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香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香闻百里

香祖 不问苍生问鬼神 4031 2020.06.24 12:42

  北国夜寒,到了四月依旧清冷。

  驸马府内苑的卧房里却是温暖如春,淡淡的安息熏香飘荡。

  偌大的金平脱紫檀象牙床内,李柃打了个冷颤,缓缓转身躺平。

  九公主依偎着李柃温存了一阵,突然发现他已经气息调匀,酣睡正浓,不由微怔:“这么快就睡着了?”

  两名当值的通房丫鬟正好端着热水和毛巾进来,笑言道:“驸马爷怕是操劳过度哩,这些日子睡得可沉了。”

  “是呀,好像就没见驸马爷夜里翻动过。”

  九公主伸手探了探:“难道前阵子病了一场还没有好?”

  但看他模样,也不像是病还没有好的样子,反而睡眠质量极佳。

  “算了,能睡是福。”

  九公主并不知道,李柃表面看来在睡觉,实际已经神魂出窍,正在努力修仙。

  灵体状态下,依照道经上引导精神的法门驾驭自身念头,立刻有了明显的反馈。

  李柃喜出望外:“真的成功了!而且这么快!”

  灵体状态下的修炼天赋远超预计,他很快就感受到,空气中似有潺潺流水涌动,自己的部分精神之力被转化成为了云雾,然后在脚下凝聚,飘荡起来。

  李柃看了看四周,庭灯照映之下,并没有影子。

  这团云雾乃是他自身的神念力量性质变化而成,同样无形无迹,难以被低阶修士所察觉。

  李柃尝试着控制此物,但觉心神牵引,如臂使指。

  这是真正的意念操控,若在肉身体系,驾驭五行灵气所化的云煞,都因含有外物而无法做到如此毫无阻滞。

  李柃很快利用它托着自己身躯向上升,有种高高在上的畅快之感。

  只可惜达到数丈之后,地面就变得黑暗起来,如同堕入无底深渊,难见参照凭依。

  空中倒是有一些尘埃或者空气填充,并非真正虚无,但却因质量太小而难有反馈,这大抵和宇宙虚空中的黑暗是同样的道理。

  李柃忙降低高度,发现停在三至五丈之间最为妥当。

  这个高度正好用来翻越地面障碍,真正有助于提升行动能力。

  灵体原本就能穿透绝大部分物质,但是厚度大了,同样会阻碍感应,所以仍然需要避开。

  至于速度,虽然还没有达到元婴高手那般飞天遁地的地步,但李柃试验了一下,发现快如狂奔,这就已经远胜昨晚的水准。

  李柃啧啧称奇,心中不免想到,要是有种灵香能够助益凝云就好了,必定能够极大加快修成云遁的进展。

  转念一想,还是先试试看返魂香。

  来到含香阁的房间内,桌上早已备好自己制作好的返魂香,李柃神念微动,摄来旁边火芽枝,将其一角点燃。

  这段时日坚持修炼,陆陆续续增加了一些神念之力,他已经可以搬动十八克上下的物质了。

  这莫说驭使飞剑,就是飞针,都软绵绵的毫无威力。

  但是搬动纸张,火芽枝,水滴,香粉等物都没有问题,终于有个能够影响外界物质的能力。

  随着烟气袅袅而升,一股奇异的浓香在混沌虚空扩散开来。

  这是香糖枫所熬膏脂的功效,原本应该会很快消融,但在其他材料调和之下得以保留,极大的延长了发挥效用的时间。

  李柃飘出房间,尝试感应源头,发现果然层次分明,依照不同的距离有不同的浓淡区别。

  “虽然这种返魂香所含香魄乏善可陈,以致对炼魂无益,但真论起来,作用远远大于信灵香!”

  “说不定就连其他大修士,都能凭着模糊的感应返魂归窍!”

