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香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夜游

香祖 不问苍生问鬼神 4029 2020.06.21 12:25

  虽然心知暂时影响不到自己,但李柃想要修炼上进,掌握力量的念头愈发强烈了。

  谁愿做蝼蚁和棋子,任由搬弄?

  眼下的生活是靠创造价值换来的,但却依赖老祖庇护而维持,不是真正的自在逍遥。

  李柃略作沉吟,问道:“话说回来,灵根究竟是什么玩意?”

  九公主道:“夫君是想问灵根的本质么?经云,灵根乃天地窍,五行俱全,可阴阳相生,虚实转化。”

  李柃微微摇头:“没有那么玄乎,天地窍的说法其实也只是虚指,至今仍然还没有个定论。”

  “我更在意的,是解剖人体也根本找不到这种东西,应该只是一种唯心层面之物。”

  “人体内部从来没有这样一种叫做灵根的器官或者组织,真不知最初的修士是如何认识到它的存在,并且凭此总结出修炼法门。”

  九公主想了想,答不上来,这种寻根问底的求索不是她这个炼气修士能够应付的。

  李柃又道:“灵根实际上广泛分布于凡民体内,但是五行不全,无法构成平衡,这就是所谓的灵根有缺,仙道无凭。”

  “好比我,其实并不是全然没有灵根,而是五行缺金。”

  “还得考虑阴阳平衡的隐性条件,这使得灵根俱全者和完全无灵根者在人群之中的分布概率都是二的十次方分之一,也即千人一出。”

  “再算上宗门资源有限,未必愿意下大力气栽培,真正诞生出修士的概率还要更低。”

  “但二十年就足以长成一代人,按照万分之一,甚至十万分之一的比例修成炼气,数量其实并不少,只是炼气境界寿元有限,少数天之骄子才能筑基有成,筑基之中,又是绝少结丹,乃至元婴,化神。”

  “如今仙门里面看着高低阶修士数量比例正常,都是老祖们见证一代又一代弟子生老病死方才形成的格局,几千上万年,低阶修士换了不知几代,大修士们还是同一批。”

  九公主道:“这些我还真的没有细想过。”

  她看向李柃的眼神有点儿崇拜,这些东西,莫说寻常凡民,就是仙门弟子,都未必会去思考。

  “叮铃铃!叮铃铃!”

  夫妻闲谈间,突然有一阵铃铛响动的声音从九公主腰间传来。

  李柃定睛看去,但见一串银铃样的腰饰正在抖动:“警心铃在响?”

  九公主神情微变:“来人!”

  很快就有几名奴仆走了进来。

  九公主道:“有贼人从外北苑闯进府里来了,快召家丁们迎敌。”

  几名奴仆神色惊讶,但这时候,还是展现出了训练有素的品质,很快出去忙碌起来。

  不一会儿,门外响起鼓声,一声声报告应答此起彼伏。

  李柃道:“会不会是上次那个渚元国道人提过的师弟?”

  九公主道:“有可能,当日他们调虎离山,把我都误导着向北而去了,好在夫君机智,寻到机会传讯老祖。”

  李柃道:“这般兴师动众,只怕打草惊蛇。”

  九公主道:“打草惊蛇无妨,总不能让夫君冒险吧?不过夫君也不必多虑,谅那闯进来的贼人有天大本领也难找到这里,实在不行,我们一天换一栋楼里歇息,这样的麻烦不会持续太长久,等仙门出来主持公道,那想要私下里寻我们麻烦的蠢货就得倒霉。”

  李柃闻言不免一笑,驸马府这么大,一天换一栋楼歇息,连续一个月不重样都没有问题。

  平常炼气修士倘若空有力量而无其他本领,还真没有那么容易找到自己,他们只是修士,又不是真的神仙。

  虽然感觉有些对不住出去厮杀的奴仆和护卫,但世道就是这样,人总是有私心的。

  九公主担心再中调虎离山之计,伤了李柃,李柃也担心九公主受损。

  不料小半刻功夫之后,几名身上带伤的护卫就回来禀报:“驸马,公主,贼人已经负伤退走。”

  这原本是手下们邀功请赏的潜台词,九公主听到,捂住腰间仍在抖动的警心铃,杏眼圆瞪。

  李柃则是狐疑的看着护卫当中的一人,突然嗅到一股略带腐朽的恶臭迎面而来。

  “给我站住!你们快把最后面那人拿下!”

