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跋锋寒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159 2018.11.26 18:16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兴奋了。

  他喜欢这种兴奋,因为这种兴奋意味着一场决定胜负生死的决战到来,也意味着自己可以在这一战之中提升武功。

  他修炼武功的方式和世上大部分人都不同。

  譬如他的刀法是再沙漠之中杀马匪领悟出来的,他的剑法是从一场场名家之间的决战领悟而来的,无论刀法与剑法也好,虽然迥异不同,但有一点是一样的——绝对有用,也绝对有效。

  他主张以战养战。

  其实他也不太主张以战养战,但他没有法子。

  因为他招惹了一个可怕的仇敌,这个仇敌的可怕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因此他不能不以战养战,不能不时时刻刻保持在战斗的状态,唯有如此他才能快速提升武功,也好回去挑战那个突厥上的无双传说——武尊毕玄。

  他也不是别人,他是跋锋寒,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跋锋寒。

  跋锋寒走进醉春风客栈,就已经知道自己这一次没有来错,他来到大隋以后,见识过太多太多浪得虚名之辈了,但他见到那个坐在窗前吃早点的柳随风时候,他就感觉自己是没有来错的。

  他瞧人从来都不是看这个人流露出来的气质。

  跋锋寒自小与狼为伍,因此有一种野兽般的嗅觉,特别是对危险的嗅觉,几乎比野狼还要敏锐。

  他走进醉春风客栈,就感觉到了危险,不仅仅是危险,而且还是死亡。

  这种死亡般的危险正是从柳随风身上发出来的。

  跋锋寒感觉柳随风比起他以前遇上的任何一个对手都要强,甚至比起昔年死在他的刀下的武尊毕玄大弟子颜回风都要强。

  因此他兴奋了。

  他一兴奋,就朝着柳随风走了过去。

  柳随风瞧见一个异邦人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非常英俊的异邦人,而且还是个刀客,也是个剑客。

  来人的眼睛是一种天蓝色的,如同蔚蓝天空般的颜色,可这个人却很森冷,令人一眼就瞧得出的森冷。

  野性、彪悍。

  这是他对眼前来人的标签。

  不久前上官小仙派人送来了一份资料,这份资料上记载了三个人,分别是江南第一名剑客燕南飞、近日名声崛起于江湖的高渐飞以及突厥第一青年高手跋锋寒。

  眼前这个人就是跋锋寒。

  柳随风第一眼瞧见跋锋寒,他就判断出眼前这人就是跋锋寒。

  柳随风瞧见跋锋寒走到了面前,盯着跋锋寒那很冷冽的眼眸,嘴角却勾起了一抹笑意。

  柳随风无论什么时候,都会笑一笑。

  因为笑就是一种力量,而且是一种几乎没有任何人拒绝的历练。

  他笑的时候,跋锋寒的煞气似乎也没有那么大了。

  可跋锋寒已走到了柳随风面前,一双眼睛如刀锋一般从柳随风身上扫过,扫过了每一寸地方,甚至于非常私密的地方也都扫了过去,而柳随风则表现的非常从容,甚至于配合。

  这一刻,跋锋寒也都开始有些怀疑。

  眼前这个青年人是不是真击败了玉箫道人呢?

  可他还是开口了。

  他的声音很冷,但很好听,如一阵冷风席卷传到了柳随风耳边。

  “你知道我是谁?”

  这是询问,可语气一点也不是询问,而是一种肯定。

  柳随风微笑点头:‘是的,我知道你是谁。’

  柳随风似乎为了证明自己知道,他又继续说道哦:“你是突厥第一青年高手跋锋寒,也是武尊毕玄的仇人,当然你已经在中原连胜了二十八场了,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人能从你的刀剑之下走过三十招,甚至逼迫你同时用刀拔剑的人,也没有几个。”

  柳随风说话的时候,望着跋锋寒的刀,也盯着跋锋寒的剑。

  刀剑都在腰间。

  左腰是剑,右腰插刀。

  无论刀也好,剑也罢都极其不凡。

  刀和剑都如主人家一样,是个不凡的存在。

  可柳随风望着跋锋寒这个不凡的人时候,眼中流露出来的是玩味,声音仍旧很愉快道:“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那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他根本没有给跋锋寒反驳的机会,似乎非常肯定自己的判断是绝对正确的,绝对不会出现半点的谬误。

  跋锋寒极少瞧见如此自信,甚至自信之中带着如此狂傲特色的中原人。

  可他也回答了柳随风的问题。

  “你是柳随风,近日你击败了兵器谱上的玉箫道人,整个长安城似乎没有几个人不认识你了。”

  柳随风点头:“很好,你也认识我,但你来找我。”

  “是的,我来找你。”

  柳随风玩味一笑道:“你除开找女人以外,似乎只找一种人。”

  “什么人?”跋锋寒也笑了起来。

  柳随风慢慢喝了口茶,慢慢道:“你当然只会找值得你出手的人,而且我还知道只要被你找上的人,无论想不想和你出手,都必须和你交手,是不是?”

  跋锋寒点头:“是的,现如今我找上了你。”

  “很好。”

  “很好?”跋锋寒一本正经问道:“很好是什么意思?”

  柳随风淡淡道:“很好的意思就是我已经知道你是因金钱帮所以才来找我。”

  跋锋寒的面色已经变了。

  柳随风慢慢道:“我相信你原本应当不是来找我的,入长安之前,我在江湖上一点名气也没有,因此你入长安一定是找其他人,而如今你偏偏来找我,这个其他人除开大镖局的司马超群以外,大概也只有金钱帮的一些高手了。”

  “不错。”跋锋寒承认了,跋锋寒道:“你知不知道是什么人让我来找你的。”

  “上官金虹。”

  跋锋寒瞳孔微缩,他忽然发现眼前这个人比预料中还要可怕:“为什么是上官金虹,而不是荆无命?”

  柳随风淡淡道:“你这次来长安的目的或许可能是和夺命剑客荆无命交手,可上官金虹却给了一个你不能拒绝来找我的理由,因此你自然来找我了,是不是?”

  “是。”

  柳随风道:“上官金虹给你的理由是什么?”

  跋锋寒道:“一次挑战他而不死的机会,败也不会死的机会。”

  跋锋寒望着柳随风:“你判断的很对,我原本是来找荆无命决战的,可如今上官金虹给了我这个机会,你说我应不应当来找你?”

  “应当。”柳随风说的掷地有声,他望着跋锋寒道:“因此我们之间必有一战,不但有一战,极有可能有一人会死。”

  跋锋寒拍了鞘中的刀剑:‘我的刀剑之下,极少有活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