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兵器谱之玉箫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440 2018.11.25 09:33

  大堂中已经死了四个人,可还不够,今日还有人要死,不是柳随风,就是玉箫道人,可到底什么人会死呢?只看一样——他们的本事。

  本事就是指武功。

  其实武功高下也不一定能决定一个人的甚至,甚至于武功的高下可以分为许多地方。

  武功至少答题可以分为招式、内功、轻功、身法等仍。

  而招式也可以分为剑法、刀法、指法、棍法等等不可数计。

  内功、轻功、身法也一样分为许多种。

  有些武功是天生互相克制的,而有些武功则是争锋相对。

  因此在这许多方面的较量之中,没有什么人可以稳稳压过对方一筹,毕竟每个人都有擅长的地方,不擅长的地方。

  而有一点是一样的:高手对决都是以己之长而对手之短,继而求胜一胜,这个道理其实每个交锋的人都明白,但能真正做到就不容易了,何况要做到之前,必须判断出对手那个是长,那个是短,这就更需要眼力耳力以及感觉的。

  一场交锋的胜负决定的方面实在太多了,而一个人的情绪以及所处的方位甚至于天气都可能影响这一战胜负。

  故而江湖上从来没有永远的胜,也从来没有必胜的一战。

  譬如昔年上官金虹和小李探花之战。

  那一战小李探花虽然击败了上官金虹,可小李探花李寻欢也承认,倘若论武功自己是及不上上官金虹的,而上官金虹实在太过于骄傲,因此给了自己飞刀出手的机会,这便是他自信的地方,因此上官金虹败了。

  上官金虹明明可以令李寻欢的飞刀根本没有法子出手,可上官金虹想瞧小李飞刀是不是真例无虚发,因此上官金虹就败了。

  因此一场决战的胜负实在决定许多方面,未至最终之时,无论什么人能知晓这场决战是胜是负。

  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这场交锋之中绝对不存在任何虚假,因此无论胜也好,败也罢,都不能不服气。

  如今柳随风、玉箫道人已要出手了。

  玉箫道人已是享誉武林四十年的高手,也在两河一带豪杰之中稳坐兵器谱中排行第十高手也有四十年了,而柳随风只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籍籍无名之辈。

  两人如若论名气,柳随风已经是完败了。

  只可惜这一战不论名气,只能武。

  在武上面的高下和名气一点干系也没有了。

  生死战。

  玉箫道人捏着玉箫,他用一双含着杀气剑气寒气的眼睛扫过柳随风全身上下每一个部位。

  他在寻找破绽,任何一个破绽,他就将瞬间出手,格杀柳随风。

  可柳随风从始至终都维持着一个超级剑客的可怕,全身上下根本没有任何破绽。

  玉箫道人甚至感觉柳随风仿佛就是一片云,飘渺不定的云。

  因此如何能寻到破绽呢?

  这实在不是令人高兴的事情,可玉箫道人还是很有耐心,他绝不先出手,没有把握他绝不想先出手,而且他很忌惮。

  他忌惮柳随风的那口剑,忌惮四位手下身亡的那一招剑法。

  那一剑实在太快了,他甚至根本没有瞧见那口剑,四个属下就已经死了,玉箫道人非常忌惮那一剑,因此他也不敢出手。

  柳随风从始至终维持着淡淡的笑容,相对于玉箫道人的凝重,柳随风显得实在太从容太镇定了。

  但忽然,柳随风嘴角上的笑意都已经不见了。

  这一刻玉箫道人忽然感觉到一股寒意,一股冷气。

  柳随风的手也在这一刹那动了。

  柳随风抬手的动作并不快。

  玉箫道人可以清楚瞧见柳随风抬手的动作,这个动作实在很难想象出能施展出如此快的剑。

  手握住了剑,剑瞬间出鞘。

  可玉箫道人这一刹那眼前已经是一片黑暗。

  玉箫道人什么都瞧不见了,一点也瞧不见了。

  已是黑暗,已是未知。

  此时此刻天色明明还没有完全暗下来,为什么忽然之间就已是一片黑暗呢?

