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以水为剑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116 2018.12.16 17:52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有时候即便你不想杀人不想出剑,也不能不杀人,不能不出剑。

  你若不杀人便会被人所杀,因此你只有杀人。

  你若不出剑,别人逼迫你出剑,你也只有出剑。

  因此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不过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但心由己。

  柳随风有一点是很果断的,他绝不迟疑。

  无论面对任何人任何事情,他都可以在一瞬间做出决断,而在做出决断的那一瞬间,他能保持清醒的头脑与绝对的理智。

  因此有些杀伐果断的事情,有些为难的事情,他都可以在那一瞬间做出决断,施行。

  即便事后可能会一壶浊酒宿醉一宿,可决断之时,绝不迟疑。

  中原一点红出现的时候,这一战就不可避免了,因此那一刻的时候,他便什么都不思忖。

  他不是个太在乎性命的人,中原一点红也不是。

  既然两人对于彼此的性命看得也不太重,那为什么要太在意呢?

  雨中漫步,步入竹林的这段时间,也是柳随风对于这一战的思忖。

  他停下脚步的时候,这一战也已经不用思忖了。

  ——这一战唯一的解决方式也只有拔剑。

  拔剑,分胜负,乃至于见生死。

  柳随风深深吸了口气,再一次睁开了眼睛,这一刻也只有一战了。

  他抬起了手。

  这一刹那一种非常奇妙的景象出现了。

  纷纷下坠的雨水居然这一瞬间停止了。

  它们漂在半空中。

  柳随风的四周仿佛加上了一个瞧不见的盒子,使得柳随风全身上下都不沾任何雨水。

  雨水向着四面泼洒开来,还有一部分雨水入了柳随风的手中。

  一滴滴的雨水汇聚在柳随风手心,渐渐化作了一口剑。

  一口三尺两寸长的剑。

  柳随风握住这口剑,望着中原一点红。

  水剑一点也不锋利,可柳随风的眼神此时此刻也已比天下任何一口宝剑还要锋锐还要令人胆寒,这一刻柳随风身上的杀气也已铺天盖地的弥漫开来,中原一点红都已感觉到了一种窒息。

  中原一点红知晓柳随风要施展出一种从未瞧见过的武功对付他,他也看得出柳随风也绝不是在开玩笑,柳随风已经准备好一战了。

  难道柳随风能用一口水剑击败他吗?

  中原一点红不相信,他身上的杀机更重了。

  他本就是个偏激孤僻的人,此时此刻望着握着以水而成剑的柳随风,他不免生出一种柳随风小瞧自身的意思。

  故而他的杀机更重,杀气更阴冷更令人森寒。

  他的手握住了剑,刹那,剑光一寒,剑已出鞘。

  此刻正有几片竹叶从柳随风、中原一点红视线前吹过,剑也就在这一瞬间挥出。

  刹那间的出剑,剑出便是夺命。

  中原一点红的每一剑都是夺命的剑,每一剑都是杀人的剑。

  他是杀手,他修炼的都是杀人的剑。

  这一刻柳随风瞧见了中原一点红的剑。

  江湖上曾有人评价过中原一点红的剑法:他的剑法并不能算得上登峰造极,可是他出手的凶猛毒辣,却没有人能比得上。

  望见中原一点红出剑的这一刹那,柳随风也同意那位武林剑道名宿的话语,中原一点红的剑法的确不能算得上登峰造极,可中原一点红的剑法在杀人这一方面却已是登峰造极。

  中原一点红的出剑不但已在凶猛毒辣方面几乎没有人能比得上了,在出手角度之刁钻,出手之快速方面,也极少有人赶得上。

  江湖上给予中原第一快剑的名头给中原一点红,的确可以算得上是名至实归。

  从不可能的方位刺出不可能的一剑,而这不可能的一剑便在不可思议的方位要掉了对手的命。

  柳随风面对中原一点红的出剑,也忍不住生出了一阵寒意,也生出了一阵刺激。

  一种在与死神起舞的刺激,一种在与生死高歌的快意。

  柳随风也刺出了他的剑。

  他的剑是水剑。

  三尺两寸长的水剑。

  水本是无形的,可在柳随风的手中已化无形为有形,化有形为剑形。

  他以一种极其优雅的手法,刺出了一招极其浪漫的剑法。

  一种仿佛不顾一切迎向死亡的浪漫。

  这一剑居然不是刺向中原一点红,而是刺向中原一点红左侧的一根竹子。

  这一剑刺的实在是浪漫极了,实在是一种将生命许给死神的浪漫。

  可这种浪漫却并非成为真正的浪漫,因为柳随风没有死。

  这看上去几乎自杀式的一剑却捕捉了中原一点红刺出的那一剑。

  从一个不可能的方位,不可能的角度刺出的剑。

  剑光明明已戳向了柳随风的胸膛,可剑却从竹子那个方位刺出。

  而柳随风的水剑却正好料到了那个刺出的方位。

  铁剑、水剑瞬间交锋。

  水花四溅,剑气纵横。

  水毕竟是水,而不是坚硬的铁。

  水剑触碰到铁剑的一瞬间就已碎了,坠了。

  化作了漫天的水珠,在纷纷的大雨中下坠。

  可这一刻中原一点红居然不进反退。

  中原一点红居然不一鼓作气,往前攻杀,反而如闪电一般向后飞退。

  似乎中原一点红已经预料到了一种可怕至极的危险,不能不退。

  柳随风的手掌已经伸开了。

  他的掌心朝上。

  水剑破碎化作万千的水珠,其中至少上百水珠已入了他手心。

  水珠在半空中拉长,拉直,渐成剑尖。

  一口口小剑出现在了柳随风的手心。

  每一口剑看上去是那么的柔弱,可每一口剑中都蕴含了一道可怕的剑气,而且最可怕的是每一口水剑蕴含的剑意都截然不同。

  仿佛是近百个剑术高手以穷极一生得到的剑术体悟一般。

  柳随风缓缓推出了手。

  这近三百口小小小的水剑,便随着飞雨朝着中原一点红席卷而去。

  而这一瞬间在这之前就已经感觉到了一股莫大的危机,他已闪电般的后退,电光火石之间,他已退出了十三步。

  可十三步以后,他便不再退了。

  他手臂一阵,一道可怕的剑光自剑尖上爆射而出,一股可怕的锋芒自中原一点红的身上用处。

  中原一点红猛然踏出一步,四周飞坠的雨水也被震飞而起,这一刻中原一点红的四周仿佛已是静止了一般,只有一道闪电自中原一点红的手心爆射开来。

  闪电般的一剑。

  中原一点红终于施展出了他最为得意的快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