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香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月夜巧遇

香祖 不问苍生问鬼神 4016 2020.06.29 12:35

  前一段时日,李柃食香炼魂,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这一日,又再登堂入室,成功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道路。

  他的优势在于食香炼魂,修炼神魂,法相,法身这些远比灵根炼气容易。

  大道殊途同归,高阶修士到了元婴以上境界都必须接触元神,就连化神境界本身都与元神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这等于是提前走在了康庄大道上。

  李柃明晰了自己的选择,逐渐收敛思绪,参照三宝炼魔诀之中炼煞篇的法门继续打磨香煞。

  之前那一击虽然已经小有威力,但却还是没有发挥到极限,仍然还可以继续提升。

  这可能会与精神之力的凝炼程度有关。

  所谓神通法术,关键其实在于变化。

  李柃的理解是,使用蛮力可以直接打人,聪明一些还能借助重力势能,杠杆原理,但却不足以引发化合重组,甚至聚变等等反应。

  所以,要掌握力量的本质。

  同样二两多的神念力量,在化神大能手中和在炼气修士手中有着本质上的差别。

  不知不觉间,夜色渐深。

  李柃看了看天空中悬挂的月亮,感觉应该已经过了子时,于是开始往回赶。

  这时候他飞起来快如奔马,四周景物不断退后。

  突然,一股腐烂恶臭夹杂着鲜血的腥锈味传了过来。

  李柃停下,认真辨析一番,有些讶然:“有人在附近打斗?过去瞧瞧!”

  结果改变方向之后,李柃讶色更甚,因为前方出现了一股似曾相识的竹香,是异闻司的左忠良!

  “他在和什么人战斗?难道是黄蔻镇事件的幕后黑手?”

  很快,李柃来到一处官道旁的荒地,只见左忠良手持战刀,狠狠往前方一个形如巨人的魁梧身影砍去。

  月光明朗,四周全无遮挡,李柃神识感应清晰,很快就看清,那竟是一头猿猴。

  当!

  猿猴身上脆声震响,竟然穿着类似军中防具的鳞甲。

  左忠良错刀敛步,旋身再斩,割伤了对方小腿,复又趁猿猴动作僵滞,翻滚至一旁,瞄准脖颈斩了下去。

  左忠良武艺高强,腾挪纵跃间极其灵活,猿猴虽然魁梧大力,但却根本不是对手,眼见着就要授首。

  一道寒芒忽的从左前方直射而来,左忠良刀芒偏转,砰的一声劈在其上,罡锋四溢之中,四周沙尘飞扬。

  左忠良只来得及躬身卸力,便被猿猴一记飞腿踢飞。

  借着地形翻滚几圈,左忠良飞快弹起,立在靠近李柃这边持刀戒备。

  夜幕中,一个人影缓缓走了出来,在月光下显出面容,是个中年男子。

  “异闻司的人?没想到这么快就追来……”

  左忠良道:“魔道,你们率兽食人,伤天害理,天地鬼神俱皆有知,迟早在劫难逃,识相的话,立刻乖乖束手就擒!”

  中年男子呵呵冷笑:“大言不惭!”

  “吼!”身边的猿猴嘶吼,全身上下阴煞四溢,气血如同烈焰升腾,猛的又是一扑,欺身而上。

  左忠良袖口一震,挥手之间,洒出大片紫红色的粉末。

  “不好,回来!”中年男子急忙喝令道。

  “迟了!”左忠良食中二指并拢,大喝一声,火苗升腾,全身力量都仿佛集中在肺腑,用尽全力向前一吹。

  “轰隆!”

  水缸般大小的火团浮现,炽烈光芒之中带着惊人的能量,相隔丈许犹自热浪逼人。

  “这是烻药?”李柃连忙退避。

  烻药是一种从不入流品的灵材天火石中提炼出来的结晶,燃烧起来极其猛烈,甚至入水都不熄灭。

  只消得小小一罐,便能蚀骨销形,极其可怕。

  这威力比起现代化的燃烧弹也是不遑多让了,古代炼丹化学相通,仙门修士在实践之中发现了许多特殊材料,以及蕴含灵气的天材地宝,这是其中之一。

  通常修士都是直接利用五行灵气,比这些外物方便好用得多,等到筑基之后,乾坤借法,引动天地元气来助,更有浩瀚无垠之势,哪里用得上这种东西?

