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流血之日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269 2018.12.02 19:00

  银戟温侯吕凤先、柳随风会面的消息传到了大镖局。

  司马超群望着卓东来问:‘我们是不是可以动手了?’

  他已经提起了那口千锤大铁剑。

  这些年来他已经极少动用剑了。

  面对江湖上的许多事情,他根本不用亲自出手,更别提动武了,可今日明显是不一样了。

  他不但要出手,而且还要动武。

  这一次他是要面对大敌,大镖局的大敌。

  面对大敌的时候,司马超群绝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与大意。

  “不急,我们还要等一条消息。”

  “韩章、木鸡的消息?”

  “是的。”卓东来道:“我们已经等了这么久,不妨再继续等一等,我相信时间绝不会很长。”

  司马超群闭上了嘴,他将那口三十九斤九两九钱,四尺三寸长的千锤大铁剑斜靠着椅子放下,喝了一口茶。

  他不喜欢喝茶,可今日这一战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他不能不喝茶。

  这口茶才刚刚咽下,卓青就来了。

  卓青是卓东来手下的爱将,也是卓东来极其信任的人。

  卓东来只信任一种人——有能力的人。

  卓青自然是极其有能力的人。

  卓青看上去一脸疲惫,但刚毅冷静的面庞上却露出了一种掩饰不住的兴奋,他走到司马超群、卓东来面前,甚至连礼节也没有做,立刻就步入了主题:“木鸡、韩章正在长安居酒楼喝酒。”

  司马超群的面色有些古怪了,望着卓青:‘是长安居酒楼,而不是长安居茶馆?’

  长安居茶馆和酒楼虽然都有长安居的招牌,但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地方,长安居酒楼只招待贵客,这里来来往往的不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便是有钱人。

  而长安居茶馆不一样,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

  在这里买上一壶茶,不过十个铜板,只要你愿意,便可以在茶馆中坐上一天,也绝对没有任何人对你指手画脚。

  木鸡、韩章出生微末,而且现如今又有重要的任务在身,这样两个一向冷静稳重的人,为什么要在长安居酒楼这个极其显眼的地方呢?

  卓青很肯定的回应:‘是长安居酒楼,而且还是长安居第一楼,他们用了三百两银子点了一顿好菜好酒,又用了两百两从怡情院请来了四个能歌善舞的姑娘,如今正在享受着。’

  司马超群不说话,他只是望向卓东来。

  这件事他已经感觉有些蹊跷了,但他相信卓东来。

  他相信卓东来的判断一定是正确的。

  卓东来这个时候已经愉快的笑了起来。

  卓东来微笑望着司马超群:“木鸡、韩章的确是个有趣的人,他们也的确是非常有用的人,只可惜他们是朱猛的人。”

  司马超群也笑了起来,叹道:‘只可惜儿朱猛是我的对头,因此木鸡、韩章便不能不死了。’

  卓东来点头:“不错,他们的确不能不死了。”

  司马超群起身,提起千锤大铁剑,但一只手已经按住了卓东来的肩膀道:“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你去醉春风客栈,我不希望哪里出现一丁点意外。”

  卓东来微微一笑,微微躬身:‘是。’

  在外人面前的时候,卓东来一向不会和司马超群有任何的争执,他必须要让大镖局上下,必须要让所有人知晓,大镖局的主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司马超群。

  这些年来他一直都是如此,一直都做得很好。

  司马超群在大镖局的威信的确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也没有任何人质疑。

  司马超群满意点了点头,他拍了拍卓东来的肩膀,望着卓东来那疲惫的面色道:‘这几天你太疲惫了,不要忘记七月初七才是重头戏,我希望那一天能瞧见一个完美的紫气东来。’

  卓东来微微一笑,而这个时候司马超群已令卓青带路,一行人马冲向了长安居酒楼的第一楼。

  他们不是喝酒的,而是杀人的。

  杀木鸡与韩章、

  卓东来坐上了一顶轿子,朝着醉春风客栈而去。

  哪里也将有一场决战。

  他对银戟温侯吕凤先道:“我们之间是不是注定有一个人死?”

  银戟温侯点头:“我若杀了你,会提着你的人头找上官帮主,那个时候大概我也会死。”

  柳随风自然是明白吕凤先的意思。

  昔年吕凤先折戟在了上官金虹手下,最终加入了金钱帮。

  而昔年吕凤先会浑浑噩噩的原因的罪魁祸首之一却是林仙儿。

  而林仙儿则是如今的金钱帮主上官金虹的夫人。

  吕凤先已恢复了昔日的银戟温侯的风华,自然也不可能再呆在金钱帮了,而吕凤先本就是个极其骄傲的人,这种骄傲的人自然会选择最骄傲的方式生存或者死亡。

  吕凤先找上上官金虹也是不可避免的。

  但前提条件是吕凤先能活下来。

  两人这一战只有生死,而不在于胜负。

  亦或者说生者便是胜者,败者便是死者,这其中不存在其他的情况出现。

  他为吕凤先到了一杯酒,为自己也斟满了一杯。

  柳随风端起酒杯,敬吕凤先道:“昨日上官小仙送给我一口棺材,如若你死了,我便将这口棺材送给你。”

  吕凤先微微一笑,仰头干下酒水:‘多谢,倘若你死了,那我会为将你装在这口棺材里,并且送你入土。’

  柳随风笑得更愉快了:“那我也就不能不多谢了。”

  这句话说完,柳随风站起身来了,吕凤先也起身。

  两人不约而同起身,也不约而同对视一眼。

  有时候对手远远比朋友更了解自己。

  那一眼之中,无论吕凤先也好亦或者柳随风也罢,他们都能从彼此的眼中瞧见了尊敬之色,也瞧见了一种对死亡的风轻云淡。

  对于这两人来说,死亡已完全不在他们的考虑之内了。

  柳随风提起桌上的剑,转身朝着屋外走去。

  银戟温侯吕凤先也提起了他的银戟,走出了客栈。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客栈,步伐不一,但给人的感觉说不出的契合,这一刻甚至令人感觉这两个人其实就是一个人。

  他走出客栈就瞧见了跋锋寒立刻客栈门前。

  他只是瞧了跋锋寒一眼,又看见了在街道上走来的燕南飞,但也只是瞧了一眼,随即脚步轻轻一点,便已越上了屋顶。

  银戟温侯走出客栈的时候,也注意到了三个人,多情公子侯希白、夺命剑客荆无命以及紫气东来卓东来。

  多情公子侯希白的身侧还有两个少年人。

  可他也只是瞧了这些人一眼。

  他和柳随风是一样的念头,无论出现什么人对于他们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

  他的眼中只有柳随风这个对手。

  而柳随风的眼中只有银戟温侯吕凤先这个人。

  吕凤先也一跃而起,如羽毛一般轻飘飘落在了屋顶上。

  两人对峙,争锋。

  一场决战也就不能不到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