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香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尸仙邪修

香祖 不问苍生问鬼神 4018 2020.07.03 12:12

  数日后,含香阁中。

  李柃神念驱物,把一块奇石摆件摄在空中稳定不动,发现自己的力量已然增长至三斤半之多。

  “真是好东西啊,单只炼化这些改进之后的信灵香,就省却我年余之功!”

  “而且,这还远远未到极限。”

  “如若魔指木成功结香,甚至从外洲运来整树,剖出奇楠,可能还会有更加惊人的效果!”

  放下奇石摆件,李柃把注意转回自身。

  这时候他炼煞小有进展,不免开始考虑炼罡。

  魂性本阴,达到一定程度可利用肉身阳刚加以平衡,然后再以神魂之力继续炼煞。

  这就像走路,一脚支撑,一脚迈出,交替轮换着进行,蕴含着阴阳相生的大道理。

  “是时候炼罡了,罡煞齐全,阴阳相济,融入精神,才能蜕变成为法力。”

  “这是通往筑基的道路。”

  在炼气境的理论基础中,五行灵气区分为阴阳罡煞,同属于外。

  与之对应的是神识神念,一虚一实,同样阴阳平衡,都属于内。

  如此内外寰通,阴阳相济,如同太极混沌,才能修出法力。

  李柃专门挑了白天的机会,在肉身状态入定运功,完成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炼罡。

  也不知道是否错觉,感觉精神清明了些,又好像没有什么变化。

  突然,李柃一怔,再次细细感应。

  “不对!”

  以前毫无概念,并不知情,这一下有所对比,立刻就发现了自身情况和玉册记载的不同。

  “香魄竟似同时蕴含阴阳相济的性质,无需再行转化,难怪祭炼起来这么轻松!”

  李柃惊喜之余,不禁猜测其原因。

  可能和焚香炼化,本身就已经蕴含阳性有关,但更可能和自己神魂的特异性有关。

  香魄只是一种刺激它的催化剂,而不是过去以为的香灵气。

  李柃走出房间,来到院子后面,看了看四周,并无旁人,于是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在精神之力所化的罡气上面。

  这种力量与香煞交混,重新祭炼,拥有着更为凝实的性质。

  “铮!”

  随着心念流转,空中仿佛有剑光闪动,一道明晃晃的剑锋在指尖浮现。

  它呈现出半透明的液体状,好似一把水剑,但是元气流转间,给人以锋芒毕露的感觉,全然没有寻常液体的柔软之感。

  李柃手掐剑诀,全力将其祭出,如同飞剑版朝地面攻去。

  一声闷响过后,泥地里赫然出现了如同利剑刺击的深洞。

  这威力已经足以击穿凡胎肉身,有了几分剑修的风采,只是剑修要用五行罡煞祭炼剑气,增益其威能,非剑修不必如此讲究。

  李柃暗自振奋:“罡煞化剑!我的攻击手段真的成型了!”

  ……

  当夜,李柃神魂飚飞,享受自由自在的畅快。

  然后如常来到异闻司,点卯般赶到那里看卷宗。

  他最近翻阅了异闻司中不少卷宗,自感获益良多,愈发自觉的来这边报到了。

  突然,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似乎有人在外争执,空气鸣震,使得认真阅读的李柃都被惊动。

  他不禁收起卷宗,飘了出去,结果就见几人匆匆从门口的走廊走过:“你们不去救,我自己去,都到这时候了,还废什么话!”

  “左百户,千万别冲动啊!”

  “是啊,袁百户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还是等上头下令再作打算。”

  众人七嘴八舌,听得李柃一阵迷糊,不过当头者却是个认识的人,正是那异闻司百户左忠良。

  左忠良恼然道:“你们到底还有完没完?”

  “有种的跟我一起赶去涟河县救人,上峰怪罪下来,我左忠良一力承担就是,没种也少聒噪,碍手碍脚的,不当人子!”

  李柃这才稍微明白过来,这左忠良竟然想私自出击救人。

  这原本是要当地堂口或者机动人员响应的,但那边好像出了问题。

  救人如救火,丝毫耽搁不得,他等不及了。

  左忠良一番慷慨激昂,反把劝他的人说动:“好,老子也不管那么多,拼了!”

