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香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香魄

香祖 不问苍生问鬼神 4024 2020.06.19 12:27

  交代过后,李柃便在内东苑水榭旁的林荫小道上漫步,活动筋骨。

  不久之后,前方豁然开朗,出现了一个长宽百余米的荷花池,晨风吹皱,微波粼粼。

  如今不是盛夏,池中尚无荷香可闻,但大清早的,却有各色鲤鱼浮在花楼下的水面换气觅食,自有专门仆役去喂。

  有竹桥通向深水区,那是一个连着荷花池的人工湖,湖心有个凉亭,可见两层高的花楼立在对面近岸处,立柱和墙壁爬满蔷薇。

  过了一会儿,几名仆役就把李柃想要的东西带来,李柃于是走上竹桥,来到凉亭里面。

  亭中石凳左右分立,中间是个两尺来宽的圆形石桌,上面天然纹路如同一片片的花瓣。

  有名匠巧施妙手,将其雕琢成为一副海棠盛开的装饰图景,华贵而又不失雅致。

  李柃坐下,对仆役道:“把东西放在这里就可以了。”

  待仆役们退下,李柃取过一锭香,不紧不慢的用刮香刀刮起香粉,尽数收集到身前的小陶罐中。

  然后,他在白陶碗般的浅腹印香炉内摆好刻印工具,取来银制的长柄香勺,将其舀到上面倒匀。

  这种刻印工具是以镂空银版制成的大衍篆香图,精细轻便,线条清晰,轻轻用灰押盖平之后,当即在炉内香灰上面印出一个两寸见方的图案。

  其形似大衍天罗盘,内方外圆,颇具道蕴,一般能够燃烧两刻时左右,也即是半个小时。

  这是专门设计好的规范,正适合于修炼者冥想入定,搬运周天。

  这些准备工作完成之后,李柃取来海外异木所制的点火工具火芽枝,用其中的火星轻轻把印图的一角的香粉点燃。

  随着烟气袅袅而升,思绪收敛,神魂仿佛随之而入冥,渐至玄幽之境。

  在熟悉的信灵香气味之中,李柃感觉神识通明,借力极盛,就连久未松动的感应范围都似扩大了几分,有种照见四方的开阔之感。

  周围的事物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光芒照映,投射在心灵层面的识海之中。

  这些事物都被具现出如同肉眼所见的形象,但比起肉眼所见多了几分明艳和细腻,甚至还可以自由调整观察的角度,从不同的方向和角度同时进行辨析。

  李柃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细腻入微的观察体验,顿觉凡胎肉身果然限制极大,所见所闻都未必就是世界的真相。

  静静感受了一番之后,他把自己那闻香识人的天赋异禀运用到了极致,使得观想气味,香质具现的特性得到最为充分的发挥。

  这又是另外一种截然不同于神识的感知能力,有通幽入微之妙。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他就感应到了全新游丝源源不断浮现。

  如若说之前所见游丝只是涓涓细流,那么现在,几乎可说是一条真正的小河,随着香锭点燃而发散,不一会儿功夫便达到成千上万之多。

  “还真是这样!”

  李柃惊了,旋即,一股难以抑制的狂喜涌上心头。

  天不负我,念念不忘,果真必有回响!

  “总算天无绝人之路!”

  “我就知道,不可能当真如同仙师所说那般灵根有缺,仙道无凭的,天地大道从来就不该是那样!”

  多少年的困顿和不甘啊。

  就这样一朝尽释,拔云见日之感油然而生。

  李柃思索起来:“如今已经证实,这种游丝的确是从香中而来,平常凝聚,点燃时催发。”

  “其他人借香存念,裨益神魂,本质上还是利用灵根俱全的资质去炼气。”

  “但没有我这种天赋能力的话,就不能主动捕捉,只能被动接受,这是本质的区别。”

  “古人云,食肉者勇敢而悍,食谷者智慧而巧,食气者神明而寿,不食者不死而神,我这般算什么?食香?”

  “食香者原本应是神佛之流,香火封神都是依靠众生信仰,而今我直接食香,不必求神拜佛,不必靠众生愿力,反而更为纯粹。”

  “这可真是……拜神不如拜己啊!”