  但即便如此,一些罡煞,神砂,异火之流仍然极具价值,是修炼某些特殊神通的必备之物。

  左忠良并非修士,不得不借助它来模拟五行法术之中的火法,但是威力堪称不俗。

  猿猴没能避开,被当面喷了个正着,全身上下的皮毛沾上不少药粉,登时皮开肉绽,整个身躯都如火人般剧烈燃烧起来,一边嘶吼一边手舞足蹈。

  左忠良上前一步,干脆利落将其斩杀。

  中年男子大怒,伸手一招,飞剑自囊中浮现,凭空直刺过来。

  左忠良不退反进,电光火石之间,与之擦身而过。

  飞剑带着惯性径直飞向数丈之外,中年男子急忙以驱物之法召回,仍然不及左忠良举刀斩击来得迅速。

  刀光凛然,如水泼面,中年男子不得不纵身退后,左忠良左臂大力猛甩,镖梭打出,疾如飞矢。

  中年男子急忙侧身躲开,不料镖梭后面连着钢索,牵扯之下,如同抡动钢鞭,甩了个弧线。

  噗嗤!

  利刃划开血肉的声音传出,中年男子险些被开膛破肚。

  大惊失色之下,中年男子连场面话都顾不上说,默念口诀,投身一跳,就往地面钻去。

  噗!

  左忠良猛的把战刀刺进地里,却见另外一边土丘鼓起,飞快往外逃亡。

  “贼人休跑!”

  左忠良撒腿狂追。

  “厉害!”李柃暗中喝彩。

  以凡人之身对抗修士,临危不乱,悍勇无双,这左忠良的表现简直刷新他三观。

  这个世界的芸芸大众们同样也在顽强生长,追寻逆天改命。

  这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就李柃刚才所见,左忠良作为凡胎肉身,有好几个关键时刻应对出错,立刻就要葬身于此,但却都靠着武功和心智化险为夷,这是经历过不知道多少勤修苦练和生死搏杀锻炼出来的本领。

  反观对面那中年男子,就有些乏善可陈了,如若没有灵根资质,怕是连在左忠良手底下走三招的资格都没有。

  不过李柃这么想的时候,突然也意识到,这反过来同样成立。

  不管之前如何平庸无奇,只要灵根俱全,仙道有凭,一朝成为炼气修士,立刻超凡脱俗。

  果然,左忠良疾驰一阵之后,无奈发现,跟丢了对方。

  炼气境界的土遁之法粗鄙浅陋,远远不及筑基以上境界,但也不是凡人能够轻易破解。

  当对方遁入地下之后,任他如何耳聪目明,机敏智慧,同样奈何不得。

  单只这一手,就足以立于不败之地。

  但是李柃分明嗅得,那中年男子并没有走远,淡淡的腐尸臭气仍在周围萦绕。

  他悄然潜伏一阵之后,竟又绕了个圈子,从另外一面兜转回来。

  “想偷袭?”李柃催动神念,狠狠在左忠良身后不远处的地面抹了一下,左忠良立刻反应过来,回身就是一刀。

  噗嗤!

  鲜血飚射,如泉而涌。

  那倒霉的中年男子连发生了什么事都没弄明白,就重伤而退,见鬼般疯狂倒退而去。

  这一回,他终于彻底死心了,只想以最快的速度逃离现场。

  左忠良再次跟丢,停在原地警惕戒备,只有李柃悄悄离开,顺着神识感应所察觉到的地里动静继续跟着。

  对方的土遁没能持续太久,潜出里许之后,就在另外一边的山坡下浮了上来。

  中年男子哆嗦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猛倒药丸,就着唾沫吞下,大喘粗气,面色惨白如雪。

  李柃观其左肩被扎透,几乎整条手臂都被卸了下来,当真凄惨不堪,还不敢在原地休息疗伤,缓过劲来之后就如同丧家之犬,夹着尾巴往深山的树林钻去。

  一路跌跌撞撞,连续跑出十余里,中年男子方才停下。

  “伤这么重,应该要停下来疗伤了吧?”

