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香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机缘突现

香祖 不问苍生问鬼神 4014 2020.06.18 12:03

  天黑之前,李柃终于下了山,被府中护卫们寻来接应。

  九公主闻讯赶来,见了李柃,忙上前搂住他道:“夫君你没伤着吧?手怎么冰的?”

  李柃拍拍她的背,宽慰道:“我没有事,多亏祝师兄赶来得及时。”

  九公主这才注意到邋遢道人,上前见礼:“祝师兄。”

  邋遢道人打了个酒嗝,摆摆手道:“既然无事,我就先走了,去也。”

  说罢一个猿跃跳上路边树顶,转眼功夫纵身腾挪,抄近路往北而去。

  他神念外放,周身似有无形罡风笼罩,雨水都在旁边化为齑粉,无知山民看到了,必定要以为是仙人在腾云驾雾。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自在啊!”李柃仰头目送,羡慕不已。

  但好不容易赶回去后,他就发烧了,凡夫俗子难免灾厄病痛,远远不及修士自在。

  李柃虽然年轻,但生来一路扶摇直上,富贵逼人,反倒可称娇贵,这一场折腾下来,不出意外得小病一场。

  夜晚,偌大的金平脱紫檀象牙床内,李柃盖着被子休息,犹自感觉天旋地转。

  半梦半醒间,魂儿飘了起来,能见周围景象。

  罗纱,锦帐,橱柜,瓶罐……房中摆设一应俱全,如同目视,依稀还能听到声音,似是九公主在叮嘱下人煲药。

  李柃渐渐发觉不对:“这是神识外放?”

  自己竟然能够不借信灵香辅助就把神识外放了?

  冥冥之中,似有灵光普照,以自己的身体为中心不断向外扩散,一直蔓延到十丈外方才停下。

  这已经是炼气前期的修士水准,过去李柃就算借助信灵香冥思入定都不可能做到,仅得丈许范围而已。

  李柃心中大奇,四处探照,果真如同亲身所至,诸般事物纤毫毕现。

  最为显眼的,应当是身为炼气前期修士的九公主了,她有灵光笼罩,隔着几重墙壁都能依稀可见,相比之下,下人们就暗淡许多。

  就在这时,李柃突然发现空中似有许多细若游丝的缥缈之物在蠕动,尽皆呈现念头显化的丝线形态。

  但它们不像自己的神念那样有个源头,反而像是自混沌间凭空而现。

  李柃念头靠拢上去,结果立刻发现,它竟和自己的神念融合在了一起,再也不分彼此。

  “我的神念……变强了!”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够增强我的神念?”

  李柃莫名的想起了修士淬炼灵气的法门,想起了灵根资质,仙道机缘,禁不住身躯发抖,心情激荡,一口气连吞上百条游丝,仍觉意犹未尽。

  这种东西似乎还可以再生,竟然又自虚空源源不断涌现,只是数量不及之前而已。

  神念的增长让李尘想起了修士意念驱物,掌控飞剑等本领,尝试着搬运物体,但这一下,立刻就暗自皱眉。

  “连个花瓶都搬不动?”

  好吧,花瓶不行,试试纸张,同样重如泰山。

  好不容易觑到妆台一角的梳子上有根来不及清理的发丝,结果,同样无法撼动。

  李柃面皮烧得厉害,赶紧放下,开始寻找更加细微的尘埃等物。

  费了一番功夫,李柃总算弄清,自己的神魂的确生出了几分不同,似乎是受到刺激,终于强化至能够如同修士那般自主外放了。

  但是神念力量仍然约等于零,或许是比远比毫克还要更小的单位,微克才能计量。

  “难怪连头发都无法撼动,头发在微观层面来看也是庞然大物,重达数百微克,妆台上那根应该是青丝的头发,长可及腰,甚至要用毫克来做单位。”

  突然,李柃感觉身躯轻若无物,尝试着移动了一下,竟如同烟气一般离体,然后飘了起来。

  他下意识低头,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自己,不由愈发惊讶。

  这是道经之中记载的神魂出窍!

