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六章、再逢赌局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166 2018.12.23 23:07

  她是个喜欢招惹人的人。

  无论什么人她都敢招惹,无论什么人,她都能招惹得起。

  江湖上几乎没有什么人对她有任何的法子。

  当然有时候江湖上的人也会招惹上她,可无论什么人招惹上了她,那就等同于遇上了大麻烦,而是那种恨不得跑到天涯海角,深山老林,永远不见天日的大麻烦。

  如今柳随风招惹了她,柳随风也似乎为自己招惹了一个大麻烦。

  胡金袖在笑,笑的愉快极了,曾经有人夸赞她的笑容比起黄鹤楼的风景还美,她本是个美人,笑起来就更美了。

  可卜鹰、关玉门一点感觉不出美,只有幸灾乐祸的望着柳随风。

  柳随风神情悠然,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犯下了什么错误。

  此时此刻的柳随风居然还非常从容的望向关玉门、卜鹰,又扫过侯希白、燕南飞。

  当然还有一个人!

  这里有许多人,但能坐下的只有六个人。

  这个人坐在头秃如鹰,眼神也锐利如鹰的卜鹰对面。

  这人穿着一身非常寻常不过的衣裳,身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装饰,唯一还算显眼的便是这个人的腰间斜插着一口剑。

  一口没有剑鞘的剑。

  这口剑看上去都有斑斑锈迹,实在不算是一口好剑。

  如若这样一个人走在长街上,都会被人当作极其落魄的江湖人,根本也不会让人多瞧上一眼,可如今这个人坐在宽大屋中的六张太师椅上其中之一,那就不能不引人注目了。

  “高老大告诉我,有几位朋友在等我。”柳随风:“我确信自己在江湖上根本没有什么朋友,因此我实在想不出是那位朋友在等我。”

  胡金袖抬起白嫩嫩的小手,一只手托着腮帮,笑吟吟道:“高老大说的自然就是我了。”

  她对着柳随风眨了眨眼睛,看上去更可爱更迷人,也更勾魂了。

  柳随风笑了笑,望着胡金袖道:“可今天以前,我们似乎从来不认识?”

  “你错了。”胡金袖道:“是今天以前你不认识我,但我一直都知道你,一直想见你,一直想成为你的女朋友!女朋友是不是也是朋友?”

  这一番话语落下来,场面就更热闹了。

  身为胡金袖的朋友兼对手的卜鹰、关玉门这一刻也情不自禁笑了起来。

  其实胡金袖、柳随风还未相见以前,关玉门就曾思忖过这两个江湖上一等一有趣的人相见是何等场景?如今眼前这一幕可还真没有令他失望。

  柳随风笑得更愉快了,他似乎刚才根本没有见过胡金袖,又非常仔细的将胡金袖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

  胡金袖可以感觉柳随风那仿佛有穿透性的视线,可胡金袖还是保持着笑容,她出道江湖十年,身为赌徒也赌了十年,在江湖上见过了太多太多有趣的人事物了,因此也至于近些年来也感觉世上没有什么人能令她感觉有趣了,但如今柳随风却给了她一种很有趣的感觉,甚至还有一些刺激。

  胡金袖狠狠瞪了柳随风一眼,娇嗔道:“你干什么这么瞧着人家?”

  柳随风收起了那略带侵略性的视线,微微一笑道:“因为我在思忖你是不是有资格做我的女朋友。”

  胡金袖甜甜道:‘现在呢?你瞧出来了没有?’

  柳随风点头:‘我已经瞧出来了,你这样漂亮风情的女人,即便成为皇后也都是有资格的,自然也有资格成为我的女朋友,因此你现在是不是我的女友了?’

  胡金袖笑的更甜了:“现在还不行。”

  “为什么还不行。”

  胡金袖叹了口气,道:“因为十年前我踏足江湖以后,便订下了个规矩,无论什么人要成为我的男人,都必须给我杀一次,只有杀一次而不死,那才能成为我胡金袖的男人。”

  每个人的心跳都在加快,每个人的眼中都露出了兴奋与刺激之色,除了柳随风。

  只要是不笨的人都能瞧得出身为天下间最有名三大赌徒之一的胡金袖似乎也准备要和柳随风订下一个赌了。

  这个赌和关玉门的赌居然是一样的,还是赌柳随风的命。

  唯一不同的是赌局中的两个人都是这个赌局的要素之一。

  这难道就是胡金袖对柳随风的报复吗?

  每个人暗自思忖,又忍不住吸了口寒气。

  招惹胡金袖就等同于招惹了大麻烦,而一个一心要杀人的胡金袖,那这个麻烦简直就是比天还打了。

  柳随风也愣了一下,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话惊讶到了。

  可柳随风居然很快就回过神来,微笑问道:“你为什么订下这个规矩?”

  胡金袖说:“我一向是个喜欢招惹麻烦的人,如今江湖上要杀我的人至少有五百个了,而且个个凶神恶煞极其可怕,如若我的男人连我的出手都避不开,那迟早也会死在那些人的手中。”

  柳随风道:“因此你是为了我好?”

  “是的。”胡金袖眨着眼睛望着柳随风:“你答不答应呢?”

  柳随风耸了耸肩:“你都已经说是为了我好,那么我怎么可能不答应呢?只不过我们具体如何赌呢?”

  胡金袖拍手笑了起来。

  这一刻的胡金袖全身上下的气质都发生了变化。

  这一刻的胡金袖在其他的赌徒眼中见识就是至高无上的神祇,身上那种天上地下谁与争锋的气质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

  胡金袖眼睛在发光,看着柳随风:“你离开凤城以前,我会对你出手一次,我只出手一次,你若胜了,那便是我的男人。”

  “我若败了,自然也就死了。”

  “是的。”胡金袖笑吟吟道:‘其实你也不亏的,因为我知道李秀宁也已准备杀手杀你了,她还有两次的机会。’

  她说完这句话,指着坐在太师椅上柳随风唯一断定不出来身份的中年男人,道:“你知不知道他是谁?”

  柳随风自然不知道。

  胡金袖笑吟吟道:“他叫李神通,我相信你应当知道这个名字。”

  柳随风眼中一闪而过的精芒。

  李神通,李渊的胞弟,柳随风如何不知道呢?

  柳随风原本已经坐下了,但忽然站起身来。

  柳随风坐下的时候,给人一种很慵懒很随意的气质,可柳随风一站起来,每个人都忽然感觉柳随风忽然变成了一口出鞘的剑。

  实际上柳随风一站起身,剑也要出鞘了。

  柳随风的手握住了剑。

  他望向了笑吟吟立在人群中,但依旧格外耀眼的高老大。

  他问了一句:“这里可不可以杀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