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雨中决战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120 2018.12.16 12:13

  中原一点红不喜欢笑,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他能认为好笑的,因此柳随风笑的时候,他笔直立着,一丁点表情也没有。

  他这个人就如一座冰山,无论任何人都难以融化。

  柳随风还是微笑望着中原一点红,以一种很愉快的口气说道:“很早以前我就知道你的名头了,我也一直想见你一面,只是我没有想过你居然会主动找上我。”

  中原一点红冷冷道:“有人请我杀你,我自然会找上你,若没有人请我杀你,我们大概也不会见面。”

  他神目如电,扫过坐上只有半壶的芙蓉酒,道:“你刚刚喝酒了?”

  柳随风笑了笑,弹了弹桌上的酒壶:“我买酒自然不是用来看的,而是用来喝的。”

  中原一点红深吸了口气道:“看来你的运气不错。”

  “哦?”

  中原一点红:“你至少可以多活一天,我的剑下一向不喜欢杀醉鬼。”

  柳随风又笑了起来,他当然知晓中原一点红的剑下不是不喜欢杀醉鬼,而是因为中原一点红不想占他一丁点便宜。

  他实在不能不佩服中原一点红——一个这样公平的杀手居然能横行江湖近十年,而且成就了杀手界的神话。

  但柳随风很快止住了笑容,眼中的笑意也几乎在一瞬间止住了。

  “我一直在等你。”柳随风道:“我知道你要来杀我,因此我一直在等你。”

  中原一点红没有半点惊讶:“我知道。”

  柳随风也不惊讶,淡淡道:“你既然知道我在等你,我也知道你是来杀我的,那我也自然不会喝醉给你任何一个杀我的机会,毕竟我还并不想死。”

  中原一点红眼中闪过了一抹冷光:“因此你虽然喝酒,但并没有醉?”

  柳随风慢慢站起身,望着中原一点红道:“若醉了,无论杀人还是被杀,都不是件愉快的事情。”

  中原一点红面上露出一抹颇为冷森的笑意,望着柳随风道:“看来你也是个干脆的人,至少在杀人和被杀这一方面,绝不迟疑与拖延。”

  柳随风为自己倒了杯酒。

  他举起酒杯望着中原一点红道:“在喝酒这一方面,我也不会犹豫。”

  他说完便一口饮下酒了,随即便朝着酒楼外走去。

  一锭足以付账的碎银子放在了桌上。

  中原一点红极少喝酒,也从未喝过要杀的人的酒。

  可这一次是例外。

  他将一出现柳随风就为他准备好的酒饮下。

  这一次他没有验毒,他相信柳随风这样骄傲的人,是绝不可能在酒中下毒的。

  柳随风、中原一点红的对话没有刻意的遮掩,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几句对话,可令酒楼上下的人都感觉说不出的惊心动魄。

  他们虽然不是非常聪明的人,可当然也不笨。

  他们知道这两个人一个是要杀人的人,一个是要被杀的人。

  这两人走出酒肆,便是决定那个人杀人,那个人被杀。

  这本是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可每个人望着柳随风、中原一点红走出大门的时候,都忽然生出了一种神圣的感觉。

  ——似乎杀人本已成为了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

  柳随风走出芙蓉楼的时候,天上已在奔雷闪电,他才踏入院中,飞雨就已呼啸而下了。

  柳随风慢下来脚步,望向中原一点红,露出了一个笑容,耸了耸肩道:“看来天公也在等待我们这场交手,如今也已经给了个彩头。”

  中原一点红没有笑,也没有停步,只是冷冷道:“你想在什么地方出手?”

  这一刻,似乎中原一点红的眼中也只有杀与被杀,也只是等待杀与被杀了。

  柳随风指着前方那片竹林,道:“那片竹林寂静无人,是个适合交手的地方。”

  “好,你带路。”

  柳随风前面带路,不过走的并不快,中原一点红和柳随风并不行走,而雨在这个时候越来越大了。

  两个人的衣裳也都被雨水浸湿了,可无论柳随风也好、中原一点红罢,他们都走得不快,就如同在阳光明媚的午后散步一般。

  只不过其中一个人是非常悠闲自在的散步,而另一个人的每一步之中都怀揣着心事。

  行走匆匆离开,崎岖不平的街道上渐渐已经没有行人了,只有柳随风、中原一点红两人如苦行僧一般的前行。

  他们的路途是有终点的,终点便是前方的竹林,哪里便是他们的决战之地,哪里或许也将成为了他们的生死之地。

  谁生、谁死?没有人知道。

  可无论柳随风也好,中原一点红也罢,眼神中都没有任何的畏惧,他们的身上甚至已经连一点带杀机也没有,杀意也不在。

  可此时此刻他们却已将走过的这每一步,当作人生最后一段旅途。

  竹林。

  柳随风、中原一点红入了林中大概有二十来步,不约而同的停下。

  他们非常的默契,停在竹林中一片颇为宽敞的地域。

  这段不长的道路,已令他们全身湿透了,甚至于眼前也已被蒙上了一层水雾,大雨如同一片片水帘横亘在两人的中间,狂风飞卷起四周的竹叶,发出肆无忌惮的嘶吼声,似乎也在悲呼这一战的到来。

  雨帘挡不住两人那比剑还锋锐的眼神,在半空中如烟花绚烂,星火四溅的碰撞。

  呼啸的狂风也阻挡不住两人身上已不约而同涌现的恐怖剑意与杀气。

  此时此刻的柳随风、中原一点红虽然还并未出剑,可他们也已能够感觉到彼此的战意以及彼此的杀意。

  这一战不可避免,也没有人想要避免。

  这一战势在必行,也必定分出个胜负,甚至于生死。

  剑上人,剑中招,剑下魂。

  两口剑分出胜负以前,没有任何人能知晓这一战是胜是负,是生是死。

  中原一点红望着柳随风,一向空空如也的心中忽然涌现了一种说不出的情绪,可这种情绪也在一刹那间被那强大的剑意与强大的战意淹没了。

  眼前这个人是个极其可怕的高手。

  他不但是来瞧这个人的剑法的,而且他也已经收了李秀宁五万两酬金。

  他不能不杀柳随风。

  因此这一瞬间中原一点红的心中已是空,脑中也只有一个杀字。

  他的手握住了剑,杀机如洪流一般席卷来开,涌现柳随风。

  他一句未发,可决战之心任何人都可见。

  柳随风也一样。

  此刻柳随风深吸了口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