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杀人无对错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235 2018.11.26 21:32

  有人曾问过柳随风:“世上什么人是认为你可以杀的,什么人是不可以杀的?”

  这实在不是个简单的问题,可柳随风回答这个问题的方式却很简单,柳随风的答案是:“我想杀的,就是可以杀的,我不想杀的,便是不应该杀的。”

  那人笑了起来道:“你不分善恶,不分好坏?”

  柳随风回应:“世间无善恶,无好坏,无对错,唯有立场不同而已,我瞧不顺眼的,可杀!他们瞧不顺眼我,也可以杀我,杀与被杀,猎人与猎物,各凭本事而已。”

  那人很满意这个答案,轻声叹道:“我相信天欲宫的项飞梦、朱大天王以及长笑帮的曾白水听见你这一番话,应当是很高兴的。”

  柳随风淡淡回了一句:“与我何干?”

  柳随风的确就是这样一个人,杀人被杀不看其他,只看自己。

  他看不顺眼便杀,有人要杀他,他也杀。

  杀与被杀,他从不认为有任何对错可言,只是立场不同而已,本事高下也罢。

  因此跋锋寒的出现,柳随风并不惊讶,也并不愤怒。

  即便跋锋寒斫下他的人头,柳随风那个时候也不会有任何不服气的,因为他的本事不及跋锋寒,就应当被跋锋寒所杀,正如昔年那些本事不及自己的人一样,合该死在他的手下一样。

  也正是因为如此,柳随风的身上给人一种非常独特的气质,贵气以及一种近乎于死亡般的优雅安静。

  跋锋寒行走大江南北,走遍了突厥、高丽、大宋、大隋、大理、大金等诸多,可还从未瞧见过如柳随风这般的人物,也还从未感觉那个人比起柳随风还要更令他感觉危险了。

  因此他感觉到了一种死亡般的此景,因此他也认为这一次自己是绝对没有来错地方,也绝对没有找错人的。

  柳随风的确是个值得一战的对手。

  他原本只是想挑战夺命剑客荆无命,而没有奢求挑战上官金虹。

  他不认为自己可以击败上官金虹,他在江湖上虽然一向自负狂傲,可并不笨,因此他从未想过挑战上官金虹。

  他甚至认为挑战上官金虹几乎就等同于自寻死路,他还不想死,因此没有挑战上官金虹的打算。

  可上官金虹却给了他一个机会。

  只要挫败了柳随风,便可以给他一次挑战自己,而且即便败了也不杀不死的机会。

  跋锋寒心动了,因此跋锋寒立刻答应下了金刚铁拐诸葛刚的传话,因此他来找到了柳随风,他要挑战柳随风,他要击败柳随风。

  只有击败了柳随风,他才能挑战上官金虹。

  上官金虹对于江湖上任何人来说都如同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二十年前就是了,如今这座高山高到了何种程度没有人知道,可有一点江湖上的人却是知晓的。

  十年前上官金虹和大宋第一强人燕狂徒一战,这一战燕狂徒居然并未胜。

  燕狂徒是大宋有史以来最惊才绝艳的天才。

  他的身上有诸多称号,什么天下第一狂人,世间第一奇人,武林第一异人。

  他的确可以算得上是天下第一。

  如今威势正嚣的权力帮正是昔年他一手创立的,而四十年前,燕狂徒独战大宋武林天下高手于武夷山,那武夷山之战更是使得大宋武林近二十年人才凋零,直到二十年前才渐渐恢复元气。

  而那个时候燕狂徒居然再一次横空出世,而且武学修为比起昔日更加惊天动地,成为了被誉为可以和绝代奇侠韦青青青相提并论的绝代高手,一时之间已在众人之上,被誉为神话之中的神话,传奇之中的传奇。

  上官金虹居然有本事和燕狂徒一战,可想而知上官金虹的本事。

  跋锋寒本就主张以战养战,唯有在决战之中,才能压迫自己的潜力,得到身体与精神上的突破。

  而和绝顶高手一战之中,更可领悟新的交锋方式以及招式上的变化,等等诸多。

  因此跋锋寒不假思索答应下了这个提议。

  他要和柳随风一战。

  至于这是不是金钱帮的借刀杀人,跋锋寒一点也不在乎。

  他本就是一个为了自己的目的,而不顾一切的人。

  跋锋寒望着柳随风,他的身上已经涌现出了惊天动地的战意,也已拥有了惊世骇俗的杀气。

  他来了,即便柳随风不想交锋也不行了。

  柳随风喝下了第二杯茶。

  跋锋寒来了以后,柳随风喝下了一口茶,如今喝下了第二口茶。

  这口茶喝完以后,柳随风用方巾擦了擦用早点时候嘴角沾上的粥与馒头屑。

  跋锋寒一直没有说话,只是望着柳随风,等待柳随风的答复,或许根本不算是等,而是逼迫柳随风给出个答案,不能不给出的答复。

  跋锋寒身上的战意与杀气充斥,使得整个客栈也都仿佛瞬间步入了隆冬之中。

  柳随风做完这一些以后,他再一次望向了跋锋寒。

  只不过这次柳随风已经慢慢站起身来了,盯着跋锋寒开口了。

  柳随风只是说了一句话,询问了一句话。

  “你是不是已经准备好去死了?”

  跋锋寒微微一怔。

  好狂的话。

  柳随风看上去不是个很狂的人,甚至一点也瞧不出狂,可柳随风这一席话却给人感觉非常的狂,非常的可怕。

  跋锋寒盯着柳随风道:“自从修习武功以后,我就随时准备好被杀,也准备随时杀人了,因此这种事情我不需要做出准备,已经是我的本能了,而你呢?你是不是准备好死了?”

  柳随风微微一笑道:‘我不会死,但我已经准备好杀人了,来吧,被我杀吧。’

  说完这句话,柳随风离开了客栈,走到了客栈外面。

  一番动作干脆利落行云流水,给人感觉仿佛如诗赋一般的优雅,却也感觉如长剑一般的锋锐凌厉,不留退路。

  此时此刻柳随风给人的感觉又已经不同了。

  刚才的柳随风带着一种死亡般的优雅,可如今的柳随风带着一股冬日般的杀机,一种死亡的煞气,以及一股试问天下上下谁与争锋的睥睨与自负。

  这一刻的柳随风,可以算得上是锋芒毕露了。

  跋锋寒跟在柳随风的身后,走出了客栈。

  在这一路上,跋锋寒忽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或许自己正在过黄泉路。

  可他没有迟疑,一步也没有迟疑,一刻也没有犹豫。

  即便是黄泉路,他跋锋寒也没有什么不敢闯的。

  一个人带着刀剑走在柳随风的身后,走到了院中。

  跋锋寒、柳随风几乎同时停下了脚步,而柳随风按住了剑锋。

  这一刹那,柳随风给人的感觉又变了。

  跋锋寒望着这一刻的柳随风,脑海只是浮现了两个字。

  ——剑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