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宁负天下,不负卓东来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3162 2018.12.14 12:36

  “蝶舞是个什么样的人?”

  上官小仙瞥了柳随风一眼,道:“你是问她的舞姿还是姿色?”

  柳随风淡淡道:“我自然是问她和大镖局以及雄狮堂的关系。”

  上官小仙没有隐藏什么,很冷淡道:“卓东来收留了她,在她没有成名以前,一直是卓东来的人,而且她也一直喜欢卓东来,后来卓东来让蝶舞去监视雄狮堂堂主朱猛,但最终爱上了朱猛,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又回到了大镖局。”

  虽然只是极其简单的一番话,可也已将蝶舞的经历讲述的颇为清楚了,这一席话也令柳随风基本上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可有一点他不太明白。

  柳随风道:“朱猛不是个为了女人而牺牲自己兄弟的人,否则雄狮堂不可能有如此大的基业?而这其中又存在什么缘故呢?”

  上官小仙对着柳随风露出了一抹赞赏的眼神,微笑道:“朱猛的确不是那种为了女人牺牲自己兄弟的人,可他对兄弟太讲义气了,以至于他的兄弟也愿意为他抛头颅洒热血。”

  柳随风身躯一震,他似乎有些明白了。

  他望着上官小仙:“你的意思是朱猛的这次行动其实为了除掉雄狮堂的叛徒杨坚,但韩章等人不但想要除掉杨坚,也要将蝶舞带回雄狮堂,令朱猛不再为相思所扰?”

  上官小仙冷冷道:“我甚至怀疑杨坚背叛雄狮堂也是为了蝶舞。”

  吴婉递给了卓东来一碗茶,那种很快意的眼神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平日的优雅高贵的气质。

  “现在你是不是很恨我,是不是很痛苦,你的蝶舞又回到了朱猛的怀抱里去了。”吴婉说:“你可以杀了我?”

  她想要激怒卓东来,她甚至希望卓东来打她,乃至于杀了她。

  可卓东来很平静。

  他抿了一口吴婉递过来的茶水,随即将茶杯放在昔日蝶舞常常为他沏茶的杉木桌上,一双眼神很温和很平静的望着吴婉,淡淡道:“我并不恨你,也没有必要恨你,如若蝶舞真要留下,即便是朱猛派遣再多的人,施展再多可怕的计划,带走的也只不过是蝶舞的一具尸体而已,如若她要走,即便是朱猛没有派人来,她也会走,如今她走了,也只能证明她的心已在朱猛哪里了,我干什么要恨你呢?一个心都已经走了的女人,人也迟早会走的。”

  她原本有千言万语,她原本有无尽的愤怒,无尽的指责,可这一刻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怔住了,她没有想到自己让卓东来失去了颇为在乎的蝶舞,卓东来居然还能如此冷淡,如此平静,如此从容。

  卓东来不仅是从容,他甚至给人感觉,此时此刻一点感情也没有。

  他望着吴婉道:“我不恨你,可我知道你一直在恨我,你认为我安排好了司马的每件事,你认为我将司马当作傀儡一样的摆布,你认为司马超群并不是外人传闻中的英雄,你认为司马超群只不过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傀儡,因此你恨我,你要报复我。”

  “你不但要报复我,而且希望我杀了你,因为我若杀了你,司马必然和我决裂,那个时候司马也必然会成为你心中真正的英雄。”

  吴婉冷冷道:‘是的,我恨你,我恨不得杀了你,唯有杀了你亦或者你杀了我,司马才能坐回真正的司马超群。’

  卓东来淡淡一笑:“司马超群本就是真正的英雄,他若不算是英雄,那江湖上下没有几个人能算得上英雄了,而你知不知道什么是英雄?你知不知道成为一个英雄需要付出多少的代价?”

  吴婉张了张口,她想说,可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只是一个从未踏足过江湖的女子,她怎么可能知晓什么是真正的英雄呢?

  卓东来的声音很冷淡,人也很冷淡。

  “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英雄,就必须要付出代价!真正的英雄不但要做万人称赞的事情,而且也必须做见不得光的事情,否则这个英雄迟早都会倒下。”卓东来:“我和司马一直都错了,我们其实应当让你了解一下大镖局的事情的,否则你也不可能变得如此偏激,如此狂躁,看来以后我们必须要改变这一点。”

  卓东来说完这句话就没有在说什么了。

  他拾起方桌上那半口茶水饮下,转过身就走了,他回到了小屋。

  推开屋门的时候,他就瞧见立在门口的司马超群,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拍了拍司马超群的肩膀。

  司马超群、卓东来之间只不过是有一个眼神的交流,可这一瞬间,彼此也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正如刚才司马超群放走萧泪血一样,两人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彼此的心意。

  司马超群放走萧泪血是因为留下萧泪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而且留下萧泪血可能会付出更可怕的代价,甚至导致于他们其中一人死在萧泪血手中,而且他们也明白了萧泪血等人真正的计划,因此他们放走了萧泪血。

  而这一刻呢?这一刻司马超群、卓东来的眼神交织,又给了对方什么讯息呢?

