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三章、孙蝶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551 2019.01.05 12:05

  他并不糊涂,如若有人将他当作个糊涂蛋,那这个人就是天下间最大的糊涂虫。

  他并不是那种会轻而易举被他人利用摆布的人,如若有人认为他很好利用摆布,那这个人就一定会败的很惨,甚至于连性命都朝不保夕,譬如如今的李神通、李秀宁。

  这两人自诩是猎人,但事实上也成为了柳随风的猎物。

  他并不是那种轻剑快马,纵意江湖,而且没有任何心机少年侠客。

  柳随风这个名字虽然在江湖上才刚刚出名,但他行走江湖的时间比起世上大部分人都要长,他见过的人做过的事情瞧见的风景比世上大部分人都要多,他的心机城府也比任何人想象中都要深。

  无论什么人小瞧了这点,也势必将由他摆布。

  他喜欢和人剑下分胜负乃至于生死。

  可他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会和人剑下分胜负乃至于生死的人。

  他的出剑是有理由的,甚至于他的出剑是有目的的,昔日赵师容评价他的剑法——每一剑无不从虚幻刺中现实,每一剑刺出无不代表利益,这个评价虽然不能完全正确,可也绝不假。

  正如不久前他面对孟星魂、叶翔、、石群三名一流杀手的袭杀一样,他可以用受伤的代价,换取对手的破绽。

  他明明有超凡绝伦的剑术,依旧可以不使用出来。

  ——世上绝没有任何人能看得懂他,因此世上也绝没有任何人能击败他,这句话也是流云水袖赵师容对他的评价。

  任何人都想象不出赵师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种复杂的情绪。

  这是实话,世上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完全了解他,因为他是柳随风,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柳随风。

  他也从没有想过让别人完全了解,可他却随时随地能了解他人,随时随地能了解四周的一切,乃至于利用手上一切的方式了解四周的一切,因此在许多时候原本是客的他,可以反客为主。

  如今也一样。

  当柳随风让中原一点红联系驻扎在凤城的金钱帮势力之事就已经准备反客为主了,随后柳随风更以自身的风暴诱饵,使得凤城所有的视线都落在他的身上,而忘却了神出鬼没的中原一点红便已经开始施行他的计划了。

  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开始逐步明里暗中了解凤城上下的局势以及自身面对的处境了。

  直到再次见到高老大以后,一切事情都有了答案。

  孙府、万鹏王之间是早已经对立了的。

  这份对立并非是在柳随风来到凤城以后的事情,也并不和练真真击杀万鹏王属下有关系,这份对立和一个叫孙蝶的女人有关系。

  孙蝶是个很寻常且美丽的名字,可孙蝶是孙玉伯的女儿,孙剑的妹妹!

  但在半年前孙蝶忽然神秘失踪了,据传孙蝶是和个神秘的男人私奔了,而这个男人似乎正是十二飞鹏帮的帮众。

  迄今为止孙府上下都还在寻找孙蝶。

  这半年来孙府上下虽然听从孙玉伯的命令并未和十二飞鹏帮产生太多的摩擦,可孙府和十二飞鹏帮也已经势不两立了,特别是孙剑一直都在想方设法寻找十二飞鹏帮的麻烦,明里暗中除掉一些十二飞鹏帮的帮众。

  因此孙府和十二飞鹏帮已经势同水火了,柳随风的出现只不过是引爆而已。

  只要是个有脑子的人都能想象得出,一个寻常不过的十二飞鹏帮的弟子能拐走孙玉伯掌上明珠孙蝶吗?这其中难道没有万鹏王的插手,倘若说没有,一个几乎没有脑子的人都不相信。

  这些消息柳随风通过中原一点红以及金钱帮很快就收集得到了,不过柳随风还在思忖一件事——孙蝶。

  孙蝶作为孙玉伯的女儿,也作为销声匿迹的那个人,到底去哪里了呢?

