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两雄相争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085 2018.11.27 17:18

  入长安城不过短短数日剑,柳随风已经拔了三次剑。

  第一次拔剑是对付荆无命的夺命一剑。

  剑剑相击,那一剑荆无命没有要他的命,因此他也没有要荆无命的命。

  第二次拔剑是面对玉箫道人的袭杀,这一次他不但要了玉箫道人四个属下的命,也要了玉箫道人的命。

  如今是他第三次拔剑。

  可这次拔剑和前面两次拔剑都不是一样的。

  第一次拔剑是因为他知晓荆无命无杀他之意,也无他杀之心,因此这一次拔剑只是试探;第二次拔剑是因为玉箫道人已经丧失了和他一战的勇气,这一战与其说是武功上压过了玉箫道人,不如说是气势上,沉稳上碾压了玉箫道人,使得玉箫道人未战先怯。

  而这次拔剑不一样。

  这一次拔剑是面对的跋锋寒。

  柳随风面对的是一个绝对好战,绝对敢战,而且以战养战的人。

  一个一旦出手就可将生死抛之度外的人,何况这个人更是一个高手。

  这一次拔剑,他面对的不是敌人,而是对手。

  对手和敌人不一样,对手可以令人施展出全力,也可以令人即便杀死了自己也不能不佩服。

  而跋锋寒就是柳随风的对手,因此柳随风这一次拔剑和以往任何一次拔剑都不一样。

  他不怕死,也不怕败,他什么都不怕。

  他只怕不敢一战。

  柳随风一向认为一个人倘若不敢一战了,那这个人就不适合在江湖上行走了,至少江湖上千奇百怪的事,万种样式的人,都已经不是对自己的吸引力了,而是障碍阻碍。

  因此不敢战的人,江湖也就没有什么兴致了。

  柳随风一向是个敢一战的人。

  他喜欢决胜千里的大气大概、快意恩仇。成则意兴风发,贵为群龙之首,败则不妨鸣金收兵,甚至流亡江湖。必要时,要杀,就杀个血流成河,片甲不留;如果要隐,那就全身而退,百忍成金。

  他就是喜欢这种快意长弓,轻衣怒马的日子,因此他一个穿越者才会得到师承以后,用二十多年日日夜夜,时时刻刻修炼武功,也才会用数年的时间行走天下,也才会在他想要成名以后,提剑入长安,明知晓是仇人书信邀请,还是来到了长安。

  他是个什么都不怕的人,他也是个什么都不太在乎的人。

  他提着剑,拔出剑了。

  这一剑拔出展现出来的已不仅是武功,而是柳随风这个人的风华,这个人非凡的气魄。

  剑势如山岳压下,犹如瀑布飞泻,虽然看上去有不少疏漏之处,可当有人想要攻击这些疏漏之处的时候,便已经被飞泻的瀑布之水填满了。

  这一剑不是快,而是重,更是沉,也是无俦。

  这一剑根本没有给对手任何闪避的机会,只有硬接,只有硬抗。

  若硬接不下,硬抗不下,那只有败,只有死。

  剑招是简简单单的剑招,剑势也是任何人都会的剑势。

  可无论什么人也都很难将这样寻常不过的剑招施展得如此化腐朽为神奇,任何人也不可能将这沉、重、无俦、刚猛的剑势,施展得如此霸道。

  跋锋寒知道自己遇上了高手。

  他第一眼瞧见柳随风的时候,就知道自己遇上高手了,一个可以威胁自己生命的高手。

  他实在配当柳随风的对手的,因为他明知道柳随风是个可以威胁自己生命的顶尖剑手,可他流露出来的是兴奋与刺激。

  一种即便即将入黄泉路,也仍旧可展现出盖世无双本事的气魄;一种即便穷途末路,仍旧敢风华绝代一回的气质,一种即便与天下为敌,仍旧敢一剑在手,睥睨苍生,问天下谁可与我一战的豪情。

  这就是跋锋寒,一个无所顾忌,也无所畏惧的跋锋寒。

  他瞧见了柳随风这一剑。

  他一直在等待出招的机会,柳随风这个人给他的感觉是没有任何破绽,他寻不到任何破绽,因此一直在等待。

  他原本以为柳随风也会和他一样等待,可知道柳随风出剑的时候,跋锋寒才知道,他虽然没有小看柳随风,可还是小觑柳随风了。

  柳随风并不是那种喜欢以静制动,等待机会的人。

  柳随风在他没有任何破绽的时候出剑,这一剑也使得以静制动成为了笑话。

  柳随风要以动破静,在决斗之中迫使对方流露出破绽。

  静立之时不流露出任何破绽,这是比较简单的事情,可在激烈的交锋之中,谁能保证自己没有破绽呢?

  没有人,每个人在交锋的时候,都可能出现破绽。

  而那个时候就是看谁先抓住破绽,而一旦抓住了破绽,便是胜负,甚至于生死。

  柳随风选择的便是这种方式。

  不过选择先出手必须要有一个自信,自信自己的招式绝对不可能被对方一击即破。

  否则那便是破绽,便是给对方以静制动的机会。

  若非极其自信的人,又如何敢这样出手。

  若非极其有本事的人,又如何能这样出手。

  跋锋寒在柳随风出剑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小觑了柳随风。

  柳随风这一剑没有破绽,可这一剑却已经划开了对峙的格局,已经是交锋了,而不止对峙了。

  面对这不能闪避,不能退避,只能硬抗的一剑。

  跋锋寒也只有出手了。

  这并非是他想要的出手,可如今他也已经不能不出手了。

  跋锋寒出手了。

  他的双手手心忽然爆射出了两道精芒。

  腰间上的刀与剑这一刻同时不见了。

  刀在左手,剑在右手。

  刀与剑也不知道何时入了跋锋寒的手,入了手心就化作了两道精芒。

  面对这气吞山河的一剑,跋锋寒腾空而起七八丈,而后左手刀。右手剑,呈现刀剑合击合流之阵势,朝着柳随风力劈而下。

  柳随风的剑招霸道至极,而面对柳随风这霸道的出手,跋锋寒以霸道应付霸道,看谁更霸道,谁更无敌。

  这第一击就足以令人瞠目结舌。

  这第一击就足以令人胆战心惊。

  这第一击,也足以令人血液沸腾。

  这一刻至少有三个人的血液沸腾了。

  坐在棺材上的上官小仙,刚刚得到消息抵达醉春风客栈的卓东来以及早已经买醉于客栈中的江南第一名剑客燕南飞。

  很快来了第四个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