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七章、九节铜鞭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287 2018.12.24 12:46

  高老大怔住了,每个人也都呆住了。

  柳随风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柳随风要在这里动手吗?

  所有人都在疑惑,都在自问,但有一个人没有。

  这个人就是腰间斜插着一口绣剑的李神通。

  他能感觉得出柳随风身上那股杀气。

  只有真正要杀人的时候,才能流露出的那种杀气。

  柳随风做事一向是出人意表的,这点许多人都知道,可知道不等同于预料得到,至少柳随风忽然开口的这个问题,没有任何人预料到。

  高老大毕竟是屹立凤城十多年不倒的三巨头之一。

  高老大用那双妩媚的桃花眼,望着柳随风:“你要在这里杀人?”

  柳随风点头:“我若不杀人,便不会问这种话,这里是你的地盘,因此我要问你。”

  高老大的一双眼睛更明亮了,明亮的甚至有些刺眼,眼中的笑意已经不见了,声音也忽然变的说不出的冷冽:“如果我不允许呢?”

  柳随风耸了耸肩,微微低头:“抱歉。”

  抱歉两个字落下,柳随风那握剑的右手将剑拔出了剑鞘。

  刹那,柳随风的手心爆射出万道剑光,朝着李神通斩下。

  这突如其来的出手,突如其来的杀招,直袭李神通。

  可李神通没有失神,没有错愕,也没有惊讶,李神通在柳随风出手的那一刻,也已站起身。

  李神通起身就向后退,一连退了七八步。

  而距离他身后三步远就围上了人,可李神通后退的畅通无阻,因为所有立在李神通身后的人,都仿佛被一股无形的气墙撞飞了出去。

  李神通一连后退八步,这才止住退势。

  他才一定,剑就翻然拔出了腰间。

  一口上面有着斑斑红点的绣剑。

  剑势挥洒而出,刹那便给人感觉仿佛忽然下了一阵暴雨,纷纷扬扬挡住了那万道剑光。

  两口剑碰撞。

  铿锵的一声。

  柳随风并未退,反而往前再进一步,手臂一震。

  剑划过绣剑,朝着李神通左臂斩下。

  这一剑算不上是任何可怕的招式,只有快狠准。

  快狠准便是死亡。

  只要能剑快狠准发挥到极致,任何人都将死在这一剑之下。

  好快的剑!

  李神通心中暗暗一惊,可心神不乱。

  他扭身一动,以小腹被划过一道伤痕的代价,避开了这一剑。

  但他也要柳随风付出代价,因此他挥出了绣剑。

  生锈的剑再一次挥出。

  这一刻剑化作了一道火光,朝着柳随风的脖颈斩下。

  这一剑要将柳随风人头两分。

  柳随风冷冷一笑,往后退半步,长剑往上一提,夹住了斩下的剑。

  铿的一声,星火四溅。

  在这星火四溅中,每个人都忍不住惊呼起来。

  他们发现李神通那口生锈了的剑居然断了。

  生锈了的剑,本来就很脆弱,断并不是很奇怪的事情。

  可这口生锈的宝剑却是似断非断。

  这口剑从交锋之初断裂,可断离的部分居然出现了一条极细的红色丝线。

  这条丝线牵连着剑。

  因此这口剑此时此刻也不像是剑了,反而是长鞭。

  断下的剑尖在李神通的控制下,朝着柳随风的眼睛袭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柳随风也没有想到。

  可柳随风的应变也极快,柳随风身子往后一弯,瞬间伸出左手,在千钧一发之际夹住了刺向眼眸的剑尖。

  “好!”李神通大笑一声,随即招式再一次变化。

  李神通没有出手之前,给人感觉是个很从容很深沉的人,可李神通出手以后,给人的感觉变的说不出的狂热好斗。

  李神通猛然一甩,被柳随风夹住的短剑居然再断成三截。

  三截都被红线牵扯着。

  这一甩之剑,剑尖便挣脱了柳随风的手,柳随风也在这一瞬间向后退。

  这一刻众人也终于能瞧得出李神通手中的绣剑是什么兵器了。

  李神通的绣剑看上去是绣剑,但实际上是一口剑形的九节铜鞭。

  这口铜鞭的每一处都用一种极细极牢固的细线牵扯着,而且每一截铜鞭附近都有相应的机关,使得铜鞭可以为剑,也可以变成铜鞭。

  虽然是一种武器,但可以当作两种武器来使用。

  当然最可怕的地方是这种武器令人防不胜防。

  柳随风也没有想到,因此险些死在这铜鞭之下。

  只不过柳随风还没有死,他的手中还有剑。

  而李神通也没有任何停手的意思,他的身子才一定,立刻如闪电般朝着柳随风冲了过去。

  已现出原形的铜鞭随即挥舞起来。

  铜鞭挥动如疾风,攻势如飞泻而下的瀑布,霸道刚猛!而且铜鞭挥动之间,也根本没有瞧得出铜鞭在什么方位,极其诡异莫测。

  柳随风还是头一次遇上用鞭高手。

  面对如狂风卷巨涛的攻势,柳随风从容不迫,向后退。

  柳随风退,四周的人,也向后退。

  因为每个人都瞧得出两人要进行一场真正的生死对决。

  这大堂虽然不小,可人实在太多了,没有人愿意死在殃及池鱼之中。

  一鞭横扫,直接将巨大的赌桌击成七八片,切口处极其的平整,快刀斩过。

  柳随风已全然放弃了攻势,只是以极其巧妙快速的轻功疾闪以及手中三尺青锋防守。

  因此这一刻在任何人瞧来,柳随风就如狂风暴雨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大海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将覆灭浩瀚巨海之中。

  眼里过人的卜鹰、关玉门也都生出这种念头。

  但至少有两个人不是这样思忖的。

  燕南飞、侯希白不这样思忖。

  燕南飞脑海浮现了一个非常惊世骇俗的念头:“柳随风其实并非不是没有任何反手之力,而是在瞧,在瞧李神通的武功招式。”

  不得不说这个念头实在很大胆,如若是第一次瞧见柳随风出手,燕南飞还不会生出这样的感觉。

  但燕南飞已经不是第一次瞧见柳随风出手了。

  长安城柳随风和上官金虹未战以前,柳随风曾和突厥第一青年高手跋锋寒交手。

  当时跋锋寒左手刀、右手剑,施展出攻如猛虎,似梦幻空花的刀剑齐杀招式,柳随风也是不停闪避,最终挥出一剑,决定胜负。

  那一幕和眼前这一幕实在太相似了,燕南飞不能不将这两战联系在一起,但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战比起昔日那一战还要惊心动魄。

  不过十个呼吸间,这间原本气派的大堂,已是一片狼藉

  每个人都已经立在门口、窗户、墙壁四周,给柳随风、李神通留下了大片交锋的空间。

  李神通的长鞭霸道而且诡异快速,没有人知晓李神通挥出了多少鞭,柳随风闪避了多少鞭,身上中了多少鞭。

  但柳随风的身上多了至少四处血痕。

  分别是胸口、大腿、手肘以及小腹!

  柳随风一直在退,给人感觉仿佛随时都要覆没。

  可忽然柳随风盯着了,剑在一次挥出,不是守势而是攻势。

  他已厌倦了,因此他出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