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双雄对双骄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635 2018.12.11 16:58

  剑怎么可能有泪?

  可高渐飞的剑的确有泪,剑上有一点泪痕。

  这是萧大师的泪,他留下的眼泪。

  萧大师是什么人?当今武林已经没有几个人知道了。

  他是一个四十多年前就已经死掉的人物,而这口泪痕剑便是他在世之时的最后一件杰作,一件最完美无瑕的杰作。

  知道萧大师的人,都会明白萧大师是个多么了不起的人物。

  他不但是一个铸剑大师,而且还是天下最顶尖的用剑名家,更是武林之中排名第一的相剑大师。

  他对于剑的理解与体悟,几乎已经达到了一种登峰造极的境界了。

  昔日他铸造出的这口泪痕剑,更被誉为是五百年内绝对没有一口剑能比得上的神兵利器。

  泪痕剑的确是一口神兵利器。

  也正是因为这是一口神兵利器,高渐飞从不轻易用这口剑。

  这口剑出鞘便见血,甚至于迄今为止出鞘便杀人。

  将这口剑传授给他的老人告诉他,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动用这口剑,这是一口不祥的剑,可为什么不详呢?高渐飞也曾问过那个老人,只可惜老人并未回应一句话,而且一向很和气的老人也变得说不出的冷肃阴沉,因此高渐飞不敢问了。

  不过老人的话高渐飞还是牢牢记在了心中。

  他从不轻易动用这口剑,这口剑也绝不是给人瞧的。

  迄今为止这口剑一共出手了三次,三次杀了三个第一流的高手。

  如今这已经是他第四次用这口剑。

  他不用这口剑不行了。

  因为他面对的是一个深不可测的高手,紫气东来卓东来。

  江湖上都知道大镖局的大当家司马超群天生神力,武艺超群,一口四尺三寸,重三十三斤三两三钱的千锤大铁剑,横扫九州英豪,大小三十三战,从未一败,是江湖上有名的英雄。

  高渐飞也认为司马超群名不虚传,他甚至曾一度想要挑战司马超群,可这些时日他见到卓东来以后,认为卓东来比起司马超群还要更可怕。

  司马超群锋芒毕露,如太上的太阳,无论什么人听见司马超群这个名字都会忌惮三分,也防备三分。

  可卓东来不一样。

  江湖上每个提起卓东来的人,都会忍不住提起司马超群。

  卓东来仿佛就是司马超群光辉之下的一个影子了而已,一个只是随口提起,附带提起的人物而已。

  可也正是因为如此,卓东来的锋芒没有几个人知晓,因为卓东来已经将自身的锋芒全部藏匿起来了,他是个没有锋芒的人。

  没有锋芒的人,怎么可能被人防备呢?

  若非萧泪血的提点,高渐飞还瞧不上卓东来,也正是因为萧泪血曾言大镖局最可怕的人物或许不是司马超群,而是卓东来。

  他曾问为什么?

  萧泪血说了一个很简单也让人不能不信服的理由:“没有人瞧见过卓东来动武,但凡瞧过卓东来出手的人,都已经死了,他的武功有多高没有人知道。”

  高渐飞也不能不承认。

  江湖上的人都只是知晓紫气东来卓东来智谋超群,当世罕见,可卓东来的武功如何呢?便被人忽略了。

  这样一个深不可测的人被人忽略,那这个人岂非可怕?

  高渐飞面对卓东来,不能不拔剑了。

  他拔出了泪痕剑。

  这是泪痕剑的第四次出鞘。

  前面三次出鞘杀了三个人,这第四次出鞘到底会有什么人死在这里呢?

