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一击九命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727 2018.12.21 18:31

  孙剑这是个很普通的名字,孙玉伯也一样。

  许多人叫孙剑,许多人叫孙玉伯。

  可无论孙剑也好,孙玉伯也罢,在凤城都是独一无二的,甚至在偌大个江湖,也再没有谁知晓第二个孙剑、孙玉伯了。

  孙剑是孙玉伯的儿子,是凤城当之无愧的大人物,他一言一语都可以决定这个古城中人的生死。

  江湖上每个人都知道孙玉伯只有孙剑一个儿子,换而言之,孙剑必然是未来孙府的主人。故而无论什么人瞧见孙剑都不能忌惮三分,畏惧三分。

  萧银鹏、练真真交手以后,孙剑才抵达江山阁。

  许多人都知道孙玉伯、万鹏王这两人都是凤城的霸主,可一山不容二虎,两方势力迟早一战,即便这十几年来,十二飞鹏和孙府并未产生什么大一点的纠纷争斗,可这一天的到来是迟早的事情。

  孙府以及十二飞鹏帮的人也都清楚。

  孙剑从未和萧银鹏交过手,可萧银鹏不能不知晓孙剑的本身,甚至心里有些佩服孙剑。

  他本是个很有杀气的人,可比起孙剑来说,他的杀气就不算那么可怕了。孙剑是个可以随时都能杀人,也是个可以随时都能救人的人,杀人的时候,他可以眼睛不眨灭人满门,救人的时候他可以将上万两银子当作水洒出。

  当然这并非是萧银鹏最佩服孙剑也最服气孙剑的地方。

  萧银鹏最服气孙剑的地方在于孙剑那一身铜皮铁骨刀枪不入的硬功,孙剑的硬功实在很可怕,曾经有十三条大汉分别用削铁如泥的刀砍孙剑全身上下任何一个部位,一连上百道,居然只能在孙剑的身上留下一道道浅浅的白痕,而且不消一盏茶的时间,白痕就很快的消失了。

  孙剑是没有插手萧银鹏、练真真的决斗的。

  他和柳随风一样,只是在瞧着这场决战,甚至于他大部分的视线都是落在柳随风身上的。

  他知晓柳随风的身份,也正是为了柳随风而来的,他想瞧一瞧挑战上官金虹而未死的柳随风,到底是个怎样三头六臂的人物。

  他没有想到这里会有一场决战,可他也不在意,他只是笔直立着。

  他看上去简直就如一座山,不动如山。

  可他的一双眼睛不是山,而是烈火,似乎可以将世上一切都吞灭的烈火。

  因此萧银鹏就开始有些承受不了了。

  他和孙剑不是朋友,他没有把握孙剑会不会在他的身后捅上一刀,因此萧银鹏不能不分神落在孙剑的身上。

  可练真真这个对手却不是那个可以让人分神的对手。

  江湖上如论刀快,恐怕没有多少刀客及得上练真真。

  江湖上若论刀狠,恐怕也没有多少刀客能赶得上。

  若论刀准,江湖上及得上练真真的人也不多。

  练真真施展出来的刀法就只有这三个字——快狠准。

  快狠准加起来就等同于死。

  这并不花哨,甚至很寻常的刀招施展出来的时候,萧银鹏就瞧见了死亡。

  一般和人交锋的时候,萧银鹏都能瞧见对手的死亡,可这一次他瞧见了自己的死亡。

  漫天的刀光挥下。

  萧银鹏手臂一震,双手一提,随即便是漫天的爪影。

  刀与爪交锋,不分伯仲。

  可也只是看上去不分伯仲而已,但实际上萧银鹏的心已经乱了。

  一个高手的心若分神了,那就不能不乱,即便对手的武功不如自身,那个高手也几乎是非死不可,除非相差实在悬殊。

  而练真真的武功不但在萧银鹏之上,而且此刻全神贯注之下,萧银鹏即便施展从一场场血战中领悟出来的招式,也只能面前和练真真并驾齐驱。

  柳随风饮下了杯酒,慢慢站起身来。

  他知道萧银鹏败了,不出三招,萧银鹏必败无疑。

  但萧银鹏不会死。

  这是柳随风得出的结论。

  这个结论的确是非常正确的,三招过去,练真真提刀斜挑,刀锋由下而上划出,这一刀直接将萧银鹏的外衣划碎,若非萧银鹏闪避的及时,这一刀萧银鹏的五脏六腑都将被划落在地上。

