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可否为我一舞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856 2018.12.14 21:46

  司马超群、卓东来推断出一切事情来龙去脉以前,至少有两个人已经推断出了一切,这两个人就是在大雁塔顶楼饮酒畅谈的柳随风、上官小仙。

  他们不但推断出萧泪血等人行动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蝶舞,而且也推断出杨坚根本没有背叛雄狮堂,亦或者杨坚背叛雄狮堂也是为了将蝶舞带出长安城,而知晓整个消息的人只有可能是韩章,甚至韩章也一定在配合杨坚的行动。

  而朱猛对于韩章私下进行的另外一条行动是绝对不知道,甚至柳随风怀疑朱猛根本不知道蝶舞和卓东来的干系。

  如今柳随风唯一推断不出的:执行带走蝶舞任务的人是谁?

  可这已经不重要了。

  柳随风给上官小仙斟了一杯酒,自己也握着酒杯,轻笑叹道:“此番长安之事实在颇为有趣,颇为复杂,此生能参与这样有趣复杂的妙事,也是平生一大乐事。”

  上官小仙浅浅一笑,反问道:“你为什么感觉有趣?”

  柳随风悠然道:“卓东来、司马超群之间的兄弟情义,吴婉对于卓东来的嫉妒,杨坚、韩章对于朱猛的舍生忘死,甚至丢掉性命也甘之如饴的忠心,跋锋寒、高渐飞对朱猛的朋友之情,萧泪血对于承诺的坚守,以及金钱帮、大镖局、雄狮堂、李渊等多方势力之间的心机谋略的较量,再加上一场足以一生难忘的高手对决,这个江湖上能有几件事情,能比长安一战更有趣更复杂更令人印象深刻吗?”

  上官小仙望着柳随风。

  她托着腮帮,浅笑道:“你似乎忘记自己险些就死了?”

  柳随风悠然道:“人在江湖,就不能不死,人在江湖,就不能不做好死的准备!若没有死的准备,又何必入江湖,若不做好死的准备,又如何能瞧见江湖上这番绮丽多姿的风景呢?”

  她望着柳随风,感觉有些痴了。

  这个柳随风的确和她以往瞧见的任何一个江湖中人都是不一样的。

  无论言谈举止,还是性情风格,也都迥异于以往瞧见的任何一个江湖人,这也导致这个实在不算英俊的青年人的身上,有着一种他人没有的魅力与风华。

  因此这一刻,上官小仙也不能不承认,她生出了一种闯进柳随风心底,将柳随风一切都探索清楚的念头。

  可她止住了这个念头。

  她是清楚如若要征服某些男人,就必须要付出感情的,而对这种男人付出感情,就是一场豪赌。

  要么输个一败涂地,要么赢个天下在手。

  上官小仙不喜欢做这种赌,也从不轻易做这种赌,因此她收回了这种念头,甚至于也将好奇的视线也收回了。

  天色实在已经不早了,也已经是时候回去了。

  上官金虹、林仙儿还在等她,上官小仙也想知晓荆叔叔是否已经得到李阀和突厥签订的盟书了,这是关键中的关键。

  因此上官小虹起身了。

  她望着满身血污的柳随风,微笑道:“我父亲一直很欣赏你,今日你也没有他事,要不要去我家做客?”

  柳随风笑着拒绝。

  他指了指一身的破衣烂衫,露出了一个仍旧不损风华的笑容,道:“我认为现如今最要紧的是去裁缝店换一件衣裳,至于去拜访你的父亲,我实在有些害怕。”

  “害怕什么?”

  柳随风玩味望着上官小仙:“我害怕你因为爱上了我,故而坚决对我施行第三次刺杀,我可不想羊入虎口。”

  上官小仙噗嗤笑了起来,一双娇柔的眼睛忽然闪过了一抹迷离之色,又踢了柳随风一脚,随即一只手贴着柳随风的肩膀,踮起脚尖,轻轻在柳随风耳畔道:“你可要小心了,说不定在你离开长安之前,我就要杀你了。”

  柳随风望着娇笑一声,便离开大雁塔的上官小仙。

  他双手靠着窗户,望着茫茫黑夜,却满脑子浮现上官小仙那百变的身影,轻轻叹了口气道:“可真是个妖精啊。”

  他收起了思绪,立在这个长安城第一高楼,将偌大的长安古城俯瞰眼中,很快他就要离开了。

  他入长安之前,江湖上无人知晓柳随风这个名字。

  他离开长安之后,柳随风这个名字已名动天下了。

  他是个有梦的人。

  可当他爱上她的时候,就知道他的梦注定残破。

  有时候他恨,恨自己为什么无耻,喜欢上了对自己恩重如山的堂主的女人。

  可他有时候也恨朱猛,恨朱猛为什么偏偏爱上了蝶舞。

  他有时候更恨他自己,为什么要爱上蝶舞,为什么不在朱爷之前早一步遇上蝶舞。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一向不愿和蝶舞相见,甚至曾数次想要离开雄狮堂,可朱猛对他恩重如山,他又如何能离开呢?

