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香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返魂香

香祖 不问苍生问鬼神 4011 2020.06.23 12:08

  第二天,李柃神清气爽,并未受到昨晚夜游的影响。

  都已经能够神魂出窍,他的灵体逐渐超凡脱俗,长久保持精力充沛并不困难。

  肉身虽未同步增强,但好好的在房中休息,也不会如同之前担心那样疲惫。

  想起昨晚夜游途中突发的灵感,李柃一边陪九公主用着早膳,一边叫下人去含香阁准备材料,开始琢磨起来。

  “若以所含香魄而论,拥有与神魂相融特性的香品并不在少数,但我现在需要的,是可以为我天赋异禀所感知,而且能够长久保留之物。”

  “简单来说,就是灵体专用的熏香,气味发散足够大的范围,却又不在平常人的感知层面显现。”

  “它应该同时具有隐蔽,恒久的特性,又或者能够依附自身,留下痕迹。”

  信灵香在炼魂方面拥有奇效,反而不便用在这般目的。

  李柃很快想到了一种名为返魂香的奇物。

  《海内十洲志》曾有所记载,神鸟山这么一个地方,有种神奇的反魂树,扣动树干能发群牛之声,人听到心神震撼,伐木取根心,在锅里熬煮,可以做成黑色糖块或者丸子,是一种神奇香料。

  点燃此物,香气可以飘荡百里,死者闻到都能复活,故而名返魂香。

  明朝周嘉冑所撰《香乘》一书中也有关于西国献香的故事。

  据传汉武帝时,弱水西国有人乘毛车以渡弱水来献香,是三枚大如燕卵,与枣相似之物,汉武帝起初并没有在意,随便丢在库房了事。

  后来长安大疫,宫中多感染者,连舞乐都被停止,西国使者求见,请烧贡香一枚以辟疫气,汉武帝没有其他好办法,不得已依言而行。

  结果香闻百里,宫中病者也当日痊愈。

  类似传说者,还有兜木香。

  中医书籍《证类本草》记载,兜木香,兜渠国所献,如大豆,涂宫门,香闻百里。

  关中大疾疫,死者相枕,烧此香疫则止。

  大意是这种兜渠国所进献的兜木香,只把豆大的一点涂在宫门上,香闻百里,连死掉很多人的瘟疫都能遏止。

  李柃并不关心那些所谓死人都能复活的传说,而是其中香闻百里的描述。

  这般奇特的材料,他还真在这个世界见到过!

  当然,没有凡人也能闻到香味飘荡百里那么夸张,而是他这种天赋异禀之人在特定条件下才能闻到。

  那是一种产自南方大山的枫属乔木,当地人称之为香糖枫的奇特之物,其枝叶和树心有香,能熬膏脂,与传说相类。

  “老祖对我发明新品寄望不小,着实满足了我收集凡俗奇异香料的愿望,这种东西,家里正好还有几份储备,或可借此调出香闻百里之物。”

  “就干脆顺应传说,命名为返魂香。”

