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一章、再相逢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129 2018.12.22 11:31

  一片寂静,一片死寂。

  在场每个人都忽然感觉时间仿佛刹那静止住了,但练真真打破了这种死寂,打破了这种寂静。

  练真真望着柳随风,眼中没有感激,也没有愤怒,练真真仿佛也已经受到了柳随风的感染,一举一动都已显得格然的淡然冷漠。

  “我记得你曾说不会插手这场决斗?”

  柳随风点头:“我的确说过。”

  “你既然说过,为什么又要挡住我的刀?”

  柳随风微笑道:“因为萧银鹏已没有法子和你决斗了,因此我自然要挡住你的刀。”

  萧银鹏已经只有一个人了,他的九名手下都已经成为了尸体,倒在了这间雅室。

  他没有望柳随风,只是呆呆盯着地上的九具尸体。

  柳随风望着萧银鹏,微笑道:“孙剑来了,他就没有法子和你交手了,因此我要挡住你的刀。”

  练真真只能承认,她和萧银鹏交锋的时候,就已经瞧得出萧银鹏已经分心了,可练真真又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杀他们?”

  练真真指着地上的九具尸体。

  柳随风悠悠然道:“我一向瞧不起趁人之危的人,因此我想给他们一个难忘的教训。”

  这个教训实在难忘了,死便是最难忘的教训。

  任何人都能听得出柳随风言辞之中那种对生命的淡漠与无视。

  人命在这个人的眼中,仿佛就如鸡鸭鱼肉一样不值得一提,甚至于在场每个人都能感觉得出柳随风对于自己的性命似乎也瞧的并不重,这是个非常古怪非常奇特的人。

  沉默不语的萧银鹏抬起了头。

  萧银鹏抬起头的时候,一双眼睛已经布满了血丝,已带上了杀意,萧银鹏的声音也都沙哑了。

  他的声音仿佛根本不是自己发出来的,而是厉鬼发出来的声音。

  索命的厉鬼。

  “他们对我忠心耿耿,可以为了我丢掉性命,随时为了我去死。”

  萧银鹏的声音很沙哑,可每个字都给人一种很森冷的平静。

  柳随风的回应也很淡然:“我瞧得出,他们能为你挡练真真的刀时,我就能瞧得出。”

  “可你杀了他们。”

  柳随风点头:‘这是事实。’

  萧银鹏道:“他们虽然是我的属下,但我将他们当作我的兄弟,我一定要为他们报仇。”

  柳随风还是点头:‘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你为他们报仇,证明你是个讲义气的人,我很欣赏讲义气的人,毕竟江湖上讲义气的人实在不多。’

  “多谢。”萧银鹏对着柳随风拱手:“可不管如何我都要杀了你,因此你若不想被我杀,那就请你现在杀了我,否则我一定会找你报仇。”

  萧银鹏的每一个字都说的很慢,很清楚,他似乎害怕柳随风听不清楚

  萧银鹏的每一句话也都说的很冷静,给人感觉他仿佛一点也不想报仇,可又给人感觉此时此刻的萧银鹏已经不是人,而是一个为了报仇而生的厉鬼而已。

  练真真、孙剑生出了一阵寒意,他们看得出萧银鹏下定决心要报仇了,柳随风也看得出,此时此刻最好的方式便是杀了萧银鹏,可柳随风对萧银鹏挥了挥手道:“我知道你的话已经说完了,现在你可以走了。”

  萧银鹏深深看了柳随风一眼,淡淡道:‘是的,我现在可以走了。’

  萧银鹏说完果真就走了,头也不回,也根本没有再瞧那些尸体一眼,直接就和孙剑擦身而过了。

  柳随风仿佛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结下了一个死仇,柳随风已将视线落在了孙剑的身上,柳随风盯着孙剑道:“你是不是就是孙剑?”

  孙剑冷冷道:“你为什么认为我就是孙剑?”

  他的眼神很锋利很野性,简直就是一头从森山冲出来的猛虎。

  柳随风做出了一个非常完美的解答:“萧银鹏最尊敬的人是万鹏王,最忌惮的人是孙剑,因此你就是孙剑。”

  孙剑只能点头:‘是,我就是孙剑。’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句回应,可孙剑也已知晓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讯息,柳随风入凤城以前,便已经调查了凤城的势力。

  江湖上许多人都知道孙剑的武功极高,特别是硬功极强,可也正是如此忽略了孙剑的智慧,这也是许多人为什么最终败在孙剑手下的原因。

  ——孙玉伯的儿子怎么可能只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呢?

  “你是来找我的,还是来找她的?”

  柳随风指着练真真。

  孙剑道:‘我是来瞧柳随风,自从你与上官金虹一战以后,你便名震天下了,何况如今你和大赌徒关玉门这场惊世豪赌,更已成为了风云人物,我对这种事情一向比较好奇,因此我来了。’

  他说得是实话。

  孙剑知晓在柳随风这种人面前最好就是说实话。

  柳随风笑了笑:“现在你已经瞧见我了,那么你认为我和关玉门这场赌局,谁会胜谁会败?”

  孙剑微微一笑:‘我已在快活林下注五千两赌你胜。’

  柳随风又问道:“你为什么要赌我胜?”

  孙剑道:“因为你和关玉门的赔率是三比一!我一向很喜欢冒险,只有冒险才能赚大钱。”

  柳随风拍了拍手:‘这的确是至理名言,我也希望你能胜,因为只有你胜了,我才能活下来。’

  “只有你活下来,我才能胜。”孙剑盯着柳随风道:‘我不希望你死。’

  柳随风耸了耸肩:“我也不希望我死,只不过有不少人希望我死,因为只有我死了,他们才能赚钱。”

  这自然也是实话。

  柳随风从始至终没有半点沮丧的味道,甚至他谈论这件事情的时候,也令人感觉不出是再谈论与自己有关的事情。

  柳随风又愉快的笑了起来,悠悠然道:‘我还知道至少有个人即便是我死了,也赚不了钱,但他也希望我能死。’

  孙剑好奇道:“你说的是谁?”

  孙剑忍不住望向练真真。

  他认为柳随风不会无缘无故说出这句话,因此他不由望向练真真。

  可孙剑很快就知晓不是练真真的,因为他听见身侧的雅室大门被打开了,走出来了一个英气且贵气的女子。

  “柳先生说的自然是我。”

  柳随风望着这个英气非凡而且贵气不凡的女子,笑吟吟道:“秀宁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练真真、孙剑又忍不住一震。

  秀宁,眼前这个女人就是布下杀局杀柳随风的李阀三小姐李秀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