  李柃当即在自家府邸里面游荡了一圈。

  玄辛国给李柃置的驸马府是前朝名相的宅邸改造而成,还多占了旁边一个园子,因此总面积不小,达到两千多亩,也即是一百三十多万平方米。

  王城居,大不易,驸马府地处东城,原本就是达官贵人所在的繁华地段,能够占用这般比拟宫城的土地,排面绝对不小。

  此府以南门为正,一进入便是个空旷平整的大广场,用来跑马都足够,四周以花坛园圃种植奇花异草,曲径通幽,分向两侧廊道。

  沿着中央大道一直往里,依次是正堂,中堂,后堂之所在,但府邸不是以此划分功能区域,而是按照东西南北,内外八苑来区分,加上正中心的内苑便是九大区域,各有百亩至数百亩不等的大小。

  其中外南苑前庭,正堂周边所在多为礼宾,典仪之用;外西苑多供仆役,护卫值驻;外北苑通往后街,同时也是瓜果肉菜,生活垃圾等物和仆役出入的主要通道所在;外东苑则是仆役子弟,家生子奴才和家眷们的生活之所;内四苑才是主家起居休闲之所在。

  从整体来看,府邸西侧依山,东侧傍水,假山,游廊,步道,凉亭,荷池,园林,水榭花楼,亭台楼阁一应俱全,风景以内四苑尤为精美。

  含香阁处在内苑,此前李柃去过的荷池和水榭花楼在偏东面的内东苑,这两处地方是他最常活动的区域。

  但此刻去往其他不常活动的地方,一路腾云驾雾,都能感应到香味仍在,笃实的安全之感油然而生。

  李柃不由得感慨:“至少不用担心在家里迷路了。”

  神魂出窍消耗的不是体力,他至今仍然精神抖擞,丝毫不觉疲惫,于是决定调整一下之前明显有些保守的计划,出去外面查探。

  “这香燃烧的时间大概能够持续一个时辰,但根据推断,气味遗留到明天中午都不成问题。”

  “时间上应该是绰绰有余的,就算有变故,也可以从衰减情况有所察觉,真正值得验证的,反而是发散距离方面的极限。”

  他不知道合香之后,添加其他辅料会对发散距离有何影响,不过既已按照自己所知技巧和经验进行搭配,按理说来,应该没有问题。

  于是开始尝试直线向外,不断朝远方而去。

  他的灵体脚下多出了一团法诀凝成的云煞,飘然若仙,当真好不自在。

  不一会儿功夫,离开府邸,继续向外。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李柃如同脱缰野马一般上头,不经意间,来到一个竖着石碑,叫做望侯镇的官道路口,方才猛然惊醒。

  “我看过地图,这地方距离王城的直线距离足有两百里,香味竟然还在!”

  “看来返魂香的作用范围还远远超出了预计,再飞个两三百里不成问题!”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我天赋异禀的缘故,我可以轻易辨识虚空中的气味,如若换成其他修士,只能被动接收。”

  他略作计算,自己当前的平均速度达到了每小时七十多里,难怪会到这里来。

  可惜,不能再测试下去了。

  虽然李柃很好奇,极限究竟会在哪里,但现在已经过了夜里一点多钟,三四个小时之后,来到五点钟,就是卯时。

  卯时是日出之时,只有达到了日游境界的神魂才能在那时候出窍,不然得有危险。

  “还是先回去吧,等以后云遁速度提升,或者拥有日游的本领再来探索极限。”

  李柃当即驾云狂飙,在天亮之前返回了自己身躯。

  “呼,好爽!”

  “决定了,以后白天干活,晚上出去浪。”

  平静下来,李柃开始考虑,是否把此物的存在上报。

  神魂出窍当然不能外泄,但返魂香另当别论。

  这是他身为制香大师的价值所在,也是提升地位和待遇的条件。

  于是,第二天上午,李柃用灵符联络老祖,把返魂香的事情告知。

  黄云真人耐心听完,感叹道:“李柃,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我如今正需要你这返魂香,或能帮上大忙。”

  李柃道:“那,是否先给您来几锭?”