  这一回,李柃并不是因为起死回生之功将其如此命名,而是因为神魂出窍之后的回归。

  如若能够像信灵香那样,对其他修士也有奇效,自己就算真正发明出第二样对仙师有用之物了。

  届时,声望地位都能大大提升。

  用过膳后,李柃和九公主说了一声,便去含香阁调制新香。

  此间已经有仆役准备好了李柃所需的事物,各种可能用到的香料分类整理,便于取用。

  李柃取出白蜜,甘松,黑角沉,龙脑,麝香等物,各自研磨炮制,添加于釜中,与香糖枫所熬制的糖膏一起熬煮。

  他真正的目的,在于禀赋感知的香魄,而不是其他人也能闻到的气味。

  这些辅料都是为了调和性味,改变香糖枫一些不尽如人意的特质,使其长处得到最大发挥。

  在天赋异禀的加持下,李柃这个香道大师把自己所掌握的知识运用到了极限。

  其他制香高手或许能在知识和经验方面超过他,但却绝对没有这般好用的能力。

  在他感应之中,香料的气味不再是模糊的概念,而是具现的事物。

  如同堆砌积木,捏制泥陶,李柃看似随意挥洒的配比之中,蕴藏着妙至毫巅的调和之功,渐渐把各种配伍比例调至理想的状态。

  正如李柃曾经对九公主提到过的那样,最近几年,他业艺大成,摸索出椒,兰,蕙,桂基材数品,辨识草木千百,接下来应该是融会贯通的高产时期。

  从生出想法,到将之实现,仅仅只是小半个时辰就得以完成。

  这在之前是难以想像的,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了。

  待得香成,其形如大枣,空气中似有奇异的律动荡漾开来,一缕难以形容的奇香萦绕在鼻尖。

  但当他退出冥想,刻意屏蔽自己感知,改用鼻子去嗅,却又什么都没有闻到。

  构想之中,专攻精神层面的无味香,成了。

  “笃笃笃……”

  正当这时,房门被敲响。

  李柃道:“何事?”

  仆役小心翼翼道:“驸马爷,祝仙师来访,小的不敢耽搁,即刻来报。”

  李柃道:“好,我知道了,就来。”

  看了看桌上已经调制好的四枚返魂香样品,李柃索性暂时放下。

  “晚上才能夜游,到时候再试试看。”

  不久后,李柃坐马车从内苑赶到府邸前方的正堂,发现妻子已经先到,正在里面与祝明谈话。

  祝明依旧一身邋遢,在装饰奢豪的正堂待客之地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却神态自若,随意坐着,反是作为女主人的九公主站在那里听他交代老祖吩咐。

  “李柃,你来得正好,有些事情要告诉你。”

  见李柃到来,祝明招呼一声,快语说道:“我已把卫笃解决,渚元国那边忙于应战,暂时难再生事,你们可以安心了,不过昨夜出现了居心叵测的不明人物,老祖担心他煽风点火,挑起天云内斗,得当心点儿才行。”

  李柃微怔,没想到自己暗中引导众人捕杀卫笃,方便之余,竟让他们给误会了。

  但他们有这样的担忧实属正常,好端端的两家较量之中,突然出现不明第三方,若说没有点儿企图,谁信?

  不待李柃回答,又道:“不过这种事情暂时轮不到你们操心,顾好自己,保证老祖那边的信灵香供应就行,你是个叫人省心的,知道该怎么做。”

  李柃道:“祝师兄放心,我最近已经叫人把香坊里面的东西都搬过来,今后少点出门,就留在家里制香好了。”

  在这种神通伟力归于己身的世界,发展商业,成为大亨意义不大。

  那些不过是年少之时的夙愿,以及起家之初的营生,他当然分得清主次。

  好比昨日才到手的飞剑,李柃玩过之后,就已经开始索然无味。

  终归只是个念想而已。

  九公主道:“我也早劝过,府里有地方,何必特意跑去外面开厂?好在如今已有足够的熟手工人和制香学徒,凡俗的事情就交给他们,你只管给老祖制香就是。”

  祝明道:“少出门倒也省事,至于师妹你这边,短时间内提升修为并不容易。”

  “以我等资质,炼气终究还是水磨工夫,靠的是长年累月的积攒,不能和那些天才相提并论。”

  “老祖以前就赐过金梭剑和警心铃给你,都是入了流品的下品法器,这次不好再赐法器,坏了门规,索性教你一法。”

  九公主道:“是什么法门?”

  祝明道:“你应该听说过,是我天云宗通传的云遁,学了好方便赶路,危急时刻逃跑。”

  “真的吗?老祖竟然肯提前传我这门遁法。”九公主惊喜说道。

  祝明道:“且慢高兴,我只管传法,能学到几分还得靠你自己本事。”

  李柃突然道:“祝师兄,我可不可以旁听?”

  祝明道:“算了,反正又不是秘法,没甚打紧,但你没有淬炼灵气,大概运转不起来,万万不可胡乱琢磨,妄图据此改造甚至自创功法,否则走火入魔。”

  李柃道:“这个小弟自然晓得,以前祝师兄不也说过吗?”