  跋锋寒有些担心。

  他不担心自己会死在大镖局。

  虽然司马超群的确有本事杀了她,可他是一个随时都准备好赴死的人。

  他也不担心萧泪血不能得手杀了杨坚,他相信萧泪血的本事,也相信那口被誉为天下间最可怕武器的箱子。

  他担心的是高渐飞。

  他们原本已经成功脱身了,可司马超群、卓东来不约而同准备去护佑杨坚,他就当机立断要以一人之力截住卓东来、司马超群两人。

  他绝对不能让木鸡、韩章的鲜血白流,不能让这场行动失败,因此他决定拼命截住这两人。

  可高渐飞居然也知道了他的想法,也和他一样的想法。

  那个时候没有法子争执了,机会本就是稍纵即逝的,因此他们一起出手,截住了卓东来与司马超群。

  此时此刻对战的局面已经不可避免,因此他开始担心起来了。

  他担心高渐飞会死在卓东来的手上。

  他比高渐飞多了太多的江湖经验,因此才明白卓东来这种人是多么的可怕。

  可他有些感动。

  他是个薄情寡义,冷酷无情的人,而且他已经孤独惯了。

  他这一生之中,从未和任何人并肩作战过。

  他这一生也还从未将自己的后背交托给任何人。

  可如今他已经将后背交托给了高渐飞了。

  这一刻他虽然担心高渐飞,可他相信高渐飞能击败卓东来,如若高渐飞被卓东来击败,那他就非死不可。

  司马超群这个人本就已极其可怕了,再加上一个卓东来,他便非死不可。

  这一刻跋锋寒血液沸腾了,他忽然涌现了一个念头,能这样去死也是不错的事情。

  他亮出了刀剑。

  他指向了长安武林中除开上官金虹以外,当之无愧的第二号江湖人物司马超群。

  司马超群是有些着急的。

  可他这个时候不着急了。

  倘若着急也无用,又为什么要着急呢?

  这一点是他从卓东来身上学到了。

  杨坚是生是死,他已经没有法子理会了,此时此刻他只能面对眼前这个突厥第一青年高手跋锋寒。

  他举起了千锤大铁剑,指向了跋锋寒。

  司马超群望着跋锋寒道:“我没有想到你居然还会回来。”

  跋锋寒笑了笑:‘我也没有想到我会回来,可人这一生往往会做一些自己想不到的事情,我没有想到自己也会做一些自己想不到的事情。’

  司马超群淡淡一笑:“可不管如何你既然回来了,那想要走就不容易了,至少要问一问我这口剑答不答应。”

  跋锋寒很恳诚的点头,一双碧蓝的眼睛中露出了非常真诚的神色,他道:“我明白,我也已经准备好瞧你的霹雳九式了。”

  司马超群笑的更愉快,他挥动千锤大铁剑指着跋锋寒道:“不是霹雳九式,而是一式。”

  跋锋寒瞳孔微缩,深吸了口气道:“请出手。”

  他已经很明白司马超群的意思了,一招定胜负甚至于生死。

  “你的武器呢?”

  高渐飞不愿意欺负手无寸铁的人,因此他拔出了泪痕剑,但并未出剑,而是问卓东来。

  穿着一身紫色长袍,头上带着紫貂裘帽的卓东来温和一笑,他摊开手道:“我已经多年不用兵器了。”

  高渐飞淡淡道:“那也只是你多年用不着亲自杀人了,但如今你已不能不用兵器了。”

  卓东来深深看了高渐飞一眼,点头道:‘是的,今日我不能不用兵器了。’

  他说完这句话,忽然就弯下了腰。

  这一刻便是高渐飞杀卓东来的最好机会,可高渐飞似乎根本没有瞧见,眼睁睁错过了。

  卓东来从紫绒毛靴子中拿出了一口刀。

  一口锋锐沉重,削铁如泥的短刀。

  卓东来望着手中的短刀,简直就如同丈夫神情望着自己的妻子一样,说不出的柔情。

  但卓东来很快就移开了视线,盯着高渐飞道:“我已经拿到了我的武器,现在你可以出手了。”

  这真是卓东来的武器吗?

  高渐飞没有怀疑,因为高渐飞发现卓东来握住那口短刀的时候,卓东来的身上已涌现出了一股令他心底发凉的寒气。

  这是寒气而不是杀气。

  高渐飞忽然感觉如同遇上了一口妖兽一般,自己的魂魄似乎都被这头妖兽要吞噬了。

  这一刻他才真正领会萧泪血的意思,大镖局中最可怕的人或许不是司马超群,而是卓东来。

  高渐飞深吸了口气,泪痕剑出手了。

  高渐飞出手了。

  剑光一闪,剑便刺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