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为战而死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692 2018.12.04 12:43

  他们在战斗。

  为战而生,为战而狂,也将因战而死。

  木鸡其实已经累了,非常累了。

  他在江湖上成名了十多年,杀了不可数计的高手强人,他是江湖上下人人忌惮敬畏的杀手,可没有人问过他愿不愿意成为这样的杀手,因为没有任何人在乎这一点。

  可这些年的杀手生涯,他实在很疲惫了。

  有时候午夜梦回时,他甚至因梦见鲜血而惊醒。

  他是个孤独的人,遇上朱猛以前,根本没有一个朋友,也没有任何人将他当作没有。

  ——将一个杀手当作朋友,岂非这本就是可笑的事情?

  朱猛将他当作了朋友,当作了兄弟,因此即便他再疲惫,再不想杀人,他也要为朱猛杀了杨坚。

  他不顾一切来到了长安城,他是来杀人的,可也是来被杀的。

  这些年来他活得实在太累了,这些年来他也实在太无名了,他曾对朱猛说过,有朝一日他希望能堂堂正正站在阳光下,即便去死,也心甘情愿。

  如今他即将达成这个梦想了,因为他即将死在雄狮堂堂主朱猛的死对头司马超群手上,他注定要成为在光明上的人,被江湖上下长安城上下茶馆酒肆客栈酒楼的江湖人讨论。

  这一战他等待了太久太久了。

  因此木鸡战,狂战,死战,决战。

  他拼命一战。

  这是他人生中最后一场谢幕,他决心要将这一幕戏演好,这是用生命演绎的戏。

  ——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萧泪血。

  木鸡心中念道了一句,他就提起绞索镰刀,开始拼命了。

  有人曾问他,你的这口枪已经破损不堪了,为什么不换一口新的。

  你在雄狮堂的地位几乎可以算得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难道连这个权力也没有?难道雄狮堂如此寒酸?

  他的回答很简单,用这口破旧的长枪,狠狠揍那个人一顿,一句话也不解释就离开了。

  朱猛也曾询问他,要不要换一口枪,最近堂内购置了不少极其精良的武器,那个时候朱猛扬了扬那口极其气派极其威猛的金背大砍刀。

  可他还是拒绝,只是笑着抚摸着枪回应道:“有这口枪和小人为伴,此生足矣。”

  朱猛不明白为什么韩章如此在乎这口枪,可朱猛一向是个不拘小节的人,因此也不去理会这件事了。

  韩章为什么在乎这口枪,原因除开同为朱猛手下爱将的杨坚知道以外,绝对没有任何人知道。

  韩章在乎这口枪,只不过是因为那是他加入大镖局朱猛赐给他的,因此韩章在乎,韩章曾发誓这一辈子只用这口武器。

  那个时候的韩章只不过是朱猛手下的一个非常寻常不过的属下。

  如今已经过去八年了,韩章也已经成为了朱猛的爱将,可这一点韩章还是没有任何改变的。

  他的枪破损的实在太厉害了,即便经过了七八次修补,开始可以瞧见斑斑伤痕。

  这不是一口好抢,可在韩章眼中他认为这是最好的枪。

  这次入长安城,他不但准备用这口枪了结最好的兄弟,也准备随着这口枪离开人士。

  如今已经是时候了。

  他不是读书人,不知道什么叫士为知己者死。

  他只知道朱猛的恩情,他一定要还。

  这一刻是还情的时候了。

  因此他也拼命了,他提着长枪就和司马超群拼命。

  一拼命,就将自己当作死人了。

  今日若能杀了司马超群,那自然再好不过,若不能那至少已经拼命了,至少目的已经达到了。

  一点寒芒已至司马超群面前,随即便是枪出如龙袭杀而来。

  司马超群提着千锤大铁剑,他在退,一步又一步的退。

  他已经下定决心要杀掉这两个他极其欣赏的敌手,可这一刻他还是在退。

  他一连退了十五步。

  这十五步不是因为他接不下木鸡、韩章的招式,而是对这两人尊敬。

  十五步以后,他就不能退了。

  他已推到了窗前了,再退就死了。

  因此他挥动了千锤大铁剑,施展出了威震武林的霹雳九式之中最为霸道的大霹雳。

  其实他本可不用这一招,但这一招却是为了英雄送行。

  这一招为木鸡、韩章送行。

  千锤大铁剑击断了长枪,韩章用枪头刺进了自己的咽喉。

  千锤大铁剑击飞了镰刀,木鸡用绞索扭断了脖子。

  木鸡、韩章都死了。

  他们从容而死,平静的闭上了眼睛。

  他们离开人世的最后一瞬,居然都是对司马超群施礼。

  他们虽然是司马超群的敌人,可他们佩服司马超群,但他们不能不杀司马超群。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们展现了对司马超群的佩服。

