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万众瞩目的一战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497 2018.12.02 21:46

  小高对什么人什么事都很好奇。

  跋锋寒面对小高高渐飞的时候,没有什么法子。

  因为他也不知道如何拒绝小高。

  他一向是个颇为冷酷无情的人,可面对小高那一双还没有被世俗世故沾染的眼神,跋锋寒实在难以忍得下心肠拒绝,当然更为重要的是小高高渐飞将他当作朋友,而且还是那种一腔热血绝不带有半点其他杂质的朋友。

  面对这种朋友,跋锋寒没有什么法子了。

  他们原本不应当在醉春风客栈的,他们在大镖局暗中监视卓东来。

  卓东来来到了醉春风客栈,他们也来了。

  今日又一场决战,主角之一居然还是柳随风,唯一的不同是,昨日的另一个主角是他,今日的另一个主角已是二十年前就已经名动天下的银戟温侯吕凤先了。

  小高望着柳随风问跋锋寒:‘他就是昨日击败了你的柳随风?’

  这句话问的实在很不客气,如若是其他人问这种话,他是绝对不会回答的,可问出这句话的人是高渐飞,跋锋寒也就只有苦笑回答了:“不错,他就是击败我的柳随风。”

  小高的眼睛已在发光,灼灼的盯着柳随风道:‘他似乎是一名剑客。’

  跋锋寒笑了笑,拍着高渐飞的肩膀:“你想和他交手?”

  高渐飞点头:‘我这一生最大的心愿便是死在剑客的手上。’

  这算是什么话,这是一个才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说出的话吗?可高渐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绝对不会有任何人感觉无病而呻亦或者突兀之感,因为高渐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一双不含俗世杂质的眼眸中,充斥了一种近乎于神圣般的热忱。

  跋锋寒心中一颤,还是微笑道:“可不管如何,你知道应当等我们的事情办完以后再和他交手。”

  高渐飞点了点头,一双充满野性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失望。

  不过他还是能分的清楚轻重。

  跋锋寒是有些担心的,他担心高渐飞不是柳随风的对手。

  他是见识过高渐飞的武功的。

  高渐飞虽然在江湖上行走不算久,江湖经验也虽然不算是很丰富,可高渐飞的武功的确很高,或许也正是因为心无杂念,心中唯有剑,这也才使得高渐飞的剑法造诣达到了一种非凡绝伦的地步。

  可跋锋寒还是有些担心。

  他担心高渐飞不是柳随风的对手。

  他是见识过柳随风的本事的。

  柳随风的剑法造诣有多么高,他比任何人都有发言权,他更知道柳随风最可怕的不是剑术,而是随时随地窥视对手破绽的本事,而且最可怕的是柳随风可以把握那个转瞬即逝的机会,通过破绽击倒对手。

  他在江湖上闯荡了多年,还从未瞧见过如此令人绝望的对手。

  不过至少现在还不用担心,今日柳随风的对手只是银戟温侯。

  银戟温侯是二十年前成名于兵器谱上的顶尖高手,比起玉箫道人在兵器谱上的排名还要高上五名,俄日吕凤先比起玉箫道人更难得是吕凤先擅长的是真功夫,而不是机关暗器毒药这种东西,因此吕凤先比起玉箫道人更难缠更可怕。

  但跋锋寒并不认为吕凤先一定能击败柳随风,他只认为有机会而已。

  这是他第一次瞧见吕凤先,可吕凤先那种孤傲的气质已令跋锋寒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他认为这样一个人无论面对什么人都有一战之力的。

  面对柳随风也一样。

  燕南飞笑着走到了侯希白面前。

  他们两人是相交多年的朋友,他们会成为朋友是再青楼中。

  他们是潇洒风雅也是风流之人,他们的性情相投,因此才能成为朋友。

  燕南飞毫不客气的一只手压在了侯希白的肩膀上,看上去完全没有半点江南第一名剑客的风范。

  侯希白颇为无奈的握着折扇,不过两人的视线都还是望着屋顶上的柳随风、银戟温侯。

  侯希白感叹道:“我曾见过银戟温侯吕凤先,今日的他的确脱胎换骨了,他似乎又已经恢复了二十年前纵横天下的风采了,这一战柳随风想要胜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燕南飞微微一笑道:‘玉箫道人、跋锋寒,他们哪个是容易击败的对手,可柳随风都胜了。’

  侯希白微笑道:‘你认为柳随风会击败吕凤先?’