  李柃紧接着又想到几个问题:“香能产生这种东西……姑且可以称之为香气或者香魄吧,在不同的香料和香品之中究竟含量几何,如何运用才能效率最大化?”

  “这些问题一定要搞清楚,我没有灵根俱全的资质,修炼前程可是全指望它了。”

  好在这个问题不难验证,做一番对比实验就是。

  李柃如今掌握的信灵香虽为秘方,但手底下已经开始有工匠研习,辅助制作,甚至参与实验性质的流水线生产。

  他是制香大师,不是苦工,没有必要事事亲力亲为。

  要保持方子的神秘性,只需要把握关键工序即可,许多基础工作都是要让人打下手的。

  不久之后,李柃取出另外一份手下工匠试做的仿制品端详起来。

  此香颜色褐黄,光是肉眼所见就差了自己亲手所炼制的成品一筹不止,但经验证,辅助炼魂的功效还是有的。

  老祖同样会收走这种东西,用来赏赐门人或作其他用途。

  李柃把这块香如法炮制,再次在这凉亭之中闭目入定,果真见虚空之中再次多出了许多游丝,如同潺潺清泉喷涌。

  “果然如此,比之前少了一些,但仍然远比未点燃时发散的多!”

  看着烟气之中游丝如蜉蝣,很快积聚了数千条之多,李柃心下大定。

  至此已经完全可以确认之前那些猜测了。

  接下来,李柃索性奢侈一把,直接取来新的香锭整块点了,静静等待它烧完,然后以充分释放之后的香魄总量进行统计。

  结果分别是自己所制的信灵香催发香魄百万以计,普通工匠所制逊色不少,才数十万不等。

  而且一下催发出来,存在融炼不及的问题。

  自己能够观想气味,具现香质,用念头主动捕捉那些香魄进行融炼,效率奇高。

  但若一下太多,也是浑沦吞枣,难以顾全。

  或许等到以后神念变强了会有所改观吧,但现在只能缓着来,按照正常的燃烧方式进行催发最妥当。

  李柃继续用各种香料作一番对比实验,发现里面果然也含有数量不一的香魄。

  只是平常香魄具现,数量从个位数至上百不等,以及即便点燃,加速发散也无济于事的特点完全可称惰性,根本无法作为辅助修炼之物。

  各种天然香料,制作香品的原材所含香魄略多,但直接点燃了,也不过积聚成千上万,远远不及合成之后的信灵香。

  香魄性质也各有差异,李柃感觉它们应该各具功效,但暂时而言,助益神魂增长却是共通的好处。

  最后他还突发奇想,尝试直接咀嚼吞服,只可惜此番作为无济于事,并不能够如同服丹那样使用。

  李柃啧啧称叹一声,抓紧时间炼化实验所用的几块香,这一天就吞噬香魄数百万道,使得念头力量增长三克以记,而神魂出窍之后,灵体的力量和速度也终于开始有了微不可察的增长。

  ……

  接连休养和探索小半个月后,时间到了三月底。

  九公主道:“夫君,你感觉好些了吗?要不然今日还是多躺一会,不要那么早起来吧?”

  李柃道:“那不成,我休养这么久,骨头都快生锈了,更何况今日融炼飞剑有成,我得亲自看看。”

  九公主只好起身,招呼丫鬟过来给李柃穿衣,却是禁不住感叹:“你呀,一说到这些就精神焕发。”

  李柃面上含笑,满满的都是喜色,但却不是因为暗中得法的事情,而是这一日,真正属于他自己的飞剑锻造好了。

  飞剑不是等闲物,那是他的仙侠梦。

  之前邋遢道人解救李柃,把那个不入流的布袋法器收走,飞剑却给他留了下来。

  只因他人之剑多以精血浇注,神念祭炼,没有自己兵器来得趁手,充其量也是融开了取材。

  邋遢道人没有那样的闲工夫,李柃却不嫌麻烦,毕竟城里也有能工巧匠,能锻造不入流法器,尤其擅长最常见的低阶飞剑之流。

  一口飞剑造价起码百两黄金,他一直想要弄把来玩,却因事业而顾不上,如今平白发笔意外之财,总算可以趁机会满足一下。

  李柃对九公主说道:“为夫向往仙家,欲求寻仙问道而不得,难道还不能打一口不入流的飞剑来耍耍吗?”