  祝明道:“那些只是小巧法门,这次可是真正的遁法!”

  “说起来,我还真是闹不明白,你说你学来学去都学不会,听来有甚意思?”

  李柃没有争辩,只道:“祝师兄只管教就是了,我就当长长见识。”

  九公主笑而不语,李柃好修仙,这是她早就知道的事情,虽然没有资质,但各种法门和诀窍还真没有少接触。

  祝明摇摇头,在他看来,李柃又菜又瘾大,当真是个怪人,但还是依言把法门传下,并教以自己过往所得的诸般经验。

  末了,祝明幽然一叹:“只可惜,我也并不擅长这一神通,打算以后修金煞,走剑修的路线……这些经验都是一家之言,并非先贤所定,随便听听就行。”

  李柃道:“哪里的话,祝师兄在修炼之途比我们多走了六十年,正所谓吃过的盐都比我们吃过的米还多。”

  祝明听得一乐,呵呵笑道:“你小子还挺会说话,不过你大概还不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修道种子。”

  李柃道:“愿闻其详。”

  祝明道:“你可知道,当年老祖和青云真人等人入门,花了多少时间来筑基?”

  这件事情就连九公主都好奇,不禁问道:“多少?”

  祝明面露怪异之色,似乎也有点儿纠结:“百日!”

  “仅仅百日,他们就成功从入门修炼到筑基了,那才是修仙之途的真正起点!”

  九公主面露惊讶之色,有些难以置信。

  李柃也怔住:“百日筑基么,人和人的差距好大……”

  这件事情他还真没有怎么细究,好像有点儿拍到马腿上了。

  从这说法,李柃也琢磨出味儿来了,大概祝明刚才所说的一家之言不是谦虚,而是心虚啊。

  似乎也觉得自己有点坑,不好意思,祝明还是指点了一条康庄大道:“但有一条捷径,是前辈先贤们总结出来的真知灼见,你照做终归不会有错。”

  他这句话是对着九公主说,压根没有指望李柃:“你可以依照炼气法门祭炼外采的有形云煞……无论什么类型的云煞都可,但大抵上还是要轻灵,平和,这可以借假修真,加速凝炼。”

  “所谓神通法术,一个是平日祭炼打磨,紧要关头随时可用的本能手段,一个是前人所传,先贤总结的经验之谈,本质其实都差不多,是对天地大道的运用。”

  “这门遁法属于神通一类,重视凝炼的云朵多过自身修为,其实偏向于凡人的炼器手段,只是修士炼器,多赖元气,法力,道蕴,不是凡人器物那般注重躯壳。”

  “对了,剑煞剑丸之类,你们应该听过,祭炼它们也是同样的道理。”

  九公主恍然大悟:“多谢祝师兄指点。”

  做完该做的事情,祝明又再一次潇洒离去。

  以他性情,断然不可能留下来吃饭应酬,或者继续指点李柃和九公主修炼,两人也只得任由他去。

  九公主心系遁法,像是得了新玩具的小女孩,迫不及待对李柃道:“夫君,我想……”

  李柃微微一笑,善解人意道:“你且修炼去吧,不必管我,我稍后也有一些坊里的事情要处理。”

  话虽如此,他实际上并没有去处理坊里的事情,而是回到含香阁琢磨刚刚得到的云遁修炼之法。

  结果是毫无意外的,以李柃灵根有缺的资质,根本无法催动这门遁法,他体内也没有丝毫灵气,根本无处着手。

  无奈笑叹间,李柃突然想到一事,忽的身躯微震。

  “对了,我受肉身限制,不能修成这门遁法,这显而易见……”

  “但我的精神不受限制,神魂可以出窍!”

  “如若按照那些元婴高人,化神大能的做法,将此用于灵体,法相和法身,将会如何?”

  按照以前看过的那些典籍记载,这些东西应当是可以通用的,只是份属不同体系,要做兼容转换,具体修炼和施展的法子略有差异。

  这有些像是前世所知的那种跨平台概念,可以把肉身,神魂看作不同的系统。

  当下果断决定,晚上出窍试试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