  护卫们怔住,一时有些不明其意,九公主却反应过来,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怒喝道:“蠢材,贼人有易容变化的本领,跟你们过来了!”

  “哈哈哈哈!”眼见事情已经败露,其中一名负伤护卫推开旁边之人,鱼跃而起,一道金光从袖口飞出,直取九公主。

  他的目标是为掳走李柃,但要先过九公主这一关,所以干脆先对付她,反正李柃只是凡人,想跑也跑不了。

  这一下立刻显露气机,九公主惊道:“果真是你,渚元国的卫笃!”

  说话之间,金梭剑从旁闪至猛的一扫,荡开刺杀。

  那人落地,刚好站在门内,把手往脸上一抹,露出张略显枯瘦的中年男子面孔:“不错,正是卫某!”

  说话之间,衣袍鼓荡,如有罡风四溢,后面举刀砍来的护卫惨叫着倒飞而出。

  九公主伸手一招,飞剑悬于身前,护住李柃和自己:“你竟然还敢再来!”

  卫笃道:“你们杀了我师兄,又准备侵我渚元国,若不做点儿什么,岂不枉我这三十余载的寒暑苦修?”

  九公主怒道:“分明就是你们觊觎我夫君在先!”

  卫笃冷哼一声,飞剑再次袭来,九公主不得不运剑抵挡。

  这种兵刃如同被隐形人持握在手,于空中碰撞,多次发出金铁交击的声音。

  但是卫笃的力量似乎比九公主更强几分,很快猛的将其飞剑荡开,然后左手隔空一拍。

  一道人头大小的火焰召来,炽烈光芒之中带着惊人的能量,相隔数尺犹自热浪逼人,如同流星轰向九公主。

  轰然巨响之中,九公主娇呼一声,抛飞起来。

  好在她也不是全然没有准备,匆忙中以神念化罡,在前面拦了一下,如同盾牌挡住大部分冲击波。

  卫笃见状,想要趁胜追击,却似瞥见什么,急忙退却。

  几道利箭从后堂的小门射出,原是有人绕到了那边准备偷袭,见公主受伤,被迫提前出手。

  卫笃仓促间躲开前几道弩箭,却被紧随其后的一支扎中腰腹,闷哼着退了出去。

  几名手持机弩的家丁追出,但不急着继续攻击,而是护在李柃和九公主身前,挡住正堂大门,行止间配合默契,颇具行伍之风。

  这种机弩是军中所用飞蝗弩,弩箭飞射速度不逊寻常飞剑,齐射之下,对低阶修士也颇具威胁。

  它已经称得上是军械,但驸马府里藏几支还真的不算什么,使用它们的也是军中退下来的锐士,这时候果然派上用场。

  庭院中,其他闻讯赶来的家丁也相继攻向卫笃,令他不得不收回飞剑,游走在身边格挡交锋。

  卫笃伤上加伤,含恨看了眼已经如隔天堑的大门,纵身一跃,跳上旁边房顶。

  “我还会回来的!”

  嗖嗖嗖!

  有弓弦之声和利箭破空之声传出,但转眼功夫,卫笃就躲开箭矢,从屋背跳下,飞奔而走。

  九公主下令道:“飞蝗弩都留下,其他人全部去追!”

  众人皆应诺而去,只留下五名手持机弩的精锐家丁在院中继续警戒。

  “青丝,你怎么样?”

  李柃顾不上逃走的卫笃,上前查看九公主状况。

  “我没事,只是跌了一跤而已,夫君不必担心。”九公主摇摇头。

  她还年轻,修为也不高,但是出身富贵,各种灵材吃过不少,连身上穿戴都不是凡品,这次多亏了装备精良。

  “这就好。”李柃忙道,“你先坐下歇息,后续诸事,为夫来安排就是。”

  他才刚刚找到自己的修炼机缘,正面战斗实在帮不上什么忙,但这时候,叫人召来仆役,管家,料理诸事,却是办得井井有条。

  几名护院家丁各持信物,骑上快马沿府中大道往南门而去,出了门便各奔王宫,王城司,巡城卫,京都府衙各处而去。

  旋即取出一次性的传讯纸符,给邋遢道人报个讯。

  老祖那边他也没有忘记用灵符法器通知,不一会儿,有道略显苍老的老妪声音在传讯灵符之中响起:“知道了,祝明正好在城中,已经去追那人。”

  李柃微怔:“祝师兄已经追他去了?”

