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一个杀手一个叛徒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366 2018.12.08 12:27

  七月初六,暖阳高照。

  七月初七,七夕,烟雨朦胧,辰时以后,更是大雨滂沱。

  今天是个大日子,可天公不作美,似乎根本不知道今日是大日子。

  或许也是天公知道今日是大日子,以一场瓢泼大雨来迎接今天这个大日子。

  传授他一身绝世剑法的人警告过他:“当杀手最重要的是无情,如若不能无情,就不能当杀手,第二就是不折手段,卑鄙无耻;第三才是各种的剑法招式,杀人、追踪等手段。”

  那个人的话他从未忘记过半个字,虽然那个人和他的关系一直都极其的冷淡,甚至那人也曾挑明说彼此只不过是利益的关系,可他还是很尊敬那个人——没有那个人,就没有今日的自己;没有那个人,他早已经饿死街头了。

  那个人警告他的三点,他只能做到两点。

  第一点和第三点。

  特别是第三点,杀手界及得上他的根本没有几个。

  他的杀人剑法、杀人方式、以及追踪寻找消息的手段,都是出类拔萃的。

  可他做不到卑鄙无耻,不折手段。

  他天生就不是这种人,因此每次杀人,他都会堂堂正正找那个人,都会给那个人一个出手杀他的机会,但迄今为止他一共接下了四十七担生意,从未失手过一次。

  也正是如此,即便对他的处事方式不满意的那个人,也无可奈何。

  这一次的行动不是生意,而是恩情。

  他欠朱猛一条命,因此他必须还。

  他要萧泪血做一件事,因此他必须付出代价。

  故而他来到了长安。

  这次他的任务和以前的任务不一样。

  以前的任务只有一个杀人,可这次的任务居然不是杀人。

  以前他从未有过这方面的任务,也没有一丁点这方面的经验,但他决定要做这件事,也下定决心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于牺牲性命也要做成这件事,这件事对于朱猛来说实在太重要了,也唯有做成这件事,他才能和朱猛两不相欠。

  否则杀手的三条准则,或许他也只能做到第三条了。

  他的早餐是干硬的如石头一样的馒头。

  馒头用温水泡开,再加上一些榨菜,一口口咽下。

  两个馒头,这就是他的早餐。

  他的午餐也是馒头和榨菜,三个馒头,两包榨菜。

  他不是没有钱,也不是喜欢刻苦自己,更不是不喜欢享乐,只是如今也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了。

  今日是七月初七,今日对于大镖局以及雄狮堂来说,都是极其关键的日子,如今他的身份消息是绝对保密也绝对隐秘的,这个时候他绝对不能让任何人发现,因此他宁愿吃馒头,宁愿呆在这个几乎没有一丁点光亮的屋中,未时的时候,他才推开屋门,走出了春风巷。

  行动要开始了。

  雨很大,没有半点要停下来的意思。

  杨坚望着瓢泼大雨,苍白而疲惫的面上露出了一抹非常复杂的笑意。

  今日是七月初七,今日是他成为司马超群大弟子的日子,今日或许也是他死的日子。

  雄狮堂的杀人帖他已经瞧见了,他是非常肯定帖子上的字迹是朱猛的,因此朱猛是一定要杀他的。

  他跟随朱猛很多年,曾是朱猛手下四大爱将之一,世上几乎没有什么人比他更了解朱猛了。

  朱猛这个人对属下亲如兄弟,可最厌恶叛徒,对叛徒的处置方式一向极其狠辣果断,朱猛会派人杀他,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只不过他也没有想到朱猛会弄出如此大的动静。

  不过这样也好,往日的恩怨都可以一笔勾销了。

  杨坚深吸了口气,他提起了他的刀。

  他的刀很华丽,是武林之中最有气派的鱼鳞紫金刀。

  这口刀长三尺七寸,重二十九斤三两七钱,他曾用这口刀杀了不可数计与雄狮堂为敌的人,今日他要用这口刀为自己搏出一条生路。

  在这滂沱大雨下,杨坚看上去简直就是一头为了生存而没有任何退路的孤狼,司马超群撑着伞走到屋前瞧见杨坚的时候,忽然有种瞧见昔年自己的感觉。

  不过他比杨坚幸运,因为即便是再艰难的境况,他的身边都有一个卓东来,而杨坚什么都没有了。

  司马超群开始有些怜悯杨坚了,只不过当司马超群走进屋中的时候,怜悯的神情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上位者的威严与气派。

  杨坚眼中的桀骜与孤独也在司马超群走入屋中的时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冷漠与残酷。

  杨坚的眼神冰冷如刀锋,他望着司马超群,并没有任何行礼的意思,只是点了点头。

  无论什么人都很难看得出这是一对即将成为师徒的弟子。

  司马超群、杨坚似乎对于这种情况一点也不意外,也不奇怪。

  他望着杨坚,忽然道:“你很想杀我?”

  这句话问的很直接,很令人悚然。

  可杨坚一点诧异的神色也没有,杨坚望着司马超群,很冷静的回应。

  “韩章是我在雄狮堂为数不多的朋友,你杀了他,你杀了我的朋友,我难道不应当杀你?”

  “一个人的朋友被杀了,自然应当为他报仇。”司马超群:“可你的朋友这次入长安城是来取你项上人头的。”

  “我知道。”杨坚道:“那也只是我和他的事情,他可以杀了我,我也可以杀了他,但你杀了他,因此我想杀你,但我也只能想杀你,因为我知道我杀不了你。”

  司马超群笑了起来,他本就是个很喜欢笑的人,感觉好笑的时候,他自然会笑。

  如今他感觉好笑,因此笑了起来。

  只不过这种好笑却不是可笑,而是因为杨坚的一席话很令他欣赏。

  但他很快就止住了笑意,望着杨坚道:“不管你是不是想要我的命,都不是今天,今天我们的敌人只有三个人:高渐飞、跋锋寒以及萧泪血,因此你若要杀我,你就必须活过今天。”

  杨坚冷冷道:‘你放心,我一定尽全力活下来。’

  司马超群拍了拍杨坚的肩膀,沉声道:‘不是尽全力活下来,而是一定要活下来,你绝不能死。’

  司马超群转过身,望着屋外的瓢泼大雨,轻笑道:“今天可真是个大日子啊。”

  杨坚瞧着司马超群,他的眼神变得很复杂了。

  一直以来他最尊敬的人,都是朱猛,可见到司马超群以后,他也不能不承认司马超群也是个值得尊敬的人,是个英雄。

  他甚至曾思忖过,若非先遇上朱猛,或许他已经投奔了司马超群了。

  只可惜世上的事情没有如果。

  杨坚也长长吐了口气,低头望着鱼鳞紫金刀,轻声道:‘是的,今天是个大日子。’

  司马超群发现了件很奇怪的事情,杨坚明明是在瞧刀,但他为什么感觉杨坚其实在瞧人呢?

  司马超群摇了摇头,或许是这些天事情太多了,他也太累了。

  但不管如何,今天是绝对不能出一丁点差池的。

  决战的时间是在酉时三刻。

  柳随风起来的很晚,他起床的时候,已快逼近午时了,他起床的时候,正是雨下得最大的时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