  玉箫道人和人交锋了许多次了,见识也广博,这一刻玉箫道人实在想不通,可玉箫道人也根本没有时间去思忖这个问题了,因为剑已经袭杀而来了。

  玉箫道人立刻向后退。

  玉箫道人只是向后退出了小半步,其实也是在玉箫道人后退的时候,那刹那的黑暗变消失了。

  这一刻玉箫道人瞧见了柳随风挥来的剑。

  淡淡的青光如柔柔的萤火朝着飞扑而来。

  这一剑看上去简直就是多情的女子,这一剑看上去死在没有任何威力可言。

  可玉箫道人瞧得出这一剑的可怕。

  这一剑之中蕴含的力量一点也不逊色于刚才那快如闪电的一剑。

  玉箫道人向后、向左各退了七步,随后腾空跃起,才拜托了柳随风这一剑。

  玉箫道人手臂一阵,随手一样,玉箫立刻发出一串音符。

  柳随风听见音符一瞬间,动作立刻迟缓了下来。

  玉箫道人眼中闪过了一抹绿芒,随即俯冲而下,提着玉箫朝着柳随风刺去。

  玉箫戳至胸前,柳随风已回过神来,反手一剑狠狠戳至玉箫。

  玉箫和铁剑碰撞。

  一个是玉箫,一口是铁剑。

  这本就是极脆和极硬的两种器具的碰撞,瞬间任何人都可以预料的场景出现了。

  玉箫和铁剑才刚刚碰撞,玉箫最前方的部位就已经碎裂了。

  可此时此刻玉箫道人居然半点心疼的意思也没有,嘴角甚至露出了一抹阴毒的笑容。

  玉箫碎裂,只瞧见最前方出现了一道绿光,狠狠戳至柳随风的眉心。

  柳随风反应极快,身子一片,人随即翻滚,避开了这夺命的暗器。

  玉箫道人已经占据了上风,自然不肯就此罢休。

  随即再一次扬了扬玉箫,玉箫立刻发出一串的音符,柳随风又似乎陷入了失声状态。

  玉箫道人随手一扬,玉箫中忽然出现了一阵蓝色的烟雾朝着柳随风笼罩而去。

  烟雾之中还有三枚蓝色的钉子如闪电一般的疾射了出去。

  东海玉箫,百晓生兵器谱中排行第十,这绝非浪得虚名的。

  玉箫道人凭借这口玉箫,杀死了不知多少武学造诣在自己之上的高手,这口玉箫本就是防不胜防,玉箫道人也本就是防不慎防的。

  这一刻玉箫道人终于放松紧绷的情绪,露出了愉快的笑意。

  每次当他施展这种底牌的时候,对手就不能不死了。

  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人能避得开这一击,昔年那位实力比自己高尚将近一倍的高手,也都是死在了这招之下,而再加上失魂箫音的功夫,柳随风在一阵失神的情况之下,怎么可能有名。

  蓝色妖姬和噬魂钉都是无比的剧毒,玉箫道人实在没有任何理由不笑,可玉箫道人也只是笑了笑。

  在玉箫道人笑的时候,一口剑从那为蓝色妖姬的烟雾之中冲了出来。

  玉箫道人才瞧见剑尖,就只能瞧见剑身了。

  剑尖已经没入了玉箫道人的胸膛,一个本应当倒下的人还提着剑,立在他的面前。

  玉箫道人瞪大眼睛不敢置信,不能相信。

  可柳随风很从容很淡然,很轻描淡写道:“我原本以为你或许开始有些了解我了,想不到你还是如此自以为是,这一次你死的实在不算冤枉。”

  玉箫道人这不明白一点也不明白,可立在屋外的人明白,非常明白,而且很早就明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