  “左右不过几百两黄金的开销,还不如美姬或者名马贵重呢。”

  九公主道:“美姬买来能娱人,名马可以骑,你要这飞剑何用?”

  李柃说到这个,顿时来了兴致,追问道:“说起来,你们修士驱使飞剑的本领,多与神魂念头或者法力相关?祭炼是为了保持联系,不至于实战之中被敌人夺走吧?”

  九公主道:“不错,精血浇注,神念祭炼,都可使得自身气机萦绕其上,等闲人不能以神念搬运,否则低阶修士遇到高阶修士,见面就被夺了兵刃,根本无法可施,就是高阶修士也需要时时刻刻注意,那岂不成了软肋?”

  李柃道:“原来如此,我没有灵根俱全的资质,应该也不妨碍祭炼法器,绑定自身吧?”

  九公主道:“祭炼法器多与生命气机有关,之前老祖给你传讯灵符,方便紧要关头联系,也是这般由来,不妨碍的。”

  李柃道:“那我就放心了。”

  闲谈之中,两人洗漱用膳,之后便带着一班奴仆侍婢出了门,前呼后拥往城东名匠洪大师家的剑庐而去。

  来到目的地,李柃跳下马车,入眼所见,是一座如同火焰山的数丈高台。

  它竟然是用巨大山岩整体掏空制作而成,外形如同炉鼎,两侧沟渠铁水流泻,如同瀑布奔腾不止。

  这已经有了小规模炼钢厂的势头,在依靠人力的手工作坊里面堪称先进,想来炉体构造,所用燃料,合金配方都是真正的不传之秘,消耗的人力物力也绝非寻常匠人可以想象。

  “当当当当!”

  不绝于耳的敲打声从四周传来,那是剑庐的锻造师们各自在自己的工位劳作,已经初具流水线生产的雏形。

  如霍掌柜所言,这个世界百工诸业做到精处都是为仙师效力,因一些超凡力量相助,拥有着超越古代社会的技术和理念。

  李柃注意到,他们在反复捶打一些刀剑坯胎,都是百炼精钢,这是一种品质不逊于特种钢材的宝物,价值介于凡物和灵材之间,也常运用于不入流品的法器兵刃。

  最里面的一座铁毡前,一名发须皆白的矍铄老者坐在那里抽着旱烟,观看两名弟子模样的匠人捶打剑坯,有节奏的声音交替起落,叮叮当当,竟似盖过其他声音。

  这名老者就是洪大师,洪家铺的铸剑行尊。

  有弟子上前提醒了一声,洪大师这才看到他们,提着烟杆起身,上前见礼:“参见李驸马,九公主,不知二位前来,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李柃伸手虚扶:“洪大师不必多礼,是我们冒昧造访,给你添麻烦了。”

  洪大师呵呵一笑,道:“李驸马可是来取飞剑的?”

  李柃道:“不错,我听说委托阁下锻造的飞剑已经完工了。”

  洪大师道:“实不相瞒,我这铺子里早有快要成型的剑坯,反复精炼上千重,驸马爷前阵子下单,正好用它来锻造,若非精金为凡材,无灵性材料之妙用,便是入得流品都足矣,如今驸马过来正好,借你精血一滴融入剑体,即可出炉。”

  打造一口飞剑费时费力且不说,还需足够高明的工匠就手,等到锻造好后,还需要在出炉之际融入主人精血,借以将生命气机布满其身,打下将来祭炼的底子。

  李柃之所以亲自过来见证飞剑出炉,就是为了给这口飞剑打上自己的印记。

  至于此前捡来的那口飞剑,当然是彻底融炼了,提取精金充当锻造费用。

  但只靠它本身是远远不够的,李柃还额外花费一百五十两黄金作为材料,以及用掉一些人情关系,方才请到本埠最杰出的名匠洪大师亲自出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