  这老妪正是李柃当下的靠山,玄辛国的老祖黄云真人,闻言冷哼道:“青云子自小皮惯了的,这次竟然把主意打到你身上,非得闹着渚元国也要有不可,说了还不听,简直气煞老身。不过你不用担心,那杀才只是跟我置气,还不至于为难小辈,渚元国那几个蠢货拿着鸡毛当令箭,一点分寸都不懂,你叫祝明和你岳丈快点收拾他们,渚元国那一家上下就没几个叫人省心的,迟早惹出祸事!”

  看来仙师也有苦处,但这些话,李柃实在没法接。

  九公主见李柃面色古怪,问了一下详由,笑叹道:“看来老祖也拿那位没办法啊。”

  话锋一转,却又道:“不过,有祝师兄出马对付卫笃,可以放心了,王城司和巡城卫那几班人马虽说也有炼气修士坐镇,但大多都是民间招揽的散修之流,又狡猾又怕死,肯定出工不出力。”

  李柃道:“那厮有易容变化的本领,祝师兄一下不防怕是也得要被骗。”

  断了通讯,李柃扶九公主回房间歇息,心中仍在担心。

  那卫笃看起来也是个有心计的,想到那厮很有可能正易容改装,藏在城中哪个角落虎视眈眈,他不禁感觉如芒在背。

  终归还是要解决掉这个威胁才能安心。

  但自己又不是真正的修士,能做些什么呢?

  自然而然,李柃想到了自己闻香识人,寻味追踪的本领。

  天赋异禀经过上次事件之后,似乎已经能够随着神识念头的增长而强化,但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他才没有那功夫亲自出动,满城去找那厮。

  叫九公主跟着保护倒是可以,但没有必要,她也不是个擅长厮杀的。

  突然,李柃灵机一动:“神魂出窍……似乎可以?”

  “反正我的天赋异禀并非嗅觉,不需要肉身也能使用……”

  “按理说来,元婴以下修士都无法察觉到灵体,这不是鬼魅之流,吸收阴煞而化形。”

  “如若我以神魂出窍去找他,需要面对的危险只有夜游本身的种种,属于自我挑战。”

  “但我有这种本领,不可能一辈子都不去尝试,终归还是要踏出这一步。”

  “不然的话,这种禀赋也算是浪费了。”

  李柃于是耐心等到夜里入寝,躺着冥思入定。

  很快,他就感觉自己的神魂飘飘渺渺,如冯虚御风,脱壳而出。

  成功出窍之后,李柃定了定神,去往之前遇袭的内堂处。

  果不其然,一股淡淡的血腥味犹自飘荡在原处。

  李柃神魂如同阴灵,以肉身状态绝对无法作出的姿态垂直飘上屋顶,然后翻过去,进了不远处的小树林。

  这般肆意飘扬给李柃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新奇体验,有一种令人欲罢不能的自在之感。

  肉身对于精神而言既是根基,也是束缚,神魂出窍仿佛摆脱了无形的枷锁,无比轻灵自在。

  更让李柃惊奇的是,一路飘飞出里许,自己竟然丝毫没有劳累的感觉,似乎是因为纯粹灵体在物质层面轻若无物,不会消耗体力。

  这种感觉,当真叫人上头。

  不过李柃并没有忘记仔细观察和记忆四周环境,因为他始终记得,神魂出窍是有风险的。

  神魂出窍后,肉眼视力全失,天地苍茫,如同有无边黑暗笼罩,只有神识所及的范围之内如同被火炬照亮,显出四周景物。

  自己周身三丈还算清晰,三丈过后开始朦胧,约莫五丈,不但如隐雾中,还开始失去色彩,如同褪色旧布,七丈之外,彻底只剩黑白二色。

  越往外看,黑色越多,出了神识感应范围更是一片深沉的黑暗,让人本能就觉得恐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