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天下间的武器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283 2018.11.29 18:14

  武林中有许多种非常可怕非凡的武器。

  百晓生为两河一带的武林人士排列兵器谱,而兵器谱上每一种武器都是极其可怕的武器,如天机老人的天机棒、小李探花的小李飞刀、上官金虹的子母龙凤环等等都是非凡的武器。

  不过兵器谱上这些武器之所以有名几乎大半都是因为人。

  但江湖传闻中的七种武器却并非是因为人而极其有名的。

  ——碧玉刀、离别钩、孔雀翎、长生剑、霸王枪以及多情环。

  特别是孔雀翎是公认的暗器之王,即便是一向精通打造暗器与下毒的唐门也不能不承认这一点。

  除此之外又还有天下第一魔刀小楼一夜听春雨,又有昔年曾和天下第一魔刀小楼一夜听春雨交锋三次而不败的‘天、地、神、佛、人、鬼、兽’七杀刀,也是名满天下的凶器。

  还有徐鲁子大师穷尽一生心血打造,但如今还并未出炉,但已经名动天下的割鹿刀。

  江湖上神兵利器不可数计。

  仅仅大隋一国江湖就有如此多可怕的武器,何况天下其他地方的神兵利器呢?

  可凭什么一口箱子能被誉为天底下最可怕的武器呢?

  其实江湖上不是没有人怀疑过这点,也不是没有去思忖这一点,甚至还有人费尽心机要证明这一点。

  他们得出的答案如何已经不得而知了,江湖上的人都只知道但凡瞧见过那口箱子的人,都已经死了。

  那似乎并非是一口来自于人世间的武器,箱子一旦打开便就如同打开了地狱的大门,势必要将开启箱子的人吞并淹没。

  这到底是一口怎样可怕的箱子呢?

  柳随风的一剑下手很深,也绝不留情。

  跋锋寒虽然被萧泪血救出生天了,可因为鲜血流得实在太多,已经晕倒了。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他就瞧见自己坐在一堆火前,在一个破旧的山神庙中,火堆前他第一眼就瞧见了一口箱子。

  一口陈旧平凡的箱子,很快他也瞧见了一个人,一个沉默平凡的人。

  箱子很平凡破旧,人也很普通沉默。

  这个人看上去仿佛是天底下最不起眼的人,可跋锋寒知道这个人绝非不起眼,而是不想起眼。

  这是个可怕的人物。

  ——若非可怕,又怎么可能一剑逼迫柳随风不能不转攻为守,又怎么可能助自己逃出生天呢?

  他睁开眼睛就盯着那个用木枝波动火堆的人。

  跋锋寒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我?”

  他虽然很虚弱,虽然眼前这人是他的救命恩人,可她依旧桀骜,依旧硬气。

  那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但抬起了头,露出了一个破旧斗笠下的眼睛。

  跋锋寒瞧见这双眼睛就颤栗住了,他从未瞧见过如此一双眼睛。

  这双眼睛是死灰色的,就如同乌云密布的天空,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压抑,而且这双眼睛之中也布满了死气,这个人仿佛是从深渊地狱中爬出来的一样。

  这个人仿佛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他深吸了口凉气,他行走江湖挑战高手无数,还从未瞧见过这种令人一见就心悸的人。

  那人已经开口了,声音很低沉,还带着些许沙哑,话语之中令人感觉一种说不出的晦涩与黑暗。

  “我不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不过我不能不救你,因为我答应了一个人。”

  跋锋寒身躯一阵,一双虚弱的眸子中忽然闪过了两道光:“你说得是不是雄狮堂朱猛?你是不是朱猛请来对付司马超群的人?”

  那人淡淡道:“看来你还并不笨,你既然不笨,为什么要自寻死路死在柳随风的剑下呢?他杀人从不留情,至少从不对男人留情。”

  跋锋寒淡淡道:‘胜者生败者亡,这本就是千古不败的道理,我败了,因此我应当死。“

  那人嘴角勾起了一抹不屑的笑意:“你既然一心求死,为什么在柳随风出手要你命的时候,你还格挡呢?”

  他根本没有给跋锋寒回应的机会,冷冷道:“你当时想死在柳随风手中,只不过是因为你遭逢了平生以来第一次惨败,后来你格挡,只不过是因为你不想死,你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而且你不服气,你不认为自己败在柳随风的剑下是因为武学造诣太差,可后来你还是证明了自己不如柳随风。”

  跋锋寒不否认,他发现眼前这个人似乎已将他的一切心思一切想法都研究的非常清楚,绝对没有半点的谬误。

  这个其貌不扬的中年人似乎本就是一个精通人性的人。

  火堆上烤着肉,中年人将一块烤好的兔肉丢给了跋锋寒,自己也取下另外一口兔肉,一边吃着一边说道:“我是朱猛请来杀杨坚的人,而朱猛并不仅仅请我一个人来了,除开我以外,还有三个人,他们分别是高渐飞、木鸡以及韩章,我相信你对他们应当并不陌生。”

  这些人跋锋寒不陌生,特别是高渐飞。

  跋锋寒在和朱猛喝酒的时候,曾见过高渐飞。

  高渐飞看上去是个颇为稚气的少年,那个时候跋锋寒也有些小觑高渐飞,但见识过高渐飞的武功以后,跋锋寒也不能不承认高渐飞的确是个有本事的人。

  高渐飞有一口剑。

  这口剑一直都用灰色的长布包裹着,曾经有人瞧见过高渐飞的剑,但那些人都已经死了。

  这口剑仿佛也根本不是来给人瞧的。

  若非高渐飞是朱猛的兄弟,而他又是朱猛的朋友,他也要瞧一瞧高渐飞的剑。

  木鸡和韩章都是朱猛的属下,韩章是朱猛四大爱将之一,而木鸡则是一名可怕的杀手。

  这些人跋锋寒都是知晓的。

  他望着中年人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这个面色有些苍白的中年人慢慢道:“我、高渐飞、韩章、木鸡都是为了杀杨坚而来,但司马超群、卓东来绝非是好对付的人,何况这次李阀也极有可能参与这件事,因此我们还需要人手。”

  中年人冷冷盯着跋锋寒道:“我和柳随风是一种人,我们不想欠任何的人情,也希望别人欠我的,我救了你这条命,你要帮我杀杨坚。”

  跋锋寒冷冷道:‘如果我拒绝呢?’

  中年人淡淡道:‘那么你现在就离开长安城,因为接下来只要你还在长安城,就不能不卷入这件事情中来。’

  如今长安城风平浪静,这种所谓的风波真会出现吗?

  跋锋寒不怀疑中年人的判断,因为他瞧见了那口陈旧的箱子。

  他曾听朱猛提起过自己有一个非常神秘的朋友,他的武器就是一口箱子,这口箱子是天下间最可怕的武器。

  他同意了。

  他一向是个很薄情冷淡的人,但朱猛将他当作兄弟,他也不能不帮朱猛这个忙。

  他望着中年人道:“我们的计划是什么?”

  中年人淡淡道:“这场行动叫除贼行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