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一口最神秘的箱子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402 2018.12.17 18:24

  一栋罕有人至的神庙,一堆大火,一坛芙蓉酒,三个盘膝围坐的人,中原一点红这一生之中也从未和人走得如此近,近得他都有些承受不了了,因此中原一点红距离萧泪血、柳随风保持着一段距离。

  柳随风是三个人中唯一一位面上还带着笑意的,而且笑的颇为愉快,柳随风本就是个喜欢笑的人,他的笑容也本就不会令任何人生出半点的恶感。

  柳随风将酒坛递给即便已在屋中还带着斗笠的萧泪血,萧泪血并未接酒,可柳随风也不在意,将酒坛放在萧泪血的脚下,微笑道:“关于萧先生的传说我听了实在不少,特别是关于那口被誉为天下间最可怕武器的传说,我更是非常好奇。”

  萧泪血抬眼瞥了柳随风一眼:“你想瞧这口箱子?”

  柳随风微笑点头:‘习武之人,又有那个不想知道这天下间最可怕的武器是什么样子呢?不过我虽然想瞧这口箱子,但我并不想付出什么代价。’

  萧泪血冷声道:“无论什么人瞧这口箱子,都必须要有必死的觉悟。”

  “我知道。”柳随风:‘我也知道过去到现在,没有任何人有这个例外,但我相信萧先生应当会为我开一个方面之门。’

  萧泪血笑了。

  这是柳随风第一次瞧见萧泪血笑。

  萧泪血的笑容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讥诮之意,他抬起头,那双死灰色的眼眸冷冷盯着柳随风,很无情的说道:“我为什么要对你大开方便之门?”

  柳随风微微一笑:“一个人如果想要得到什么,那就一定要付出什么,我想瞧萧先生的箱子,那我自然能告诉萧先生一个想知道但偏偏不知道的秘密。”

  萧泪血冷冷道:“你认为你的秘密可以打动我?”

  柳随风道:“我的秘密自然可能没有法子打动你,但关于泪痕剑,关于这口箱子的秘密或许有机会打动萧先生。”

  中原一点红可以感觉得出萧泪血的面色变了,甚至于萧泪血身上的气息也在一瞬间发生了变化,中原一点红从未想过像萧泪血这样一个冷静的杀手居然会发生如此剧烈的情绪变化。

  这种变化出现的时候,萧泪血身上涌现出了一种可怕的杀伐与血腥气,这一刻甚至令人感觉置身于尸山血海中一般。

  柳随风并未被这种杀伐之气所吓倒,悠悠然道:“萧先生实在不应当如此快的离开长安城,因为据我所知萧先生最想要找的人就在长安城,而且这个人在昔日萧先生去过的大镖局,不知道这个消息是不是足够瞧萧先生的这口箱子呢?”

  萧泪血不说话,只是冷冷盯着柳随风。

  萧泪血的眼神简直就如同盯着死人一样,柳随风一点也不回避和萧泪血对视,柳随风这个时候居然也能笑得出来。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萧泪血收起了锋锐冷冰冰的视线,沉声到哦:“柳先生,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这是萧泪血第一次称呼柳随风为柳先生,可以看得出这一刻萧泪血对于柳随风是极其的尊敬的。

  柳随风微微一笑道:“这个世上没有永远的秘密,这世上也没有什么秘密是瞒得过金钱帮的,不知道我这个回答萧先生是否满意呢?”

  萧泪血不太满意,但也已经很满意了。

  或许是因为柳随风协助上官金虹做成了那件大事,故而上官金虹乐意将一些不为人知的消息告诉给柳随风,或许是柳随风在入长安之前,就已经将江湖上不少人的消息都已经收集了,其中恰巧便有关于泪痕剑的消息,或许是其他的理由。

  可这些已经不重要了,萧泪血将箱子放在了柳随风的面前。

  他没有说任何话语,可动作中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他已经同意了柳随风的说话,愿意用整个消息来交换柳随风的请求。

  这口普天之下除开萧泪血以外,没要任何一个活人能瞧见的箱子就摆在了柳随风的面前。

  中原一点红很奇怪的望着萧泪血:“难道那个消息真如此重要,萧泪血居然可以将视作生命,从不示人的箱子来交换?”

  这个消息的确重要。

  在其他人眼中看来,这个消息实在不值一提,可萧泪血的眼中看来,这的确是个值得他用一切来交换的消息,因此萧泪血递出了这口一直以来和他相依为伴的箱子。

  萧泪血望着中原一点红道:“我本来就是来找你的,我答应过你,一定让你瞧见这口箱子,如今你可以瞧的。”

  昔日柳随风入长安为朱猛带出蝶舞,其中固然有欠朱猛的情,还有一点原因是因为中原一点红也想瞧一瞧萧泪血的那口箱子。

  这便是中原一点红带出蝶舞的回报。

  箱子很陈旧,也很古老了。

  可这口箱子中有什么,只有萧泪血一个人知道。

  这箱子打开会不会有暗器呢?似乎也只有萧泪血一个人知道。

  这口箱子就在眼前,只要柳随风一动手,便可以打开这口箱子。

  但柳随风并没有急于动手,而是望着萧泪血道:“这是你的箱子,为什么要让我打开?”

  萧泪血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是你要瞧这口箱子,而不是我要瞧,我只有一种时候会打开这口箱子。”

  萧泪血没有说下去了,可柳随风、中原一点红自然不可能不明白:萧泪血只有杀人的时候,才会打开这口箱子。

  “我可以打开这口箱子。”中原一点红冷冷望着萧泪血:“你曾许诺过我瞧这口箱子,因此我有权力瞧他。”

  萧泪血没有否认,也没有说一句话,甚至一个动作也没有。

  中原一点红走到箱子面前,蹲下身就要打开箱子,不过却被柳随风按住了。

  中原一点红抬起头冷冷望着柳随风:“你这是什么意思?”

  柳随风淡淡一笑:“我想问你一件事:你能不能在一弹指间打开十三把名家铸造的铁锁?”

  中原一点红冷冷道:“这和这口箱子有什么干系?”

  柳随风淡淡道:“也没有什么干系,如若你做不到这点,那你根本不可能打开这口箱子,因为这口箱子上的小锁是武林第一铸锁名家公孙先生下打造的。”

  萧泪血眼中射出了一抹冷光,他肯定了柳随风的大案:“你果真是个不凡的人物,不但眼力不差,见识也广,只不过我很奇怪为什么江湖上从来没有你这一号人物。”

  柳随风笑了笑,将这口颇为沉重的箱子移到了脚下,轻轻拍打着箱子,微笑道:“我现在只好奇一件事,这口箱子中到底是装着什么?”

  柳随风的手上没有钥匙,不过他拿出了一根铁丝。

  他用铁丝对着锁孔轻轻一拨,这口箱子便打开了。

  箱子打开的一瞬间,柳随风也忍不住有些紧张。

  这口箱子中到底装着什么,箱子中到底会不会发射出暗器呢?这一刻他会不会死在这口箱子之下?

  一种生与死的刺激在涌现。

  这口被誉为天下间最可怕的箱子也在箱子打开的一瞬间出现在了柳随风、中原一点红面前。

  他们是第一个瞧见这口箱子中武器的活人,或许很快就会成为死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