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死里逃生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114 2018.11.28 17:08

  是人都会败,他也想过自己会败,如今他已经败了,可他愣住了。

  跋锋寒虽然想过败,但想过与事实总是有差距的,如今他已经败了。

  柳随风以一口锋锐绝世的剑,以一招击中破绽的剑法刺入了他的左肩,因此他就败了。

  鲜血顺着剑身滴落在地上,化作点点梅花。

  面对失败,跋锋寒没有想象中的激动,也没有多少沮丧,一双深蓝色的眼眸还是保持着一种近乎于死寂的平静。

  他望了一眼插在左肩上的剑,又望向一双眼睛流露出冷酷无情气质的柳随风道:“我败了。”

  很简短的三个字,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说出口的,但跋锋寒说出口了,每一个字都说的很慢,而每一个字语气也都道出的很平静。

  可跋锋寒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四周的每个人都可以感觉四周那种压抑般的气氛。

  他望着跋锋寒冷冷道:“不错,你已经败了。”

  柳随风抽出插在跋锋寒左肩上的剑,冷冷道:“现如今你至少已欠我一条命了。”

  跋锋寒的眼睛立刻闪现出狼一般的桀骜与锋芒:“我为什么要欠你一条命?”

  柳随风眯着眼睛盯着跋锋寒,他一字一句道:“因为此时此刻我随时都可以杀你。”

  跋锋寒冷冷一笑:“你认为我怕死?”

  他笑了起来,望着跋锋寒道:“也就是说你即便去死,也不愿意欠我一条命?”

  跋锋寒淡淡道:‘胜者生,败者亡,这本就是千古不变之规律,你既然败了我,那便可以杀了我,你若不想杀我,我也不欠你什么。’

  ——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这便是跋锋寒的意思。

  柳随风一点表情也没有望着跋锋寒,淡淡道:“好,我杀了你了。”

  说完这句话,剑光一闪,剑又闪电斩下。

  这一剑奇快绝伦,如流星过天,斩向跋锋寒的咽喉。

  跋锋寒有些心惊,他没有想到柳随风说杀就杀,半点也不迟疑。

  他虽然已经败了,可不想就这样去死。

  跋锋寒双手施展刀剑,两团精芒护佑全身,拼命挡住柳随风急刺而来的那一剑,可柳随风冷冷一笑。

  剑原本是要斩向跋锋寒的咽喉,但随即便又戳至跋锋寒的小腹。

  这电光火石之间,发生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变化。

  这一剑就已经狠狠戳向了跋锋寒的小腹,夺命的一剑,杀机四溢的一剑。

  柳随风此时此刻展现出来的狠辣果断实在令每个人都感觉有些心惊。

  卓东来、燕南飞、上官小仙都没有想到,没有出剑的柳随风和拔出剑的柳随风居然有如此大的差距。

  没有拔剑之前的柳随风,风轻云淡,幽默风趣,而拔剑以后的柳随风,冷酷无情,杀伐果断。

  这简直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可这两种截然不同的人,偏偏是一个人,而且绝不会给人感觉半点矛盾与生涩的地方。

  跋锋寒的招式已经被柳随风看穿了,柳随风这一剑原本不是攻向跋锋寒的破绽,但跋锋寒的猛然防守,这一剑就攻向了跋锋寒的破绽。

  这个破绽很小,转瞬即逝,可柳随风还能在瞬间捕捉的情况之下抓住。

  一剑戳向跋锋寒的小腹。

  剑入小腹,鲜血也随着剑入了小腹,流了出来。

  如若没有意外,跋锋寒必死无疑了。

  柳随风杀人从不计较这个人是不是好人,是不是该杀,他只是问自己这个人是不是自己想杀。

  如若是,那柳随风就会去杀。

  原本柳随风不想杀跋锋寒,可跋锋寒不识好歹,他也只好出手杀了。

  一旦要杀,就杀个血流成河,就绝不留有余地,因此这一剑再一次攻向了跋锋寒的破绽,便是夺命的一剑。

  剑入小腹,只要将见往前再刺进三寸,那跋锋寒就只有一死了。

  可这个时候出现了一道剑气。

  剑气如惊虹掣电,自人群中冲出,瞬间逼至柳随风的身后。

  柳随风当机立断,立刻放弃杀跋锋寒,转攻为守,反手一记剑光,破开了那一记剑气。

  而此刻,一道黑影忽然冲入了决斗之地,这人几个起落之间便已抓住了跋锋寒的肩膀,柳随风冷冷一笑,手腕一抖,手中爆射出万千剑芒,横扫而下。

  那黑衣人一手提着跋锋寒,速度如疾风而行,根本没有任何回头的意思,反手一拍,一股涌动风云的可怕力量自手心拍出,瞬间与万千剑芒化作了滚滚波荡。

  柳随风提剑而立,追至院门前,那人也已拉着跋锋寒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柳随风眯着眼睛,提剑而立,身上涌现出了可怕的杀伐气焰,但一瞬间,他笑了起来。

  他一笑便不再令人胆寒了,他一笑身上的杀机也消失了大半。

  当他将剑收入鞘中的时候,又开始显得说不出的风雅风趣了,全然瞧不出刚才那杀气涛涛的景象。

  他望着晃荡着双脚,一身青衣男装打扮的上官小仙,微笑道:“我原本想杀了跋锋寒,买下你这口棺材,但现如今你似乎只能带着这口棺材回去了。”

  上官小仙浅浅一笑,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就几乎瞬间飘到了柳随风面前。

  她非常玩味望着柳随风道:“跋锋寒是个冷酷桀骜,睚眦必报的人,今日你几乎要了他的命,倘若他不死,一定会找你报复回去了,你可要小心啊。”

  柳随风淡淡道:“我能杀他第一次,自然也能杀他第二次,如若他下次还敢来找我的麻烦,那我只有要他的命了。”

  上官小仙追问道:‘如果他不找你麻烦呢?“

  柳随风道:‘只能证明他命不该绝,我自然也不会穷追猛打了。’

  他不再和上官小仙探讨这个问题,而是问了一个所有人都关系的问题:“我的帖子已递上去了,不知道你父亲准备什么时候和我交手?”

  “还不行。”

  “什么时候可行?”

  上官小仙忽然问柳随风:“你知不知道银戟温侯?”

  “百晓生兵器谱上排行第五的高手银戟温侯吕凤先,我自然不能不知道,而且我知道十多年前他已加入了金钱帮。”

  上官小仙道:“不错,你下一个面对的人就是他。”

  柳随风冷冷道:‘只有击败了他,我才能挑战你父亲?’

  上官小仙:“击败了他,你才能证明自己有一战的资格,若不能,那你也只好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