  燕南飞摇头:“我不知道,你也不知道。”

  侯希白愣住了,不知道燕南飞这句话的意思。

  但燕南飞的下一句话侯希白就明白了:‘我赌五百两柳随风能击败吕凤先。’

  侯希白苦笑了起来:‘敢情你是来和我对赌的?’

  燕南飞点头:‘最近我花钱太凶了,要想一点法子赚钱。’

  “因此你选择赚我的钱?”

  燕南飞摇头道:‘我赢了会请你喝酒。’

  侯希白摇了摇头,他很清楚燕南飞那种潇洒不羁的性情,也欣赏燕南飞这种性情,因此非常痛快的答应了这个赌局。

  五百两,他赌吕凤先胜。

  寇仲、徐子陵自燕南飞出现以后一直在打量燕南飞。

  他们对这位盛名满天下的江南第一剑客实在颇为好奇,等燕南飞和侯希白交谈的时候,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是失望还是感觉亲切。

  这个江南第一名剑客实在一点也不像是第一名剑客。

  寇仲忍不住左右瞧了一眼,这下他险些叫了出来。

  他在客栈对面一个小茶馆的窗前居然瞧见了李秀宁。

  李秀宁居然也来了。

  天啊。

  寇仲很难想象这一场决战为什么会惊动如此多人。

  金钱帮的荆无命、大镖局的卓东来、李家三小姐李秀宁以及聚集在长安的江湖名人。

  这一刻寇仲忍不住生出了一种野心,他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将得到天下人的瞩目。

  万众瞩目的焦点自然是吕凤先、柳随风两人。

  两人也立在高处,可两人都没有瞧下方的人半眼。

  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

  吕凤先将银戟横在胸前,盯着柳随风道:“我的银戟被列入百晓生兵器谱排行第五名的时候,我就曾自毁银戟,创立了以手为兵的武学,二十年前我最可怕的武器不是银戟,而是我的手。”

  吕凤先的手非常修长白皙,看上去简直如玉石,仿佛散发着光泽。

  柳随风微微一笑:“我知道,因此你的一双手足以和昔年死在荆无命剑下的嵩阳铁剑郭嵩阳一较高下,可如今你最可怕的武器似乎已经不是你的双手了?”

  吕凤先点头,他握着银戟盯着柳随风,身上更流露出了一种冲天的气势:“如今我最可怕的武器不是我的双手,还是我的银戟,这是我浑浑噩噩二十年再一次领悟出来的武学妙谛。”

  柳随风一挑眉:“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因为我不想欠人。”吕凤先:“你给了我一次机会,因此我也要还你一次,如此才公道,如此我出手方能下手无情。”

  他望着吕凤先,不能不承认吕凤先的确是个极富有人格魅力的武者,他深深瞧了吕凤先一眼,他的手已握住了剑柄,身上涌现出了一股锋锐的剑气,淡淡道:“很好,你可以出手了。”

  吕凤先也不说话了,柳随风的声音落下,银戟就挥出了。

  银戟狠狠自半空砸下。

  这一戟如烈日坠下,划过长空,卷起狂飙,带着一种尖锐破空声,狠狠砸向柳随风。

  这一刻在场众人都被银戟中那睥睨天下的气势所震惊。

  银戟温侯吕凤先果真脱胎换骨了,果真名不虚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