  柳随风一直认为这才是一系列事情最关键的点。

  柳随风不认为万鹏王为了和孙玉伯开战会做出拐走孙蝶威胁孙玉伯的事情,他知晓孙玉伯这个人,孙玉伯是个富有决断的人,绝对不可能因为孙蝶被掳走而弃械投降,反而会因为孙蝶的消失更有斗志。

  孙蝶消失的实在有些莫名其妙,而孙蝶居然能在十二飞鹏帮、孙府两大势力眼皮子底下消失,这就更不可思议了。

  柳随风也在思忖孙蝶到底在哪里?

  柳随风认为孙蝶一定还在凤城,至少曾经有一段时间在凤城,可孙蝶在哪里呢?

  再一次瞧见高老大以后,柳随风基本上可以肯定了答案。

  柳随风再次见高老大的时候,询问了一个人——练真真。

  高老大那里有练真真的消息。

  练真真,练飞云的女儿,也是宋阀青年一代的顶尖高手,刀法造诣深得天刀宋缺的赞许,练真真曾数年在江湖上行走,挑战江湖上顶尖高手,只求一战,而不求成名,故而知晓练真真的人实在不多,见过练真真长相的人也实在不多。

  柳随风从高老大哪里得到了一个最重要的消息:练真真曾来过凤城,而且在凤城逗留了七八天。

  柳随风做出了一个非常大胆的推断。

  没有人见过练真真,那任何人都可以成为练真真!

  孙蝶也一样可以成为练真真。

  得出这个结论以后,柳随风一直诧异的事情做终于有了结论——练真真为什么带易容面具,练真真原本的身份极有可能就是孙蝶。

  得出这个结论以后,许多事情都开始清楚了,但许多事情也都在这一瞬间颠覆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柳随风回到江山阁见到练真真,便开始和练真真摊牌了,他必须证明一件事——练真真是不是就是孙蝶。

  柳随风是个很有耐心的人,如今他有许多的时间,因此一点也不着急,何况他已经等了很久了,也不差这一时半刻。

  忽然,练真真开口了。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柳随风微微一笑道:“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你了。”

  练真真道:“你为什么怀疑我?”

  “因为孙剑。”

  练真真摇头:“我不明白。”

  柳随风道:“你瞧见孙剑的那一瞬间,眼中闪过了非常复杂的情绪,虽然只不过一瞬间,但还是被我捕捉到了。”

  练真真冷声道:“那又如何?”

  柳随风淡淡道:“那其实也不如何,只不过你的眼神中流露出了非常复杂的情绪,可面上却没有流露出任何的表情!一个人能控制自己的面上肌肉,但一点也不能控制自己的眼神,这实在是很奇怪的事情,因此我只能得出一个结论。”

  练真真道:“你看出我易了容?”

  柳随风道:‘我身边曾有过几位易容术高手,也曾见过一些易容过的人,因此我能得出这个结论。’

  练真真盯着柳随风:“那你是什么时候确定我就是孙蝶的?”

  柳随风道:“今天我去见了高老大,终于完全确定了你的身份。”

  “为什么?”

  柳随风淡淡道:“你曾去过快活林几次,无论什么人去过快活林,都会被高老大记住,高老大不认识练真真,可不能不知道孙蝶,因此我瞧出了你就是孙蝶。”

  柳随风抬起手指了指练真真的手腕。

  练真真的手腕和其他女人的手腕没有什么区别,但多了一样东西!

  ——蝴蝶。

  蝴蝶一样的疤痕在手腕上。

  这个疤痕非常奇特,甚至算得上独一无二的。

  因此练真真不是练真真,而是孙蝶,孙玉伯的女儿孙蝶。

  练真真撕掉面上的面具,露出了一张轻柔坚毅的面庞:“是,我是孙蝶,孙玉伯的女儿孙蝶。”

  柳随风将面具递给孙蝶,微笑道:“我相信今天一定能听到不少有趣的故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