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五章、身轻如燕胡金袖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172 2018.12.23 19:07

  有些女人如罂粟花一般致命而危险。

  她们的身上时时刻刻能流露出一种勾魂夺魄的气质,只要你不留神,便会被他们勾走了魂魄,高老大就是这样一个女人。

  关于高老大的过去,知道的人已经不多了。

  但高老大是凤城公认三个不能招惹的人之一,还有两个就是孙玉伯、万鹏王。

  被这样一个可怕的女人盯上实在并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至少他已经如坐针毡了,如若是平时,他绝不愿意和这种女人有如何接触的,可如今中原一点红并没有法子,因为柳随风已决定留在这里了,因此他也不能不留在这里。

  柳随风和中原一点红的想法是截然不同的,柳随风并不惧怕危险,而且柳随风一向认为只有在危险之中才能瞧见许多稀奇古怪有趣的事情,面对高老大这样一个危险的女人,柳随风居然只是感觉有趣,而且随遇而安,他想要瞧一瞧高老大到底玩什么把戏。

  柳随风来快活林本来想赌几把的,可如今已将这个念头抛诸于脑后了,他现在只想瞧一瞧这位高老大到底能玩出什么名堂出来。

  她瞧见了一头野兽。

  柳随风在高老大的眼中就是一头无所畏惧的野兽,一个从来不知道害怕是何物的野兽。

  高老大一向认为这种人是最危险的,因为这种人到底能做出什么事情出来,没有人知道。

  他和中原一点红的想法几乎是一样的,她实在不愿意和柳随风有任何接触,可为了那几个弟弟,为了他的得力下属,她不能不和柳随风接触。

  这份复杂的心思被高老大很好的隐藏了下来。

  高老大指着身后那间最宽敞最明亮最喧哗热闹的屋子道:“柳先生来之前,已经有几位朋友在等待柳先生了,他们现在就在那个屋子中。”

  柳随风只是瞥了一眼那屋子,忽然问道:“那是不是赌坊?”

  高老大微微一笑:“哪里的确是豪赌的地方,今日更是有万众瞩目的大赌徒在哪里对赌。”

  柳随风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意道:“等我的是赌徒?”

  “不止是赌徒。”

  高老大说完这句话就不说话了。

  柳随风也知道不用问了。

  而这个时候中原一点红已大步流星往前走,中原一点红的一只手握住剑。

  柳随风将中原一点红的动作都瞧在眼中,但没有阻止,他相信屋中并没有什么危险的,可柳随风也忍不住感叹:一个人这一生若能有中原一点红这样的人成为朋友,那也实在是愉快的事情。

  门被中原一点红用剑鞘挑开了。

  屋中明亮的灯火便照射在原本就很亮的院中。

  柳随风可以瞧见几个极其醒目的人,其中三个居然是燕南飞、侯希白以及关玉门。

  这三个人非常醒目,不是因为柳随风认识这三个人,而是因为其他所有的赌徒都四四方方立着,唯有六个人是坐在高高的太师椅上的,因此也使得这些人不能不醒目了。

  柳随风在这些赌徒眼中也是非常醒目的,因为中原一点红挑开屋门以后,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柳随风的身上了。

  高老大立在柳随风身侧,伸手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笑吟吟道:“看来柳公子似乎也感觉今日有些意思了?”

  柳随风微微一笑:“的确有趣极了,不过高老大若能称我为柳大哥那就更有趣了。”

  柳随风说着就快步走入了这间赌徒云集的赌坊。

  侯希白、燕南飞对着柳随风挥了挥手,他们的面色很红,不是那种赌输了亦或者赌赢的红,而是一种醉红。

  柳随风远远就可以瞧得出他们已经喝了不少酒了,而且长长赌桌上也放着六坛酒,其中两坛已斜斜倒下了。

  柳随风玩味望着侯希白,笑道:“现在我开始有些怀疑了,你们是不是喜欢上我了,因此我到哪里,你们就跟到哪里,如果是这样,那我就开始有些头疼了。”

  柳随风似乎真的很头疼,拍了拍脑袋。

  侯希白、燕南飞愣了一下,苦笑了一声。

  而一侧一位身穿漆黑丝袍的女子直接就开口笑了起来。

  这个女人看上去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惊艳,说不出的优雅,甚至还带着一种说不出野性的女人。

  这是个一眼看上去就非同寻常的女人。

  这个女人笑起来的时候也给人非同寻常的感觉。

  寻常女子笑起来的时候,或多或少有些遮掩以及羞涩,可这个女人笑起来的时候,是那种非常愉快非常开心非常自然的笑,笑的甚至说不出的豪迈大气。

  屋中摆放的六张太师椅,这个一身黑色丝袍,但袖口绣着金丝牡丹女人,便坐在其中一张太师椅上,而且坐在关玉门的对面。

  女人笑了以后还不够,而且指着柳随风大笑道:“关二说自己遇上了个颇为有趣的人,而侯希白、燕南飞也说遇上了个无法无天的人,原本我是不相信的,可如今本姑娘不能不信了,柳随风,你实在是个有趣的人,有趣的我几乎都快爱上你了。”

  这也是个不寻常的女人。

  一个寻常的女孩子家是不可能将爱这个词随随便便道出口的。

  可柳随风居然一点惊讶的表情也没有,似乎认为别人爱上他本就是非常自然而然的事情,柳随风甚至在问:“那你准备什么时候爱上我?”

  燕南飞、侯希白原本已有了七八分醉意了。

  他们入快活林本是不想赌的,他们甚至原本没有入快活林的念头,可当他们得知柳随风一定会入快活林,因此他们就提前一步来到了快活林。

  他们两人和关玉门、卜鹰两人对赌了三把。

  他们不是赌钱,而是赌酒。

  一把一坛酒,三把三坛酒。

  两个喝了三坛酒,而且都还是后劲很大的酒。

  如若不出意外,他们很快便会彻底醉了,可柳随风一席话却令他们消了几分醉意,再次望向柳随风的时候,他们的眼神也不是醉醺醺的了,而是一种说不出的幸灾乐祸——世上还没有任何人敢调戏胡金袖胡大小姐。

  不仅侯希白、燕南飞,关玉门、卜鹰两人望着柳随风的眼神也很古怪,很玩味。

  身轻如燕胡金袖虽然论骁勇比不上生裂虎豹关玉门,但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难缠人物,在武林人士的心中仅仅逊色于被成为女妖怪女魔头的风四娘。

  无论什么人瞧见了,都要头疼。

  今日的确是好戏连连。

  胡金袖也笑了起来,笑的简直如花儿般灿烂,夺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