  “怎么回事,这不仅仅神识外放,竟然还出窍了?”

  “这不是元婴境界才能做到的事情吗?连现在的老祖都还没有这般的本事!”

  这个世界的修士,元婴以上境界才能神魂出窍。

  准确来说,先是夜游,因为阴魂性质如同鬼魅,怕火焰雷电,更怕煌煌大日。

  修为高深之后,可以尝试日游,因为自身修出阳性,在白天都能不避阳光,不怕普通火焰雷电。

  那个时候的元婴灵体便和真正的实体没有什么两样了,甚至可以转化阴阳,以阳神力量反哺肉身气血,大能高手们的血肉衍生,滴血重生等等神通手段都是依据这个原理而修成。

  但无论大能高手们有何等手段,凡人境界就自主出窍,还是不可思议。

  李柃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状态,如若说之前邋遢道人能够飞腾纵跃,跨越各种地形如履平地,可称是小自在,那么这种能够无视肉身限制的出窍就是大自在了,这可是大修士才能拥有的本领!

  李柃仔细端详了一下闭着眼睛的自己肉身,又看了看不远处守夜的丫鬟,在她们面前飘来飘去,然后又从不同的角度观察房中之物,只感觉新奇之极。

  李柃尝试伸手触摸她们,只感觉有一股无形屏障阻拦,但对方似乎并没有什么反应,可能是施加的力量忽略不计,要神念增长之后才能体现出来。

  其他物体能够穿透过去,如同幽灵一般。

  但是房间中的灯火有些刺眼,莫名的让他想要避开。

  走出门口,来到院子,抬头望了望,但觉四周天地茫茫,仿佛被无穷无尽的浓厚黑雾所笼罩,仅得神识灵光照耀的十丈范围可见。

  这根本不是平常肉眼所见的景象,十余丈内,神识感应范围通透光明,如同火炬照亮,但外面就如同深渊,无边黑暗无来由的叫人心中生出本能的畏怖。

  按照道经上的记载,即便是高阶修士,神游太虚也有风险,万一遭了意外回不来,就要变作孤魂野鬼,甚至身死道消。

  “神魂出窍的限制在于灵体,平常修士修炼到这一步,早已拥有非常广大的感应范围,能够飞腾变化,出入幽冥,但我现在还做不到。”

  李柃想了想,没有贸然就展开远行的尝试。

  虽然他熟悉卧房附近的路,但尝试了一下,上方好似有股莫名的气流覆盖,难以攀升太高,只能在离地几尺飘着,速度也快不起来,只有平常走路和慢跑的样子。

  这万一要是走远了,遇到罡煞,火焰之流,难免危险。

  而且现在的神念力量确实太弱了,没什么用处,还是先想想怎么提升才是正经。

  一连几天,李柃看似躺在床上休息,实际上在摸索研究。

  结果发现,游丝时而浮现,时而消失,似乎并没有什么确切规律。

  吞噬一空之后,新生的数量也不定多寡,有时候是成百上千,有时候只得数条。

  但与念头融合之后,增益的功效却都是实实在在的,念头力量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着实让李柃体验到了淬炼灵气的感觉。

  大抵修士们灵根俱全,淬炼五行,也是这样把它们融入神魂念头,使之壮大,显化,凝聚实质。

  至今他已经能够搬动数毫克的重量了,好歹凭空驱御一根自己的头发没有问题,进步之大,堪称感天动地。

  “可是,这些丝线究竟是什么?它们是从哪里来,又要如何增多?”

  “吞噬融炼似乎不难,如若不是千百条,而是亿万条,上兆条,说不定很快让我脱胎换骨,比拟真正修士!”

  正所谓得陇望蜀,李柃高兴没多久,反而犯起了愁。

  他经过观察,发现这些游丝大小粗细不论,具体性质也暂不去深究,都能增益微克以计的神念力量,一千条一毫克,一百万条就是一克。

  可这实在太少了。

  花费几天功夫才融炼个几千条,一百万条得两三年,又才只增长一克念力。

  神识外放的距离,神魂出窍之后的力量,速度,神通本领,统统一概没有,又或许是微弱得几乎无法察觉到变化,能顶什么用处?