  “走走走,赶快!”

  李柃心道:“涟河县离这边有百二三十里,等你们快马赶到,人都已经凉了。”

  不过他还是小看了异闻司的底蕴,只见几人出去牵马,转眼功夫就从兜里掏出符纸,贴到马头上。

  “那是……疾行符!”

  随着一阵光芒浮现,众人腾身上马,战马嘶啸,得得飞奔,如同浮光掠影。

  这速度,都得有上百里了,堪称顶级名马的水准。

  李柃看了看天色,还没有到三更天,决定过去凑个热闹。

  有句话叫做心怀利刃杀心自起,他今日刚刚掌握真正的力量,虽然没有什么杀心,但却下意识想要练练。

  异闻司正和妖魔精怪交战,这岂不就是个机会?

  不过他并不打算和左忠良等人一起,而是根据记忆中的地图越野而过,直线飞行。

  这样可以不走大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

  用了疾行符的马匹仍然还是凡马,得乖乖在路上跑,哪有自己翻山越岭来得方便?

  涟河县名义上距离王城百余里,但实际上,直线距离不足八十,李柃一番赶路之下,果真提前不少赶到。

  天地茫茫,夜幕仿佛深沉黑渊笼罩,他也无从分辨具体方位。

  不过李柃阅读卷宗多时,对异闻司人马习惯做法略有了解,也知道他们会在遇敌之时尽量避开居民区,前往城郊空地。

  于是,他沿着城池边缘搜寻,果真发现一些痕迹。

  他还看到了几具倒在地上,被砍掉了脑袋的身影,但却并不是人,而是一种面目狰狞,通体惨绿的怪物。

  绿僵!

  这是已经初具战力的僵尸成品!

  “非常新鲜的血腥味和腐尸臭,之前有人在这里打斗!”

  又再往前赶了几里,就见几道黑影起伏,腾挪之间,刀光闪动。

  双方趁着月色在河滩的空地上交战,其中一方是三名异闻司官差模样的武者,另外一方是绿僵。

  绿僵不懂武技,撕咬起来全凭本能,完全没有章法,但却胜在力气奇大,而且数量足足有六具之多。

  更为难缠的是,它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要害,任凭刀劈剑刺,只是流出些许腐烂脓血,很快干涸,不会像凡人那样严重影响战力。

  人类一方带队首领是一名百户武官,看样子就是左忠良口中的袁百户。

  他身穿锃亮的制式皮甲,战刀连劈,几乎把一头绿僵脖子斩断。

  但对方还是歪着脑袋抓了过来,即便锋刃转动,把半边腐肉削下都无动于衷,全然不畏疼痛。

  李柃之前所见那些绿僵身上有火焰灼烧,爆炸冲击的痕迹,便知道他们几乎已把符箓和火器耗尽,连气息都变得极其粗重,显然快要坚持不住。

  “我的剑气才刚刚炼成,又没有学过杀招,不好对付这种怪物啊。”

  如果是法器飞剑,巨大动能带着利刃斩击,能够轻松把这种怪物头颅砍下,但这种刚刚成型的剑气,还真做不到。

  低阶修士都用实体剑器居多,甚至到了高阶也有法宝级别的宝剑,这并非没有缘由。

  不过李柃神识一探,很快就发觉不远处还有一道气息潜伏,那是在夜色中追杀官差的魔道爪牙。

  他似乎只是个半吊子的修士,身上灵光黯淡,也没有跳出去助阵,只是埋头控制怪物。

  李柃毫不犹豫扑了过去,在其背后显圣实化,灵体如同披上了一层罡煞凝成的躯壳。

  “什么?”那人大惊失色,下意识想要回头,但是李柃出手在先,所聚剑气瞬间就贯穿了他的脖子。

  嗤啦一声,筋肉撕裂,血如泉涌中,邪修瞬间暴毙。

  随着他的死亡,所有受到控制的绿僵齐齐一怔,体内阴煞混乱冲击,无头苍蝇般各自嘶吼和乱蹿。

  给它们一定时间平息,还会恢复过来,凭借对新鲜血肉的饥渴无差别攻击身边生灵。

  但异闻司人不是木头,而是身经百战的武功高手,当下抓住这个绝佳机会连连齐攻,片刻功夫就合力砍杀四具绿僵,大大减轻了压力。

  李柃见胜局已定,也没有管他们,而是趁机摸走邪修行囊,悄然绕到对面河边查看战利品。

  不一会儿,他就无奈摇头。

  “又是一个精穷的,兜里净是些破烂,连信物都没有,记名弟子都没混上……”