  萧银鹏立刻就退,推到了门口。

  他才退到门口,门口那九位提着大环刀的大汉就已经挡在了萧银鹏的面前。

  这九条大汉眼神锋锐而沉稳,每双眼睛中都已有一种舍生忘死的觉悟,任何人若要杀萧银鹏,都不能不从他们的尸体上踏过。

  练真真冷冷一笑,再一次抬起手。

  她抬起手的一瞬间,刀尖上忽然爆射出一阵绚烂的刀光,一股可怕的刀气自刀上狂飙而出,刹那充斥屋中。

  萧银鹏、孙剑面色不约而同变了。

  刚才的交锋,他们都能瞧得出这个籍籍无名的女子是个可怕的刀客,可他们也没有想到这个女刀客居然还并未展现出可怕的绝技。

  萧银鹏深吸了口凉气,吞了口口水。

  江湖本就是你杀人人杀你的地方,萧银鹏入江湖之时就做好杀人被杀的准备了,因此这一刻萧银鹏也没有退缩,更没有一丁点怨言。

  杀人无怨,被杀也无悔。

  这本就是萧银鹏行事作风,何况他不认为自己会被杀。

  刀光已起,长刀将挥,可未挥。

  一直没有插手的柳随风终于插手了。

  柳随风捏起了酒壶的壶盖,非常优雅轻柔的仍了出去。

  这一击并非是对萧银鹏出手,这一击是对练真真出手。

  练真真要对萧银鹏挥刀,可面对柳随风那种极轻柔手法挥出的壶盖,练真真神情顿时一凝。

  这壶盖实在没有任何力道,可在练真真瞧来不一样。

  这壶盖的轨迹看上去很好预料,但她看得出这壶盖的轨迹正在不停发生变化。

  而且练真真还瞧出壶盖中蕴含了一种极其恐怖的力道。

  原本要对萧银鹏挥出的刀,这一刻对壶盖击出。

  壶盖与刀锋交击。

  壶盖顿时碎裂两片,朝着左右两侧飞去。

  刺穿墙壁,跃入两侧的雅室中。

  练真真提着刀向后退了三步,才卸去了壶盖上的力道。

  这一退,一停,便是破绽,便是可以绝杀的破绽。

  萧银鹏的眼睛亮了,萧银鹏那九个提着大环刀的属下眼睛也亮了。

  可这一刻萧银鹏没有出手。

  他从来不是个伪善的人,他也从来不是个正人君子,他是个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一切方式除掉对手的人。

  这一刻是绝佳的机会,平日他是绝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的。

  可这次他放弃了,他不能不放弃,因为他忽然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杀气。

  这股杀气不是从孙剑身上发出来的,而是含笑而立的柳随风身上流露出来的。

  在这股可怕的杀气之下,萧银鹏脑海浮现了一个念头欧:只要出手,必死无疑。

  因此他没有出手,可那九个属下出手。

  九口大环刀一瞬间砍下。

  这九口大环刀朝着练真真砍下,在练真真最后一定的时候砍下。

  柳随风轻轻叹了口气。

  这叹气声令每个人都心中一寒。

  柳随风的手中忽然多了一根木筷。

  一根很寻常不过的木筷。

  柳随风又用那种非常优雅的手法,将木筷丢了出去。

  看上去真是丢了出去。

  木筷半空飞旋。

  飞旋了半圈。

  木筷砰的一声,插在墙上。

  木筷入墙,噗通一声,大地一阵颤动。

  只有一声声响,但九个人就已经倒下了。

  他们一倒下就在也起不来了。

  每个人的咽喉都有一道浅浅的伤痕。

  这一道伤痕实在不深,可已足以要了命。

  一刹那,在场每个人都生出了一阵寒意。

  提着刀准备出刀的练真真这一刻也终于明白了一个事实:柳随风不是不敢和她交手,而她根本不是柳随风的对手。

  举手投足间便要了九个人的命,而且出手的居然如此风雅。

  如此残暴的行为在此时此刻却显得说不出的优雅,简直是一种最无瑕可击的艺术。

  一片寂静,每个人都盯着柳随风,以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望着柳随风。

  柳随风负手而立,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这短短时间中,柳随风已经叹了两口气,杀了九个人。

  没有人瞧清楚柳随风如何杀了那九个人,也没有人知晓柳随风为什么叹气。

  他做出的任何事情对于任何人来说,似乎都是一个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