入王城,总不会是来观光旅游,说不定一不留神,连自己都要被卷入其中。

  这并非被害妄想,而是历史上当真发生过的事情。

  千年前,玄洲某个王国就因魔道作祟而毁灭,更加久远之前,相似惨剧也层出不穷。

  所谓正邪不两立,绝不仅仅只是一句口号而已。

  卷宗之中难免涉及到一些不忍言之事,率兽食人只是其一,采生折割,奸淫掳掠比比皆是。

  这些掳掠之类并非凡人理解层面的奴役,而是摄魂夺魄,不得解脱的那种奴役。

  和那些恶行比起来,乡绅黄德所犯罪孽简直不值一提,一般都是枭首示众,抄没家产了事。

  这在异闻司的定罪标准当中,算是较轻的一种。

  李柃很快就看到一个案例,有散修借助魔功祭炼法器,竟把人气血精元添作灯油,被他抓去的凡民个个都用奇蛊养着,持续折磨十数年,生不如死。

  这在异闻司的标准中,同样不算什么,充其量只是戮害凡民的中等罪行,还比不上修炼魔功严重。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自己暗中修炼魔功也触犯了大修士们给低阶修士制定的法条,而且借鉴理论本身就已经罪同实践。

  这是因为真正称得上重罪的,绝大部分都和神魂,道统有关,又或者涉及人数实在太多,动辄以百万千万来计算。

  “怎么没有人头蜈的记录?”

  “这是一个尚未来得及归档的新品种,还是密级太高,不在这里存放?”

  李柃在过往的卷宗里发现了曾经见到过的水猴,山魈,还有未曾见过的僵尸,毒人,血蝠,魔犬等怪物,但却没有发现任何与人头蜈关联的文字。

  想了想,可能是后者的缘故。

  李柃其实并不是太关心人头蜈,他真正在意的是那种香木。

  它定是灵材无疑,看来还得再花一番功夫寻找。

  一夜无话,又一夜,李柃再次前往异闻司,刚刚进门就闻到大批人马混杂在一起的气息。

  “他们回来了,好像有所斩获!”

  李柃心中暗喜,他竟然在大门附近闻到了木特使的气息!

  当下进入里面转了一圈,发现木特使和那名稍年轻的部属尸体已经在停尸房里躺着了。

  有人利用一种叫做冰石的不入流灵材做了简单的防腐处理,还清理掉了血迹,方便验视,如果不看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还真像是在入睡。

  得,又两个“长眠”了。

  他们随身携带的事物在另外一个房间里面,全都作为物证妥善保管着。

  毕竟是司部总舵,规矩还是要讲的,不太可能随意作为战利品处置掉,这要是在下面的分舵堂口,可能已经不知所踪了。

  李柃进去的时候,正好看见刀笔吏在总结这次行动的经过,物证清单中,赫然有一物在列:“魔指木……”

  李柃一个激灵,几乎立刻断定,这就是自己要找的东西。

  “魔指木……还真是粗暴直接啊,原来这物叫做魔指木么?”

  “不过,光知道名字还不行,得想个办法把它弄到手。”

  单凭李柃自己,当然不易做到这种事情,但若能有合适的理由让老祖开口,想要将其从异闻司拿过来,甚至以后不断截胡,都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

  四月十六,也即是异闻司有所斩获的隔天之后。

  醉仙楼内,丝竹悦耳,美酒飘香。

  久未出门的李柃终于离开府邸,来此接受香事局上下官员的宴请。

  裴侍郎对这次请客十分重视,早就提前包下这座酒楼里面最好的雅厅,甚至清空整层,只为招待李柃一人。

  席间自有珍馐佳肴,美人陪侍,还有香事局上下的阿谀奉承。

  他们都迫切希望和李柃打好关系,凭此获得更多来自仙门的支持。

  李柃随意把玩着一串香木手链,前方是布置得精致华丽的舞台,一个个莲台里面摆着通明的灯烛,如同漫天星河。

  人造的烟气弥漫,仿佛给整个大厅了都笼上了一层朦胧的薄纱,身姿婀娜的美姬们正随着乐曲翩翩起舞,螓首微抬,露出艳丽容颜。

  她们尽皆穿着薄如蝉翼的罗衫,扭身旋踵间,玉肌香腻似要透出红纱。

  诗曰:绡袖薄腕笼温玉,酒颜酡肋晕轻红,腰束素裙拖暖翠,眼涵秋水点星瞳。

  曲尽回身,盈盈下拜,眼波犹注人。

  “好!”李柃笑着称赞了一声。

  香事局的官员们自是纷纷应和,也跟着赞叹起来。

  裴侍郎道:“驸马爷,这些美人可都是鸿影楼新进的舞姬,不知可还入得您眼?”

  李柃摇头笑叹道:“你呀,都说了不必破费,还搞这些花头。”

  裴侍郎作痴呆状呵呵傻笑,一名局中官员替他解释:“驸马爷,我们裴大人可是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打听到鸿影楼有这么一班新人,相信此楼的大名,您也听说过。”

  李柃点了点头,鸿影楼的大名,他当然听说过。

  他招了招手,对美姬们道:“你们都近前来。”

  众美姬依言登上台阶,在靠近酒桌的空处站成一排。

  李柃起身,背着手在周遭走了一圈,但觉阵阵气味袭入鼻间。

  这远远不如神魂出窍之时纯粹,但没过一会儿,还是集中注意,成功具现出香质。

  李柃看似随意走过一圈,便在当头几名妖娆美姬身上闻到了淡淡的骚气,这是类似麝香与狐臭混杂一体的古怪味道。

  依照他相人的经验,凡有此味者尚有几分姿色,但性情上多为他所不喜,是狐媚子那一类型。

  看来名头再大,也只不过是些庸脂俗粉罢了,李柃顿时兴味索然。

  于是摆了摆手,道:“你们舞乐俱佳,该赏。”

  随行家奴招了招手,让侍者端了一小盘金瓜子过去,趾高气扬道:“一人抓一把罢,还不谢过驸马爷恩典?”

