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命不抵命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215 2018.12.17 13:11

  这一刻即便柳随风后悔想要阻止也来不及了。

  因为中原一点红距离柳随风实在太远了,即便柳随风出剑也来不及了,而此时此刻柳随风看上去根本没有半点拔剑的意思,他那双眼睛明亮而平静,眼神之中带着一种佩服。

  任何人都看得出他是佩服中原一点红的。

  这当然不是在剑法上,而是身为一个江湖的气节。

  这个世上有太多为了求生不惜一切甚至出卖妻子朋友儿女的人了,中原一点红这样的人实在极其难得。

  可柳随风没有出手,全身上下没有半点出手的动作,他只是眼睁睁瞧着中原一点红用剑刺穿咽喉。

  可就在中原一点红要用剑刺穿咽喉的时候,一片竹叶轻飘飘的出现在了中原一点红的面前,将即将刺穿咽喉的剑给击飞了出去。

  这片竹叶看上去是如此的轻柔,如此的柔弱,可这竹叶偏偏能将中原一点红手中的剑击飞,而且剑狠狠插在了一根翠竹上。

  这片青叶的力量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实在难以想象。

  而柳随风已笑了。

  他看上去对这一幕完全不惊讶,似乎也一点也不在乎。

  他望着中原一点红身后的方向,望着雨幕之中那一道看上去更加模糊的黑影,悠悠然道:‘萧先生,你还是来了。’

  “你知道我来了?”那声音仿佛是从天涯海角传来,可很快就传到了柳随风的耳畔,声音传到柳随风耳畔的时候,那道竹林深处的黑影也出现在柳随风面前,中原一点红的身侧。

  一袭做工显得极其粗糙,材质也极其寻常不过的麻衣,一顶任何一个集市都可以买得到的斗笠,以及一口看上去实在寻常不过,实在不起眼的箱子。

  可这种装束却构成了一个昔年无敌于天下的无名杀手。

  森森剑气,萧萧易水,英雄无泪,化作碧血。

  萧泪血。

  这个已经多年没有行走江湖,也已经多年没有杀过人的杀手又出现在了世人面前。

  柳随风望着萧泪血,他也很好奇的扫过了那口看上去平凡不过,但被誉为天下间最可怕武器的箱子,微笑道:“在芙蓉楼的时候,萧先生就已经到了,只不过那个时候无论我还是中原一点红都没有注意到你,可当我走出芙蓉楼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了一股非凡的气息,因此我扫了一眼,在角落瞧见了你。”

  萧泪血抬起了头,斗笠下露出了一张苍白的面孔以及一双死灰色的眸子,在滂沱大雨之中,更加接近死亡,更加充斥了一种深渊的死气。

  “你知道我一定会来?”

  柳随风淡淡一笑:“这是一场有趣的交锋,而且中原一点红大概是萧先生的合作伙伴,因此我相信萧先生应当不会错过这一战,何况我一直在退,也一直在观察萧先生的方位。”

  此时此刻中原一点红已经开始明白了。

  原来柳随风不仅仅是在瞧他的剑法,而且也是再搜寻萧泪血。

  萧泪血还是很冷淡很平静:“即便如此,你又如何能肯定我一定会出手?”

  柳随风摇头:‘我无法肯定萧先生是否会出手,但我并不想杀中原一点红,因为他是个有趣的人,可即便萧先生不出手,我也不会出手,因为我似乎也没有理由救中原一点红。’

  他的意思是很明白了,萧泪血若不出手,那中原一点红只有死。

  萧泪血出手了,中原一点红便可以活。

  这句话的意思实在不难明白。

  中原一点红已经蹒跚站起身来,胸口那一剑看上去只不过是浅浅一道剑痕,可这一剑却已令中原一点红伤在了肺腑,剑气也已经侵入了经脉,这一剑已令中原一点红重创。

  中原一点红能在这一剑之下还能站起身来,已经是极其不容易了。

  中原一点红冷冷道:“你为什么不杀我?我是来杀你的。”

  他的声音本就有些嘶哑,此时此刻在雨中说出来,简直带着一种野兽嘶声竭力嘶吼的味道。

  可柳随风很冷淡。

  他也很平静道出了理由。

  柳随风望着中原一点红:“第一,你是个有趣的人,我一向很喜欢有趣的人;第二,李秀宁要杀我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给了她三次机会杀我,你只是第一次,因此我即便要杀,也是要杀李秀宁,而并非是你;第三,你杀我而没有杀成我,因此你欠我一条命,你欠什么人的东西都可以不还,但欠我柳随风的就不能不还,因此我不杀你,我也没有什么理由杀你,正如我不救你一样,也没有什么理由救你。”

  他的每一句话都如剑一般锋利,每一个字都如他这个人一样无情,他说出的每一段言辞都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可带着一种令人信服的力量。

  无论中原一点红也好,抑或萧泪血也罢,他们这一生之中还并未见过柳随风这样性情的人。

  中原一点红已经握住了剑,冷冷道:“那么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还你的命?”

  柳随风笑了笑:“你刚才没有要掉自己的命,如今我已不想要你的命了,你若自杀了,我还要为你买一口棺材,为你安葬,这种事情划不来,因此我不去做,你是个非常厉害的杀手,因此你欠我一条命,那么你就应当为我做一件事甚至杀一个人,这才公平,这才是不亏的买卖。”

  这一番话说出,中原一点红即便想要自杀也不可能了。

  他平生以来最不喜欢亏欠别人,如今他欠了柳随风的命,即便要死,也要还了命再死。

  何况他如今也并不想死。

  一个人如果还有许多事情想要做,怎么可能说死就死呢?

  萧泪血瞧见的和中原一点红瞧见的并不一样。

  萧泪血发现柳随风似乎很了解中原一点红了,也正是因为了解中原一点红,中原一点红那偏激的脾气现在还能活下来。

  此时此刻柳随风也已不去瞧中原一点红一眼,而是望着萧泪血道:‘萧先生,你介不介意和我喝杯酒?’

  萧泪血冷冷道:“我为什么要和你喝酒?”

  柳随风悠悠然道:“因为萧先生救了中原一点红一命。”

  萧泪血冷笑道:‘我救了中原一点红就一定要和你喝酒?’

  柳随风笑了笑道:‘因为你救了中原一点红,所以你也欠我一个人情,何况现在我们似乎也只能喝酒了,雨下得实在太大了。’

  雨一直在下,即便是再竹林中,雨也纷纷扬扬的落下,打在三个人的身上。

  烟雨迷蒙,本不是黑夜,可已给人一种夜色已至的错觉。

  这一刻萧泪血至少看出柳随风有一个特点:能算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