  黄云真人道:“好,我会派人去取的。”

  又道:“照老规矩,待宗门确定其功用,自会有所赏赐,不过我相信你是叫人省心的,既然敢贡上此物,必定会有奇效,就算暂时未能做到,也只是条件所限。”

  “我可先私人允诺你,有什么想要的尽管开口,世俗之事,都可以尽量满足。”

  李柃当即把想要香糖枫的要求提了,还想要些神魂方面的知识。

  略作沉吟,又道:“我想知道大修士们神魂出窍之后的表现和感受,所以制作了相关的调查表格,希望老祖和拿到返魂香的其他老祖们能抽空填写一下。”

  这的确有助于改进返魂香,但也同样有助于他自己修炼,算是公私兼顾。

  黄云真人道:“研究香方是正紧事,自当支持,香糖枫我略有所闻,不过世俗之物而已,叫玄辛国专设一个司局来供应就是,以后自会有人负责此事,但看你急用的样子,干脆叫个弟子去给你砍棵先应付着,那些典籍和资料也由他带给你。”

  李柃微怔:“不是一直都由祝师兄与我交接吗?”

  黄云真人道:“他已经赶赴战场历练应劫。”

  李柃道:“原来如此。”

  当夜再度出窍夜游,到处瞎逛,修炼云遁不提,第二天,李柃在含香阁中总结配方。

  和之前的信灵香一样,主要材料都已写全,详细的配比和调制手法也全无隐瞒。

  从仙门的角度考虑,不会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始终只让李柃独享其秘方,所以要依靠香道立足凡俗,享太平富贵,不交出这些东西是不可能的。

  但李柃写的是:“香糖脂二两,白蜜一两,甘松半两,黑角沉半两,龙脑三钱,麝香一钱,酌情添加丁香,沉香,或香附子磨粉若干……”

  这倒不是他故意藏私,实在是本就如此。

  李柃制作灵香,一直以来都是依靠自己天赋和经验来调整香料配伍的,细微之处也需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处理。

  材料品质,存放期限,调制环境,变量太多太多了。

  所以方子其实不是重点,他的手艺才是。

  这大抵就像做菜,总要有个手艺才能做得可口,照着菜谱也不是个事,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光看菜谱就能做出大厨水平的。

  突然,李柃听到外边有人惊呼,出去一看,却见是个人影扛着一棵五丈来长的大树,径直从空中落了下来。

  九公主正好赶来,原本面露焦急之色,看清来人面孔之后,却是陡然一松:“陆前辈!”

  被九公主称作陆前辈者是个中年男子,头上竖着插了根乌木发簪,身上穿着玄青长袍,在院子上空凭空而立,衣袂飘飘,看起来仙风道骨。

  他飞了过来,五丈树干如同飞舟随着漂浮,在李柃注视中缓缓降下。

  伸手一招,白芒收回,便见树干跌落,轰然一声砸在地上。

  陆前辈自己也随之落地,拂拂衣裳,笑着道:“李柃,可真有你的,竟能说动长老叫我堂堂筑基去砍树,你看看是不是这种?不要弄错了,又得来回折腾上千里。”

  李柃道:“这就是香糖枫没错,陆前辈,不想竟是你来了,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他几年前见过这个人,知道对方是天云宗真传弟子陆政,论身份地位,修为实力,远远高于身处世俗的九公主和只有炼气后期的祝明,连年纪都有好几百岁,没想到竟然会给派去为自己砍树。

  李柃对闻讯赶来的奴仆下人们道:“还愣着做什么,都散了吧,陆前辈,我们堂内说话。”

  陆政道:“不必,我还等着回去复命呢。”

  “对了,这些是长老给你的。”

  他从腰间宝囊掏出一卷玉册,递给了李柃。

  李柃如获至宝般接过,面上满是喜色。

  这些可都是宝贵的神魂知识,等闲的炼气,筑基修士之流都不大容易接触,却不想竟然让自己一个凡人得到了。

  陆政并没有关心那是什么,他来此间只是为了完成任务,很快就带着李柃交给他的东西离开了。

  李柃目送着他离开,暗自点头。

  但愿这种返魂香也能如同信灵香那样,对修士们有用吧,这不但关系到自己的声望和地位,还有将来的待遇。

  总要让老祖看到切实的效果,才会继续支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