  这样下去绝对不行,一定要找到它的真正来源!

  又一天夜里,李柃借故试探九公主:“你有没有发现,这房间里多出什么东西?”

  九公主神色微滞:“夫君,为何这么问?”

  李柃道:“我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身边飘来飘去。”

  九公主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又放出神识感应了一下,道:“没有啊,夫君你莫胡思乱想,好好养病就是。”

  李柃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没有再多问。

  “青丝的神识无法感知它们,此前看过的所有道经,典籍也从来没有这种现象的记载,应该不会和其他修士的法门有关。”

  “说不定,我并不是依赖神识看到,而是闻香的天赋异禀!”

  这么一想,李柃顿时感觉自己可能走了弯路,于是尝试着静下心来冥思入定,进入到一个朦朦胧胧,半梦半醒的清明之境。

  果然,这一次竟似从虚空之中嗅到香烛烟火的味道,还有降真和沉香的质感。

  “这是香气发散的味道!”

  “虽然微弱得几乎无法察觉,但绝对不会有错,这是点香之后的烟火气!”

  “这些游丝竟然和香有关?”

  李柃并不觉得那是香料的分子或者原子,因为他的天赋异禀是观想气味,香质具现,本质上属于精神层面的领域。

  蓦然间,李柃想起了香道的本质。

  香可通幽,信之有灵。

  自古以来,凡民燔柴烧香,祭祀祈祷,莫不以香为引,这原本就是祈并祷告,供奉神明所用。

  自己把信灵香传到此世,暗合道蕴,使得修士能够借之炼魂。

  难不成,这些游丝就是信灵香之所以能够助益炼魂的关键?

  它们之中本身就蕴含着某种磨砺精神的特性,或者类似灵气的特殊能量。

  虽然李柃并不确定那是什么,但早已有过相关的猜测,只是以前没有把自己天赋异禀开发到如今的程度,也就无从探索。

  “若真如此,那就真的不得了了啊!”

  但很快,李柃原本激动的心思就逐渐平静下来。

  他发现这完全是依靠自己天赋异禀的特殊性实现的出窍,自己本身是没有什么修为境界的,所以道经上记载的许多神通手段还无法施展。

  而且,不需要灵根也能修炼,区区凡人都能神魂出窍,这些传出去何其惊人?

  老祖得知,也不知道会起何心思。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没有自保的力量之前,还是闷声发大财为妙。”

  翌日清晨,心绪难平的李柃早早起来,制止住想要开口询问的丫鬟,轻声道:“不要吵到公主,我出去走走。”

  然后便起身穿衣,走了出去。

  二管家王公公和仆役们早已起来当值,李柃沿途所见,似乎还多出了一些家丁。

  这是那日事发之后,九公主给府里添置的防卫力量。

  他们看起来就孔武精悍,实际上,放到军中也是当之无愧的精锐,可以当成亲兵来用。

  但是李柃明白,真正值得信赖的还是前几天老祖派人送来的一件法器,名为警心铃。

  它是一件下品法器,拥有与简易法阵禁制关联,触发警报的功能。

  但凡入了流品的器物对炼气境修士而言都堪称贵重,哪怕只有下品品级。

  老祖似乎也意识到了秘密泄露必定受人窥伺,但派其他炼气修士贴身保护李柃并不现实,他还没有重要到那种程度,只能让九公主担当此任。

  九公主有了此物,终于可以安心睡个好觉,不必时时刻刻风声鹤唳了。

  王公公看到李柃,过来行礼参见,并提醒道:“驸马爷,眼下外边不甚太平,您若要出门,可记得带殿下一起。”

  李柃道:“今日不出门,我就在府里随便走走,对了,你叫人把我放在含香阁的香炉和信灵香拿过来,我等下要用。”

  王公公道:“是,但不知具体哪一个炉子,多少块香?”

  李柃道:“香炉随便有个就行,香的话……放在书架上的全部都拿来。”

  他打算做一些实验,验证昨日的发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