  “等他转移注意,我就出手偷袭,务必一击得手。”

  李柃嗅着味儿就知此人不是良善之辈,所以没有打算放过。

  真正让李柃心动的,是此人修士的身份,听他与左忠良的对话,很有可能与黄蔻镇的那桩案子有关。

  率兽食人,难道是指刚才那只被杀死的猿类精怪?

  那上面隐约有股炼兽手段的味儿,与黄德的水怪如出一辙。

  所不同的是,那猿类精怪明显好用得多,近身驱御,如臂使指,根本不是黄德的半吊子驱御手法所能相比。

  就在这时,一股仿佛猛兽的浓烈腥臊袭来,依稀夹杂着血液的铁锈味。

  李柃猛然回头,只见一个身影飘然飞纵,踏着树枝,在月下随风降落。

  他只看出对方是个身穿长袍的男子,头上戴着帷帽,气机萦绕,不见真容,不由大感意外。

  “竟然还有同伙在旁?”

  中年男子也发现了那人,眯着眼睛看了看,认出来人身份之后,连忙挣扎着爬起,颤声道:“木特使。”

  “你怎么伤成这样,异闻司伏击了你?”一个男声传出,听起来比中年男子还要年轻几分,但却自有一股上位者的沉着稳重。

  中年男子闻言有些羞愧:“不……不是。”

  木特使道:“那是何故?”

  中年男子道:“我被异闻司中一个百户缠上……”

  木特使声音中明显生出几分疑惑:“修士不可能在异闻司中任职,都是供奉之流,你说的百户只是个凡人吧?”

  中年男子道:“是的,他……”

  木特使声音冷了下来,冷哼一声,道:“没用的东西!”

  中年男子闻言,额头上原本已经止住的汗水再次冒了出来:“特使大人恕罪。”

  木特使道:“若非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就你这副德行,早该一掌毙了!赶快自己收拾好手尾,三日之内,赶赴玄辛王城!”

  中年男子连忙拱手:“是!”

  李柃听了,心中大奇:“赶赴玄辛王城?这些是什么人,赶往王城想做什么?”

  那名木特使来过之后,很快就离开了。

  李柃思考了一下,没有跟着他走,而是留在原地,耐心等中年男子处理伤势。

  他之前服食的也不知道是何灵丹,总之血是止住了,但伤口仍然敞开,不得已撕开外面穿的锦衣,做成布条,复又取出陶瓶,倒了些白色的药粉在伤口上,然后包裹起来。

  腹部的伤同样如此处理一番,边倒药粉就边发抖,全身已然都被冷汗浸透。

  就在这时,李柃突然出手了。

  显圣化形,香煞化箭,一气呵成。

  凭着毫无预兆的突然袭击,把全部力量贯入中年男子尚未来得及包裹的腹部伤口,这男子登时瞪圆了眼睛,身躯弓起,僵颤着倒了下去。

  弥留之际,他眼瞳扩散,满脸都是迷茫。

  究……究竟……

  发生了什么?

  李柃第一次斩妖除魔,但却如天生猎手一般冷静沉着,攻击之后立刻退至后方树林,耐心等待对方流尽鲜血,方才重新出来。

  他不确定对方是否遗留有什么后手,因此尽量避免正面交锋。

  就连对方已经死了,都仍然重新深潜至纯粹灵体的虚无形态,利用神念力量搜索周身,以免意外。

  结果证明,这一番举动完全是在和空气斗智斗勇,搜完对方全身都无事发生。

  李柃干脆用神念把对方的行囊倒了出来,除却各种零碎杂物之外,竟然有足足五张不入流品的一次性法器符箓,一卷帛书,以及辟谷丹,解毒丹,金疮药等药物若干。

  翻开帛书,果然不出所料,是曾经见到过的三宝炼魔诀。

  李柃略看之后,立刻发现它和异闻司搜缴的那部有所差异。

  “绝大部分都一模一样,但是真的多出了御魔之法。”

  缺失的部分,在此补全了。

  “这人竟然有完整的正版功法,究竟是什么来历?”

  李柃神识在诸多杂物上面扫过,突然把注意集中在其中一物上面。

  那是块乌木制作而成的令牌,正面用阴刻铭文雕着一些古朴的上古仙文。

  李柃慕道心切,学习过不少相关知识,还真认识这几个文字,当下略带几分诧异,默念起来。

  “但愿长眠不复醒,留作泉台冥中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