  他这时候已经知道,木特使那样的是骨干,都是炼气中期以上修为,奉命到各处传播道统,收集资粮。

  寻常持有信物的是记名弟子,多是在当地招募,暗中发展的组织成员。

  这种人就是最新发展的外围成员,有凡民也有散修,如若历练成才,甚至筑基,就会被接引到外洲去。

  这也是仙魔冷战的一种形式。

  就是不知,这些人究竟在这边潜伏多久,积攒下多少人马和势力。

  如若全部发动起来,和正道仙门进行一场大战,还真有可能引发不小的动乱。

  过了一会儿,那名百户果然带着两名手下把剩下的绿僵解决。

  他们身上带伤,人也累得快要无法动弹,但却不敢在原地久留,草草查看了一下现场,就紧张兮兮的离开。

  看他们的神色,似乎也被莫名出现的转折吓了一跳。

  李柃从始至终都没有现身,但是出手杀掉那名控制绿僵的邪修,就已经显露了几分痕迹,让人知道这里还有来路不明的第三方插手。

  李柃心中一动,干脆跟着他们飞了过去。

  他这时已经撤去罡煞变化,重新恢复灵体,几人丝毫不觉,回到城门口,继续往里走去。

  不久之后,另外一边有个遍体鳞伤的人从街角走了出来,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几人连忙上去搀扶:“老关,你怎么样?”

  这人穿着异闻司的皮甲,也是他们的同僚,之前受伤藏在一边。

  “太……太好了……”

  “你们……没事。”

  老关面色惨白,一副失血过多的模样,眼见着已经不行。

  “你一定要挺住啊!”百户在身上摸索,掏出药丸,往对方口中塞去。

  可是老关的眼神越来越涣散,手臂软下,没了气机。

  “头……”跟着百户的手下看了他一眼。

  百户失望垂首,但没过一会儿又抬起来:“把他尸体处理掉。”

  于是几人忙碌起来,利用一种火油当街焚尸。

  李柃在旁边看了一眼,发现他们自己和死者身上都有大大小小的伤口,那是被僵尸爪牙所伤,严重的都已经开始溃烂流脓。

  这里面蕴藏着尸毒,拥有一定传染性,难怪要及时处理。

  得得得……

  马蹄声渐渐从远方传来,不一会儿就到了近处。

  眼下正是宵禁时分,并没有意外,是左忠良等人来到。

  左忠良看到袁百户等人,从马背上跳了下来:“老袁,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其他人呢?”

  袁百户摇了摇头:“分头行动去了,我也不知道。”

  左忠良道:“怎么回事?不是说好要结大阵,打大仗,尽量避免各自为战吗?”

  袁百户身边的随从替他解释道:“魔道在各处乱放僵尸。”

  左忠良道:“原来如此,黄供奉呢?”

  袁百户道:“对方有特使一级的修士,引着到下游的野外去了。”

  他说到这里,在左忠良等人身上瞄了一眼,神色微变:“你们怎么这么少人?”

  左忠良身边的人道:“袁百户,左百户是自己跑出来的。”

  袁百户叹气道:“老左,你糊涂啊!”

  左忠良道:“都这时候了,还说这些干什么。”

  “哈哈哈哈!”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在旁边的上空响起,人影飘飞,如同大鸟落了下来,“说得对,都死到临头了,还说这些干什么!”

  “是这座城里潜伏的尸仙宗弟子!”袁百户面色剧变,“难道说……”

  “你们那个供奉,已经被老子弄死了!”

  “害我折了辛辛苦苦攒起的绿僵,还有那些新丁,不把你们全部炼成僵尸,难消我心头之恨!”

  那邪修正是袁百户之前所说的特使一级修士,目中凶芒毕露,恶狠狠的瞪着几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