  美姬们喜道:“谢驸马爷恩典。”

  李柃看盘中还有剩余,道:“乐匠们也辛苦了,都该有赏,剩下的按人头平分了吧。”

  待得众人千恩万谢,告退之后,裴侍郎便明白李柃并非矜持,而是当真对这些美姬没有兴趣。

  虽然节省下了一大笔开销,但他半分都开心不起来,神色间不免有些惆怅。

  福至心灵间,裴侍郎忽又眼中发亮,主动说道:“对了,驸马爷,前阵子提过的《万国风物志》一书,我已做好标注,还额外收集了相关典籍与游记,杂文。”

  “虽然只是初定的草稿,但也勉强可以一观了,过上一段时日,还有更加精细完善的版本。”

  他招了招手,从旁边随身那里取过几部看起来品相不错的精装书册,捧到李柃面前。

  李柃翻看了一下,笑着对他道:“你是有才学的,勤勉任事,我自会在老祖面前替你美言。”

  裴侍郎喜出望外,忙道:“驸马爷……”

  李柃摆了摆手:“这份礼,我就收下了。”

  一切尽在不言中。

  从醉仙楼出来,李柃下令打道回府,并在马车上就迫不及待的翻阅起裴侍郎的劳动成果。

  看得出来,此人是有真才实学的,竟已按照产地,品级,价值各条线索制作出了李柃所想要的查阅索引,质量甚至远超期望。

  《万国风物志》是一整套丛书,全本大概有三十二部之多,篇幅达千余万字,可谓鸿篇巨著。

  其中绝大部分记载的都是各国风土人情,想要从中提取有关香料的信息,难免费时费力。

  但靠着香事局中一帮专才的帮助,裴侍郎硬是在短短几天之内就拟了份草稿出来。

  这也与他博闻强识,以前曾经读过此书有关。

  临时抱佛脚找书来看,绝对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这是个人才啊,看来我以后想要著书立说,可以找他帮忙。”

  虽然仙师们并不在乎普通凡香,但李柃作为香道大师,还是知道不少凡香之事的。

  为往圣继绝学,是一种追求,也是一种使命。

  总不可能当真因为“无用”就彻底抛弃吧?

  按照索引翻阅手中书册,李柃发现,裴侍郎已经叫人把相关书页剪辑重订,做成方便参阅的简本了,他可以非常方便就根据地域条目查到各洲出产。

  不久后,李柃就在元洲一册找到了有关魔指木的记载,这物竟然产自元洲,而非最初以为的长洲。

  “有木黄枝,状如魔指,斫之有香,可滋阴魂……”

  李柃轻声自语:“斫之有香,可滋阴魂……”

  原来早就已经有前辈高人知晓此物功用,只是没有更进一步深入研究而已。

  李柃看了一下有关此物的其他记载:“这还真的是只一种不入流品的灵材,不过玄洲地域不产,本土修士也极少利用,知之者甚少。”

  “需得有足够理由,才能让老祖和天云宗重视此物,却又不至于暴露我的底细。”

  回去之后,李柃亲自带着书册来到含香阁,在桌前坐定,提笔写信。

  有些事情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他决定写一封长信,阐明各种灵材宝物对制作灵香的助益。

  很早以前,李柃就向老祖索要过一些灵材来进行研究了,还曾吞服过几株奇花异草,但都没有什么令人满意的成效。

  不过李柃相信,倘若这次返魂香真的能够立下奇功,再要一些灵材来进行研究也不难。

  或许哪一些天材地宝之中,就有比魔指木还要更为有利自己食香炼魂的存在。

  想到返魂香,李柃不禁也有些期待,按理说来,交上去足有小半个月了,若有大修士用过,应该会有反馈结果。

  正好也是时候该交纳定例的信灵香了,他写完信后就传讯给黄云真人。

  黄云真人很快回讯:“李柃,我也有事找你,正好你来联系,干脆说个分明。”

  李柃道:“老祖请讲。”

  黄云真人道:“这次过后,你不必再上贡信灵香了,交给别人去做吧。”

  李柃闻言,不禁微怔。

  黄云真人道:“你放心,这只是因返魂香对出窍阴神有大用,宗门希望你把更多心思花在它上面,以后每月上贡一百份返魂香即可,一应待遇只升不降。”

  李柃恍然大悟,旋即却是喜悦。

  天云宗的大修士们对待有用之人还是颇为宽厚的,既然说对元婴修士都有益处,那这般的安排就真的只是一种调整。

  他们希望由别人接手信灵香的生产制造,让李柃投入到收益更大的返魂香上面去。

  黄云真人很快又道:“鉴于你进献返魂香有功,宗内决定特别赏赐你一件防身宝物,还有什么想要的,可以尽管开口,不坏规矩的前提下都尽量满足你。”

  居然还有奖赏?这倒是个好机会。

  李柃心中念头一闪而过,道:“请老祖代我上禀宗门,加大之前提及那些研究事宜的支持力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