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白衣无双吕凤先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428 2018.12.02 11:00

  申时三刻。

  柳随风已经回到了客栈,盘坐在窗前,闭目养神。

  每天他都会花费一些时间用来回忆一天做的事情,这个时候他处在一种心无旁骛的状态,而这个时候也是他头脑最清醒的时候,这一天的得失都会在他的脑海中过一遍,许多想不明白的事情,这个时候也或许能想得通。

  一个在江湖上行走的人,许多人只是注重了他们表面的光鲜亮丽,但他们付出了多少心血却没有什么人会注意。

  一朝成名天下,知晓的也只不过是个人的成名,羡慕的也只不过是这个人的成名。

  人本来就是如此,只是注意到了一些非常非凡的地方,而忽略了寻常的东西,而任何非凡的成就都是一件件寻常的事情堆积起来的。

  只有忍受得了平庸,才能铸就神圣,只有做得好平凡,才能达成非凡。这个道理其实许多人都动,但坚持不下去。

  柳随风在长安没有朋友,但上官小仙有时候会过来早柳随风。

  因此柳随风和金钱帮之间的关系在外人眼中瞧来颇为复杂。

  申时三刻的时候,店小二忽然轻轻敲开了柳随风的房门,传来了一个消息:“有人在客栈大堂等他,这个人自称银戟温侯。”

  他原本不准备理会任何人,但银戟温侯能如此快的出现,柳随风有些惊讶,立刻起身,去见吕凤先。

  他希望自己瞧见的不是一个醉鬼,而是兵器谱上排行第五的高手银戟温侯吕凤先。

  但柳随风瞧见吕凤先的时候,已经开始不认得吕凤先了。

  只在江湖上行走十几二十年的人,大概也都认不出银戟温侯吕凤先了。

  吕凤先和柳随风记忆中的银戟温侯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柳随风是很难想象得出,一身白衣如雪,看上去风度翩翩,傲气逼人,如最高雅最贵气的世家公子,便是几个时辰前见到的那个醉鬼银戟温侯吕凤先。

  吕凤先坐在靠近窗户的位置,一身白衣如雪,极其的干净,没有任何褶皱,给人感觉仿佛是刚从熨斗上拿下来的。

  他给柳随风的感觉非常的干净,也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傲气。

  明明是非常简单的一身白衣,却给人一种非常华贵的感觉。

  二十年前银戟温侯吕凤先的确也是以这种装扮在江湖上行走的,这种装扮吕凤先也已经快有二十年没有穿过了。

  柳随风打量了吕凤先一圈,最后落在了斜靠着墙壁而里的那一口长戟。

  银戟温侯吕凤先之所以叫银戟温侯,因为他的银戟曾技惊四座,震撼江湖,最终名列百晓生兵器谱第五位。

  这是别人极其羡慕的排名,但吕凤先深以为耻,故而自毁银戟,以手为兵,创立了更可怕的绝学。

  但如今柳随风瞧见的吕凤先,再一次穿上了白衣,提上了银戟,满脸的胡渣也被挂去了。

  如今的吕凤先和柳随风记忆中的吕凤先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一者在天,一者在地。

  可他瞧见吕凤先的时候,还是看出了这个吕凤先是不久前见过的那个醉鬼。

  ——银戟温侯吕凤先。

  柳随风走到吕凤先面前,吕凤先露出了一抹温文尔雅的笑容,递给了柳随风一杯刚刚倒好的酒。

  柳随风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望着吕凤先道:“你是吕凤先?”

  吕凤先微微一笑,笑的颇为厌倦颇为优雅,淡淡道:“应当说如今你瞧见的才是银戟温侯吕凤先。”

  柳随风笑得更愉快了,一口气喝下了吕凤先递过来的酒,他望着吕凤先道:“你和两个多时辰前不一样了。”

  吕凤先淡淡一笑道:‘我已经快有二十年没有这个样子的,这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在醉生梦死的状态,我甚至只不过是行尸走肉,故而我才会加入金钱帮,成为了一个为钱杀人的杀手。’

  他笑了笑道:“在我记忆中的吕凤先是个极其傲气的人,因此你会加入金钱帮我也是感觉非常奇怪的事情,但如今这一切的事情似乎都不重要了。”

  吕凤先微笑点头,这一笑,他似乎也已经将二十年的浑浑噩噩都笑去了,此刻流露出来的不仅自一种孤芳自赏的傲气,而且还是一种看穿世事的豁达与坦然。

  他望着柳随风道:“二十年前,我听林仙儿蛊惑除掉小李探花,但最终反而误杀了林玲玲,使得我铸成了悔恨一生的事情,而后为了报仇,我又寻上官金虹一战,最终折戟沉沙,成了你不久前瞧见我的样子,我是个极其傲气的人,我绝不允许自己失败,我也是个承受不起失败的人。”

  柳随风静静听着,他知道吕凤先需要和一个人说话,他也知道吕凤先认为他是个适合倾听的人。

  因此他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听着。

  “我是带着恨意加入金钱帮的,而与李寻欢一战也败北的上官金虹是知晓我的恨意的,因此在我加入金钱帮之时,上官金虹曾说:我知道你想杀我,你想报复我,因此我给你杀我的机会,但交换的条件是你必须要成为金钱帮的得力帮手,否则你没有机会接近我。”吕凤先轻轻叹息道:“那个时候我一无所有,也什么都不在乎,自然也就加入了金钱帮,为金钱帮做事,这些年来我杀了不知道多少与金钱帮为敌的人,也曾一度三次要刺杀上官金虹,但上官金虹实在太可怕了,根本没有给我半点机会,他的武功比起昔年和李寻欢一战之后更可怕了,我根本杀不了他,故而只能醉生梦死,浑浑噩噩度日了。”

  此时此刻柳随风终于开口了。

  他望着此刻很从容很淡然,似乎什么都已经看穿看透的吕凤先道:“现如今呢?你是如何想通的?”

  吕凤先笑了笑道:‘如果给我机会,我还是想要除掉上官金虹,只不过我也不能不承认,昔年若非我贪图林仙儿的美色,听信林仙儿的话刺杀李寻欢,也不会使得林玲玲因我而死,这一切的原因追根究底也是我的过错,而上官金虹这些年来对我也实在算得上不错。’

  吕凤先抬头望着柳随风道:‘当然最为重要的原因还是你,因为你的出现令我再一次升起了战意,故而你才能瞧见昔日的银戟温侯,而不是个杀手。’

  柳随风微微一笑道:“也就是说你还是准备杀我?”

  吕凤先悠悠然道:“我答应上官金虹杀你,我这个人这一生虽然做了不少错事,但答应别人的事情从来没有反悔过,更何况我不仅是要杀你,而且也想让你杀了我,你若能杀了我,我只能谢你;而倘若你连我都杀不了,那大概没有法子杀上官金虹了。”

  ——你与其死在上官金虹手下,不如死在我的手上。

  银戟温侯吕凤先话语的意思其实已经非常明白不过了。

  柳随风听见这一席话,又笑了起来。

  他笑着为吕凤先倒了一杯酒,自己也举起酒杯,望着吕凤先道:“很好,至少现如今的吕凤先的确有令我出手的资格了。”

  吕凤先微微一笑,一口饮下美酒。

  这一刻二十年前叱咤风云的银戟温侯吕凤先终于回来了。

  而这一刻无数人都在传递一条消息银戟温侯吕凤先会见柳随风的消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