  司马超群走进了屋,望着已没有刚才气势,看上去极其柔弱的吴婉,他搂着吴婉坐在一把长椅上,也不安慰吴婉,也不问吴婉,只有拍着吴婉的肩膀,自顾自说道:“我虽然知道你对卓东来有误解,但我没有想到你对他的误解有这么深,不过有一点你是没有说错的,若非有卓东来,我根本坐不上如今大镖局大当家这个位子。”

  吴婉抬起头,望着司马超群:“即便你离开了卓东来,你依旧能做出一番大事业,依旧是英雄。”

  司马超群微微一笑:“我也相信自己有这种本事,可我为什么要离开卓东来呢?”

  吴婉怔住了。

  这一瞬间她想出了许多理由,其中就有你可以做你喜欢做的事情,你可以不用被卓东来摆布,可望着司马超群那种温和淡然的笑容,这些话她一句都说不出来。

  她完全看不出司马超群有半点不愉快的样子。

  司马超群拍打着吴婉的肩膀,悠悠道:“我和卓东来在泥泞中崛起,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成就了如今大镖局的这番基业,我勇猛彪悍,以武冠绝群雄,卓东来谋略过人,智计百出,以谋协助我扩张霸业,我们一文一武,配合起来天衣无缝无懈可击,我相信这个天下绝对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击败我和卓东来,我也可以肯定无论谁要杀我,卓东来第一个要了那个人的命,而谁要卓东来的命,我也第一个要了他的命。”

  司马超群的眼神这一刻甚至变的非常冷酷:“他是我的朋友、是我的知己,是我的兄弟,虽然我曾经一度也厌恶他的安排,但我最终还是理解他,因为我们打造的大镖局虽然如日方中,可长安城内有大镖局以及李渊虎视眈眈,外又有洛阳帮、雄狮堂这两个强敌,而且除此之外还有不少人觊觎,如今的大镖局是四面楚歌,稍有不慎,便满盘皆输,因此这种时候我们是绝对不能错一步的。”

  吴婉这个时候也恢复了冷静,恢复了思绪。

  她一直以来都太厌恶卓东来,使得她几乎忘记了大镖局如今身处的位置与环境。

  她虽然从未在江湖上行走过,可她毕竟是个聪明的女人,因此她明白司马超群说的是实话。

  可她还是不甘心,冷声道:“因此你甘心受卓东来摆布?”

  司马超群的声音更冷了:‘我不是甘心受他摆布,而是我和他本就一心打造大镖局,他是我的兄弟,是我可以以性命交换的兄弟。’

  他说完这句话,慢慢松开了吴婉,慢慢站起身。

  这一刻吴婉忽然感觉司马超群的眼神非常冷,非常冰寒。

  她甚至感觉卓东来似乎根本不将她当作一个人来瞧,而是瞧着一具尸体。

  她从未见过司马超群有如此冷酷的眼神。

  但接下来她听见了一番本以为绝对不可能从司马超群嘴里说出的话。

  司马超群淡淡道:“我已经说过了,无论什么人要对付卓东来,我都先要那个人的命,任何人都不例外,即便是你一样!”

  “你要杀我?”

  司马超群冷冷道:“你是我司马超群的妻子,我一直爱着你,可如果到了非要杀的时候,我就不能不杀你,任何人都不能伤害卓东来,否则非死不可。”

  司马超群转过身,不去瞧吴婉一眼,只是丢下了最后一句话:“正如东来所说,你对大镖局的了解太少了,明日去瓦楼看一看吧,或许那个时候你就将明白了。”

  司马超群独自走出了木屋,走在了小路上。

  他每一步都走的不快,甚至于每一步都走的很慢。

  他的眼神很冰冷,双手狠狠攥紧,指甲镶嵌入肉里,鲜血直流,他也不在意。

  这一刻他感觉对卓东来有些歉疚。

  因为直到进入这个木屋,他才发现原来卓东来为大镖局为了自己付出了如此之多。

  蝶舞。

  他是记得那个叫蝶舞的姑娘的。

  那个女人是唯一能令卓东来展露出悠然笑容的女人。

  而卓东来居然也为了大镖局放弃了蝶舞。

  如今蝶舞又一次离开了。

  这一刻司马超群心里说不出的沉重,他已下定决心了。

  ——宁负天下,不负卓东来。

  任何要对付卓东来的人,都必须死。

  任何人都不例外,吴婉也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