  但有一天发生了件令雄狮堂上下非常震惊的事情——蝶舞姑娘居然离开了。

  蝶舞离开以后,朱猛便茶不思饭不想,整日发痴了。

  他是瞧不下去的,他也茶不思饭不想,因为他也因蝶舞的离开而发狂。

  他甚至认为蝶舞是不是因为知道自己喜欢上了她,因此她才离开呢?

  故而他开始恨自己了。

  每天他都会在身上划上一刀,来减轻自己的罪孽,可每一日他都在忙完帮中的事务之后便打探蝶舞的消息。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得到了蝶舞的消息。

  蝶舞在长安!

  而且他还得到了不好的消息,有人瞧见蝶舞出现在了大镖局。

  难道蝶舞姑娘是大镖局的人?

  想到这里,他就开始有些坐不住了。

  后来他下定决心离开雄狮堂去长安找蝶舞姑娘,去带回蝶舞姑娘。

  他在雄狮堂位高权重,可只有一个朋友,这个朋友就是韩章。

  他只将自己的计划告诉给了韩章。

  韩章是反对的,韩章认为朱爷这个时候正在极其焦躁的状态,我们不应当在这个时候行动。

  可他不听,他认为只有带回蝶舞姑娘,堂主才能恢复昔日的雄心庄主,他甚至有一个大胆的念头,只有仇恨才能激起堂主的雄心壮志。

  因此他离开了雄狮堂,抵达了长安。

  他一抵达长安就遇上了大镖局的二当家卓东来。

  那个时候他就做出了决定,他决定要死了,他决定要死在长安了,不过他必须让蝶舞回到朱爷的身边,因此他加入了大镖局,他也在大镖局中见到了她。

  后来果真不出他的意料,朱猛果真派人来追杀他这个雄狮堂叛徒了,而其中居然就有韩章。

  他当时是开心的,而不是恐慌的。

  他以只有韩章才知晓的传信方式,传达消息给韩章。

  他们的计划就在两人没有任何见面的情况下订下了。

  ——一定要将蝶舞带回到朱爷的身边,为此他们不惜一死。

  因此木鸡、韩章死了。

  木鸡、韩章死了的消息,他知道了,他也想死了。

  但他知道他现在还不能死。

  他即便要死也要死在萧泪血的手中,他这个叛徒的人头是激起雄狮堂斗志的最好武器。

  因此萧泪血斩断他人头的时候,他一点也不恐惧,甚至非常解脱。

  他终于不用背负罪恶感活下来了,可他不后悔爱上蝶舞,也不后悔做这件事情。

  他临死之前只有一个念头:“他不欠朱爷的了,来世,来世他希望早一些遇上蝶舞,早一些让蝶舞爱上他。”

  他已经死了,江湖上下只知道雄狮堂除掉了一个叫杨坚的叛徒,至于其他一切的事情,都不会有其他任何人知道了。

  除了她。

  蝶舞朝着窗外倒了一杯酒。

  她记得杨坚喜欢独自在窗外喝酒,因此她朝窗外倒酒。

  这一杯酒是敬杨坚的。

  关于这件事情,她不准备告诉任何人,特别不能告诉朱猛。

  如若朱猛知道了这件事,那会变成什么样子,她也不能想象。

  杨坚这个人就随着杨坚的死而彻底消逝吧,她只能在心中纪念这个人。

  蝶舞望了一眼长安城大镖局的方向。

  她深深闭上了眼睛:“卓爷,我们两不相欠了,从今以后蝶舞是朱猛的女人,是雄狮堂的女主人,再次相见,不再留情。”

  她喝下了一杯酒。

  这杯酒是断梦酒。

  昔日的情,昔日的梦也在这杯酒中断掉了。

  也不知道是心生感应,卓东来也望着长安城外的方向饮了一杯酒。

  这杯酒,也是断绝一切的酒。

  蝶舞这个女人也将如翩翩飞舞的蝴蝶,消失在了他的世界。

  可梦中,卓东来呢喃了一句:蝶舞,可否为我一舞?

  七月初八。

  一个人、一匹白马,在清晨第一抹阳光洒下时,走出了长安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