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春风巷中的激战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281 2018.11.30 21:35

  春风巷是醉春风客栈附近的一处小巷,柳随风研究过春风巷的布局设计,这个小巷颇为复杂,若是外人走入就会感觉如同入了迷宫一般,柳随风认为若有异变,可以利用春风巷来设计击杀对手。

  当然前提条件必须熟悉这里。

  地图上关于春风巷的设计布局,他已经了然于胸了,只不过这种性命攸关的大事,他从不愿意假手于人,从不能假手于人,因此他定要瞧一瞧,仔细走过几趟才行。

  沿着如迷宫般的春风巷走了两圈,他对于春风巷已经基本了解了。

  随后柳随风立刻走出了春风巷,现在时间还尚早,他来长安城的时间也不长,长安城的许多地方他没有见识过,许多东西也没有玩过,许多小吃也没有吃过,柳随风可不愿意就这样白白的浪费机会。

  只不过柳随风刚刚走出小巷出口的时候,一个人忽然冲天上狠狠摔了下来,可怕的破空声,给人感觉仿佛是一座山砸了下来。

  一个黑点才出现在高天,但很快就出现在了柳随风的头顶。

  柳随风的反应极快,向后疾闪一退,避开了这一砸。

  柳随风虽然避开了,但地板却避不开。

  可这狠狠的一砸,薄薄的石板地上居然一点裂纹也没有,甚至最令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居然砸在地上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这个势大力沉砸下的人,仿佛如羽毛一般的落在了地上。

  这是极其不可思议的事情,可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偏偏出现在了柳随风面前。

  这是个身材高大强壮的人,穿着一身黑色丝绸的袍子,一身的打扮给人感觉非常贵气华丽,但此时此刻这个人却给柳随风一种很无力很堕落的感觉。

  或许是因为这个人身上即便相隔十里也都可以闻得出的酒气。

  这个人似乎就是个酒鬼。

  柳随风原本要走出小巷,可一个人躺在地上,挡住小巷的出口,柳随风也只有立着。

  这个人四平八稳的躺在了地板上,给人感觉似乎是躺在床上一样。

  他披头散发,看不出这个人的年纪长相,不过柳随风从这个醉鬼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柳随风一向很相信自己的感觉,他的感觉从未有欺骗过他。

  因此他立在春风巷门口,非常冷静而苛刻的打量着横躺在地上的人,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慢慢开口。

  “这里不是喝酒的地方,也不是睡觉的地方,更不是交手的地方。”柳随风:“你若要喝酒睡觉,可以去其他的地方睡,若要交手也可以去其他的地方和我交手,但这里不行。”

  柳随风的这一番话说得很平静,可这一番话却给人感觉这条小巷本就是柳随风的地盘一样。

  那个似乎已经醉生梦死不省人事的人听见这一席话,似乎也感觉好笑。

  因此这个看上去非常落拓的人终于坐了起来,一头乱发下出现了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冰冷的声音之中露出了一抹浓浓的讥诮之色:“你是什么人,又为什么管老子的闲事。”

  他微微一笑,笑的很风雅很温和。

  他望着这个似乎已经不是醉鬼的醉鬼道:“我一直希望别人将我当作好人,因为被人当作好人会容易被人信任,只可惜世上似乎不少人天生看我不顺眼,因此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这一席话回答的实在是一点也没有逻辑,醉鬼也被这一句话怔住了。

  醉鬼用那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柳随风,声音更冰寒了:“你既然不算是人,那可以滚了。”

  说完醉鬼就躺在了地上,柳随风还是带着温和的笑容,非常优雅的望着躺在地上的醉鬼,悠然道:‘是的,我应当走了。’

  他说完这句话果真走了。

  他往前走了一步,一块小石头忽然飞起入了他的手中。

  石头入手随即化作一道光破空,狠狠打向了那个醉鬼的脑袋。

  这一击出手的猝不及防,更是狠辣绝伦,快如闪电。

  许多第一流的高手大概也避不开这一击。

  可这个看上去已经乱醉如泥的醉鬼却只是抬起了手,给人感觉仿佛只是伸了个懒腰,便用手非常轻描淡写的接住了石头。

  这块石头入手立刻就粉碎成沙尘。

  可这些沙尘并非随风坠落在地上,反而卷起了一阵狂暴的风朝着柳随风猛然吹去。

  柳随风微微一笑,又往前走了一步。

  这一步走出,柳随风的双手一转,狂风止住,沙尘化作了一口剑出现在柳随风左手手心。

  柳随风轻轻一弹,由灰尘而成的剑随即发出尖锐的破空声,裂风而去,直戳醉汉的咽喉。

  醉汉身子一转,还是盘膝坐在地上,反手便是一记铁拳破空打去。

  沙尘而成的剑随即仿佛遇到了一股可怕的力量直接就沉在了地上,可这个人破空的拳风却已击向了柳随风的胸膛。

  也没有瞧见柳随风如何挡,柳随风的衣裳只是微微晃荡了一下,拳风就消失了,而柳随风又往前走了一步。

  瞬间五块石子入了柳随风的手,随即又飞快冲出了柳随风的手。

  石子入手很快,冲出的速度更快。

  而且这五颗石子是用五种截然不同的力道,攻向五个截然不同的致命方位,最不可思议的是柳随风第三步落下的时候,石子就瞬发了出去,一发出去就出现在了醉汉的四周。

  此刻醉汉和柳随风已不过十步间距了。

  醉汉一双带着血丝的眼睛中的寒光更甚了,即便是披散的发丝也难以掩盖那眼神中的锋芒与力气。

  醉汉忽然发出了一声嘶吼,扬头一扫,三千长发半空一卷,五颗石子瞬间被卷入,卷飞朝着柳随风袭杀而去。

  而且这一次的力道居然更强更可怕。

  三千长发被卷在了醉汉的身后,此时此刻柳随风也终于瞧见了醉汉的长相。

  这个醉汉满脸胡渣,看上去显得极其沧桑憔悴,眼神之中带着一种对世间人事物的心如死灰。

  柳随风只是瞧了醉汉一眼,便不能去瞧了。

  面对力道更大,角度更刁钻袭杀而来的石子,柳随风不能不出手挡。

  柳随风这次往前走出了三步,左手往前一推。

  五个飞旋的石子吸入手中,他随手一摆,石子再一次破空。

  五颗石子一同破空,出现在了醉汉的面前,忽然砰的一声,发生了爆炸,爆裂开来。

  刹那,五颗石子变成了无数个颗粒,而这爆炸的威力也使得醉汉不能不退,也不能不站起身。

  这个醉汉终于站起身了。

  这个醉汉站起身来的时候,柳随风忽然生出一种顶天立地的感觉。

  这个醉汉仿佛就是个顶天立地的人物。

  柳随风笑了起来,这一刻他知道自己遇上了高手,一个比起玉箫道人乃至于跋锋寒还要可怕的高手。

  他喜欢遇上高手,喜欢一战的感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