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生死相向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188 2018.11.24 14:32

  剑名错。

  这个名字是柳随风起的。

  这口剑原本却不属于柳随风的,而是她的。

  她问柳随风为何将剑起名为错。

  柳随风微笑回答了这个问题:人生在世难免有错一两件事,而我们这种江湖人难免会杀错一两个人,错了就错了,不用内疚也不用后悔,因此此剑名错。

  她笑了起来,开玩笑道:“看来你已经准备一出剑就杀错人了,你果真不是个好人。”

  柳随风也笑,他是喜欢瞧见他笑的。

  只不过柳随风一旦拔出剑了,那就不会笑了。

  从拔剑到收剑这过程中,柳随风都是绝对不会笑的,因为对于柳随风而言,出剑是非常神圣的事情,杀人更是神圣无比的事情,这种事情他是不可能笑得出来的,而最大的原因却是传授他武学的老人警告过他,有时候错一次就永远没了。

  因此柳随风拔剑的时候,从不轻视任何对手,任何一次的出剑都是要命的一剑,因此柳随风的出剑其实也有几分荆无命的架势——不是你要死,就是我要亡。

  剑已放在方桌上,柳随风已经要拔剑了,但现在柳随风还没有拔剑。

  他似乎在等。

  玉箫道人其实也在等。

  玉箫道人不但在等,也在瞧。

  这次行动之前,荆无命已经告诫过他,柳随风虽然现今籍籍无名,可是个极其厉害的剑客,绝对不要有任何轻视他的意思,否则便不是他死在你的手上,而是你死在他的手上。

  玉箫道人是表面点头的,可实际上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甚至于玉箫道人对荆无命也不放在心上。

  玉箫道人一向认为荆无命当年能击杀百晓生兵器谱上第四高手嵩阳铁剑郭嵩阳,那也只不过是荆无命运气不错,正好遇上了郭嵩阳和小李飞刀李寻欢一战以后极其疲惫的状态。

  玉箫道人非常自负,他认为荆无命绝非自己的对手。

  他还认为如若不是荆无命早些加入金钱帮,是上官金虹的左右手,未必能当得上左护法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子。

  玉箫道人对荆无命一直很不服气,可偏偏又不能说出来,如今这是一次机会,只要他能击杀柳随风,上官帮主下令封那个人为右护法。

  右护法和左护法平起平坐,这岂非就是个机会?

  因此玉箫道人不假思索就来了。

  柳随风,以前他从未在江湖上听过这个名字,可玉箫道人相信他可以杀了柳随风,他自信即便是遇上了李寻欢,他也能杀了。

  他最可怕的地方绝不是他的武功,也不只是他的毒计,而是她阴险狠辣,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折手段的态度。

  这才是他最可怕的地方,也是他除开好色这一方面最令江湖人不齿与胆寒的地方,可这也是玉箫道人最得意的地方。

  玉箫道人原本没有将荆无命的话放在眼中,可如今见到柳随风以后,他发现这个柳随风不但本事不凡,而且胆色不小。

  长安城上下的武林人士知晓了玉箫道人的名头,无不退避三舍,极少有人能站直了在他面前说话的,如今这个柳随风不但神情从容,而且居然还敢如此冒犯自己。

  玉箫道人恨极了,也怒极了。

  怒火几乎要将玉箫道人烧了起来,可玉箫道人还是并未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也没有丧失掉理智。

  玉箫道人反而更加小心谨慎了

  他是个江湖经验极其丰富的人,死在他手上的人不可数计,他杀人用过至少二十九种法子,每一种都极其有效,他很清楚一个江湖人若有半点的轻视对手,那便会瞬间倒下。

  那些被他杀过的不少江湖中人之中有些武功甚至还胜过他,可他们还是倒下了,因此玉箫道人没有任何的轻视,反而更加慎重了。

  ——若没有本事,上官帮主如何会下格杀令呢?若没有本事,又如何敢坐在自己面前还能泰然处之呢?

  这绝对是个极其有本事的籍籍无名之辈。

  可玉箫道人也已经思忖出了对付柳随风的法子了。

  这个法子一定很有效,也一定很管用。

  玉箫道人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玉箫道人是不应该笑的,有人要自己的命还笑,难道是疯了吗?

  可玉箫道人笑了起来,他笑起来的时候又有了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了,玉箫道人微笑望着柳随风道:“我和你往日无怨,近日也无仇,可我要杀你,因为我是金钱帮的人,下令杀你的人是上官帮主,无论什么人在上官帮主面前,都不能不听从命令,否则只有一死。”

  柳随风点头,很平静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因此我一点也不恨你,我甚至更加迫不及待瞧一瞧上官金虹到底有几分本事,是不是除开金钱帮的势力以外,二十年前和李寻欢一战以后,他便成为了废人了。’

  玉箫道人微微一笑道:“那要看你今日是不是能活着离开了。”

  柳随风也笑,他望着玉箫道人道:‘是不是我们之间只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去?’

  玉箫道人道:‘是的,这是我们之间最后一战,我虽然不愿意杀你,可不能不杀你,因为我是金钱帮的人。’

  玉箫道人说的很冷静,似乎也已经不在乎生死了,似乎也决意和柳随风拼个你死我活了。

  说完这句话,玉箫道人猛然站起身,提起桌上的酒壶到了两碗酒,一碗递到柳随风面前,一碗捏在手中。

  玉箫道人望着柳随风道:“你是个颇有胆色的人,以前极少有人敢在我面前说要斫掉我的脑袋,可你不但说了,而且还说的很从容,因此你有资格和我喝下这碗酒,你若死了,我可以为你准备一口上号的檀木棺材。”

  柳随风也慢慢站起身,捏着酒碗望着玉箫道人道:“我原本以为金钱帮都只不过是一群欺软怕硬的乌合之众,如今瞧来似乎还有几个人物,你若死了,我也可以为你买一口棺材送行。”

  玉箫道人哈哈一笑,身上带着一种洒脱不羁的气质,轻笑道:“好,那看你是否有本事能做到。”

  说完这句话,玉箫道人仰头干下了酒。

  柳随风也仰头喝下了这碗酒。

  酒入咽喉,却没有仇,也没有热血。

  玉箫道人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意,他伸出了手。

  左手。

  他的左手只是伸出了两根手指。

  这两根手指生出的时候,玉箫道人瞧见柳随风也已经将第一口酒咽下了。

  这两根手指伸出的时候,身后那两个如朽木般的大汉动了。

  一动就是惊天动地。

  一动就是杀人的绝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