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七章、草木皆兵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004 2018.12.28 11:58

  行走在阴暗中,惊鸿一现出现在光明之下,便是一人永远离开人间。一击不中,远遁千里,绝不留恋!

  这些都是形容世上最顶尖杀手的话语,此时此刻的柳随风仿佛也已经具备了这顶尖杀手的气质。

  这一刻李秀宁、李神通虽然已经瞧不见柳随风了,可他们那种不安已是更强了,四周都是黑暗,而四周仿佛都是蓄势待发的柳随风,柳随风什么时候出手,如何出手,他们都不知道,这一刻李秀宁、李神通只能全神贯注,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不敢有任何的大意,或许被杀也就是在那一瞬间而已。

  “退。”李神通当机立断说了一个字,一刹那间李神通、李秀宁以及郭定都在退,他们都退入屋中。

  外面是黑暗的世界,而屋中有蜡烛灯盏,在光明之下至少被黑暗中安全许多,因此李神通、李秀宁、郭定不约而同退。

  但他们不仅是退,李秀宁才入屋,反手就挥出了可怕的剑势朝着屋中挥砍出,李神通也握住铜鞭如狂风席卷天地般的在屋中挥舞开来。

  他们都是聪明人,因此他们知道越安全的地方便是越危险的地方。

  屋中自然是安全的,可安全就代表着真正安全吗?或许柳随风已经潜入屋中了,因此他们没有任何的商议,便出招了。

  两人不约而同的出招。

  这一刹那间的出手,使得屋中几乎毁掉了大半,可柳随风的半点影子都没有。

  李神通、李秀宁心里一沉,全身都已在冰凉。

  他们已经错了一次了,这样错的机会还有几次呢?

  李神通、李秀宁没有思忖下去,他们没有时间思忖下去了。

  屋中的所有东西都已经是东倒西歪了,唯有一张床还是完好无损摆放着。

  李神通、李秀宁又对视一眼,这一眼之间,李秀宁再一次出手,长剑一挥,剑光横扫,木床顺便被斩断成七八截,坠落在地上。

  没有人!

  柳随风没有在床上。

  这是第二次错,她已经错了两次了,还有几次错的机会呢?

  这一刻两人的心更沉了。

  忽然这个时候吹进来了一阵风,一阵尖锐的风。

  风席卷入屋中,瞬间将屋中的灯盏蜡烛全部吹灭,这一刹那间屋中也是一片黑暗,什么都瞧不见。

  可还是能听得见。

  但李秀宁、李神通宁愿希望听不见。

  因为他们又听见了一阵极其尖锐的破空声。

  这似乎是剑刺出的声音,似乎是暗器的声音。声音愈来愈近,袭杀而来。

  李秀宁、李神通不能不再一次出手,但李神通还是很冷静吩咐道:‘掌灯。’

  他这句话不是对李秀宁说的,而是对郭定说的。

  郭定已败在了柳随风手下,柳随风没有杀郭定,而郭定也不愿意和柳随风为敌了,这些李神通都明白,不过掌灯这事情并非是要让郭定对柳随风出手,李神通相信郭定愿意帮这个忙。

  而他没有时间。

  他不能保证柳随风是否已乘着这个时机要杀他。

  柳随风答应给他三次机会,可他不希望这三次机会如此快的浪费掉。

  一阵尖锐风声过去,屋中再一次恢复了光明,郭定果真已掌灯了

  李秀宁、李神通刚才在那一阵风声之中出了十七八招,但击中的不过是树叶而已,一大片樟树叶。

  此时此刻的李秀宁、李神通已经颇有几分草木皆兵的意思了。

  李秀宁、李神通才刚刚因光明失而复得而轻叹,可这个时候她们瞧见了一个人——柳随风。

  柳随风居然立在门口,提着剑,笑吟吟望着他们。

  柳随风似乎一直都在欣赏他们的狼狈之态,似乎忘记隐藏自己了。

  此时此刻柳随风就立在屋门前,提着剑望着他们,李秀宁、李神通心中一阵,但没有第一时间出剑,而是望着柳随风道:‘刚才是绝佳的机会,你为什么不出手?’

  柳随风耸了耸肩:“我一向不喜欢背后杀人,因此我绝不背后杀人。”

  绝不背后杀人。

  柳随风说的很肯定,肯定的李神通,李秀宁都相信了。

  可他们实在不应当相信的。

  因为他们在听柳随风说话的时候,柳随风在最后一个字说完,便出手了。

  剑忽然再一次挥出。

  剑光如匹练般挥出,瞬间击退了反应过来的李秀宁,在这一刹那间,柳随风封住李秀宁的穴道,搂住了李秀宁的腰肢,随即剑势不止,戳至李神通的咽喉。

  柳随风笑吟吟望着冷冷盯着自己的李神通、李秀宁,悠悠然道:“我已经对你们说过了,我要进行第二次暗杀了;在暗杀过程中我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什么话都讲的出来的,因此你们实在不应当相信我的话,因此李神通,你现在还有一次机会,你也只有一次机会了。”

  说完这句话,柳随风便将剑收入剑鞘,可并非松开李秀宁这个人。

  柳随风将李秀宁扛在肩上,玩味笑道:“这件事原本和秀宁小姐无关的,既然她要插手,那我也就不能不带走秀宁小姐几天,在下告辞了。”

  这句话落下柳随风扛着李秀宁便消失在院中。

  李神通没有追。

  他不是不想追,而是没有法子追,柳随风那一剑盯住了他的穴道,等柳随风走出屋门的时候,他才解开穴道,但此时此刻追已是完了,他已经没有法子去追了。

  今日这一战,李神通更了解柳随风了。

  柳随风这个人的确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什么话都说的出来。

  这个人做的事情不要全部相信,这个人说出的话也不要全部相信,可柳随风的弱点呢?

  李神通瞧不出柳随风的弱点,如今他对柳随风的了解也只是局限于柳随风实在是个可怕的人,实在是个不容轻忽的人而已。

  李神通心急如焚,但这一刻已经没有时间思忖这些了,现在他最要紧的是查看四周。

  柳随风刚才的行动,是不是故意拖延时间给中原一点红。

  李神通深吸了口气,他打算去见孙玉伯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