  若有来世,他们还愿意为雄狮堂弟子,追随朱猛征讨天下,只是他们不希望面对司马超群这个值得尊敬的敌人了。

  剑上再一次染上了鲜血,司马超群闭上了眼睛。

  他没有半点获胜的喜悦,只有一种说不出的孤寂与失落,一种淡淡的疲倦与无奈。

  他是个真正的英雄,因此他有情,可他懂得如何克制自己的情绪。

  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司马超群对着木鸡、韩章的尸体躬身施礼,随即命令属下将尸体带走。

  朱猛有一群好兄弟,他司马超群呢?

  司马超群想到了卓东来,他笑了起来。

  我司马超群也有一个挚友——卓东来。

  既然如此前路茫茫,即便尸山血海,即便是阎王殿鬼门关又如何呢?

  司马超群坐在马上就已经笑了,他命令属下将木鸡、韩章的尸体安葬,自己则前往醉春风客栈。

  哪里有一场大决战,哪里也有他的挚友卓东来。

  吕凤先才是越战越勇,越战越狂,越战越霸气。

  原本吕凤先是使用阴柔的戟法克制柳随风的五展梅剑法。

  可随着生死之间的交锋,吕凤先也不管使用什么样的戟法,他挥动长戟全由一心,全由在场的情形变化。

  因此他的长戟发生了一种翻天覆地的变化。

  吕凤先居然将刚猛与阴柔两种戟法契合在一起了,而且完美的契合在了一起。

  这一刻的吕凤先给人的感觉仿佛如战神下凡一般,全身上下都带着一种不可一世的气焰。

  柳随风在吕凤先那层出不穷,千变万化,由心而变的长戟招式之间,剑法开始有些凌乱,步法也开始乱了。

  吕凤先横天一戟狠狠披在了柳随风的剑身上,这一刻柳随风终于已在客栈的屋顶上立不住脚了。

  噗通一声,整个人狠狠朝着地面砸下。

  泥地上砰的一声出现了一个大坑。

  柳随风的膝盖一下,都陷入了坑中。

  每个人都吸了口凉气,这一看上去平平无奇的长戟,到底蕴含了多么可怕的力道啊。

  匆匆赶来的司马超群正好目睹了这一幕,感觉无比的惊颤。

  此时此刻在场每个人都被这一戟的威力震惊住了。

  可这一战还并没有结束。

  柳随风虽然自屋顶上坠落,可并没有死。

  没有死,就没有败,这一战除非两人其中一人死,这一战才算结束。

  吕凤先脚步一点,身子当空横移。

  随即便是双手握戟,又一次狠狠坠落劈下。

  这一击的力道直接将虚空撕裂,一股强大的气爆声响彻院中上下。

  吕凤先与银戟化作了一团银色的精芒,化作了一个巨大的光球朝着柳随风砸下。

  这一击的声势之浩大,仿佛如天雷作响,又如飓风呼啸,这一刻天地之间已没有其他任何声音了,只有这如风雷攻作的一击。

  任何人都看得出吕凤先这一击已经蕴含了全部的功力。

  这一击已是决胜之招。

  面对这一招,柳随风是不是可以挡下呢?

  这一战在所有人眼中看来,都是难以断定胜负的决战,可如今不少人都偏向了吕凤先。

  柳随风立在深坑之中,握着剑,一双明亮的眼眸中闪过了一抹叹息之色,他也轻轻叹了口气。

  在这叹气声中,他再一次挥剑了。

  这一次不是五展梅剑法。

  这套剑法也已被臻至人戟合一的银戟温侯吕凤先破了,此刻他也只能拿出他自创的剑招了。

  一种迄今为止还没有几个人瞧过的剑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