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银戟温侯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035 2018.12.01 09:59

  他在醉生梦死之间也不知道徘徊了多少年月了,他也不知道今朝何年今夕何月了,在这种醉生梦死状态下,他仍旧是个绝世杀神,绝代高手,在这种状态下,他也不知道杀了多少可怕的高手。

  但今日他知道他如若再这样醉下去,那就只有死了。

  眼前是个他醉梦中杀不了的人。

  因此他开始坐起身来,最后不能不站起身来。

  站起身还不够,他不能不清醒过来,面对这个人的攻击。

  上官金虹、荆无命告诉他,这个人最可怕的本事是剑,可如今这个人还没有出剑,他就已经快受不了了。

  他知道自己遇上了一个真正非凡的高手。

  二十年前那一战他的心就已经死了,二十年前他杀了那个女人他的心其实就已经死了,他甚至几次三番想要去死,可他答应过那个女人不要死,因此他现在还没有死。

  如今这个人的出现,他忽然涌现出了多年没有出现的战意。

  他坐着、起身、清醒,一双眼中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战意。

  他抬起了手。

  这一次抬起手却给人感觉一股恐怖的力量。

  柳随风瞧见的其实并非是一只手,而是一口长戟。

  一口方天画戟。

  这个人的手仿佛变成了一口方天画戟,将世上的一切都斩断斩死。

  手狠狠麾下,他的攻势一瞬间化解于无形。

  醉汉第一次动了。

  醉汉一连往前走了五步,手就狠狠挥出。

  柳随风走出了两步,这一刻他和这个醉汉交锋了。

  柳随风这一次没有用石子了,也用不了石子了。

  这一刻柳随风也没有用剑,他若要用剑,是来得及拔出剑的。

  可他没有用。

  他用的是掌。

  他的手并不大,看上很白皙如玉,给人的感觉仿佛就是女子的手。

  这只手拍出,甚至不会让人感觉出有任何威力。

  醉汉也瞧不出任何威力,可这只手拍出的时候,醉汉忽然感觉眼前一黑,四周一黑。

  这一刹那仿佛天黑了。

  醉汉立刻向后退了两步,可双掌碰撞了。

  醉汉立刻又退了三步,一共退了五步,才立稳,一双血丝般的眼睛盯着柳随风,冷冷道:“天下一般黑,黑光上人詹别野是你什么人?”

  柳随风微微一笑:“他不是我什么人,我甚至从未见过他。”

  醉汉冷冷道:“你没有见过他,怎么会他的独门绝学黑光大法。”

  柳随风微微一笑:“天底下会这种武功的不只黑光上人一人,何况我的这种功夫根本不是他的功夫,但如今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哦?”

  柳随风望着醉汉悠悠然道:‘如今我想看一看你是不是有资格和我交手。’

  柳随风说完了这句话,再一次出手了。

  用的还是手,而不是剑。

  可手心已爆射出了剑光。

  绚烂的剑光,金灿灿的剑光。

  剑光在手心爆射而出,柳随风的手变成了剑。

  掌剑。

  以掌为剑,以剑破万法。

  这一招比刚才那一招还更可怕。

  醉汉深吸了口气,他的手成拳。

  这一次他用的是右手。

  他的左手漆黑,布满了灰尘。

  可她的右手却洁白如玉,看上去如玉石,而且手很大,至少是寻常的一倍。

  这的这只手呈拳头,狠狠轰击了出去。

  轰入了剑光中,击中掌剑。

  柳随风和醉汉各自后退了三步,小巷的两堵墙也因为这一次的轰击剧烈晃动,不少裂纹也随即出现。

  不仅是小巷,四周近一里的地方都可以感觉那一阵剧烈的晃动。

  这一次交锋之猛烈,远远超出常人的想象。

  柳随风收起了手,非常欣赏的望着醉汉,悠悠然道:“看来我推断的不错,你的确是百晓生兵器谱上第五高手银戟温侯吕凤先。”

  醉汉原本眼睛发着光,可听见这个名字以后,眼神一瞬间黯然无神了下去,整个人的精气神仿佛这一瞬间被人吸走了、

  醉汉冷冷道:“你错了,世上再没有银戟温侯吕凤先这个人了?”

  柳随风淡淡道:“若没有银戟温侯吕凤先,那你是谁?”

  醉汉冷冷道:“一个醉鬼,一个杀手,醉生梦死的醉鬼,是非不分的杀手。”

  柳随风道:“如今你是个杀手还是醉鬼?”

  “有区别吗?”

  柳随风道:‘至少有一点区别,你若是醉鬼,那我就走了,你若是杀手,那我就只能感觉非常可惜。’

  “可惜?”

  柳随风悠悠然道:‘我即便要杀也是要杀银戟温侯吕凤先,而不是杀个杀手,我即便要死,也是要死在吕凤先的手中,而不是一个杀手手中,我自然不能不感觉可惜。’

  醉汉盯着柳随风,不说话。

  过了许久,他才冷冷道:“不管是杀手也好,吕凤先也罢,你我之间都必须有一个去死,上官金虹的命令,没有任何人能违背。”

  柳随风微微一笑:“的确,但我想杀的是吕凤先,而你不是吕凤先。”

  柳随风说着握住了剑柄,微笑道:‘我相信这一剑或许能让我瞧见吕凤先。’

  这一句话落下,柳随风发出了剑。

  惊艳的剑光,如梦一般的剑气。

  惊艳的如风华绝代的女子,但却又令人感觉南柯一梦。

  这一剑挥出,醉汉开始忍不住呻吟起来了,这一刻他仿佛已陷入了梦中,一个美梦,但也是噩梦。

  美梦是开始,噩梦是延续,最终演变成了梦。

  这一刹那,醉汉失神,但失神的一刹那,醉汉全身冷汗,回过神来,立刻退,向后退。

  此刻剑光已经消散,柳随风已经不见,只听见柳随风的声音悠悠然响起:“我希望下一次找我的不是一个杀手,而是银戟温侯吕凤先。”

  这句话落下的时候,柳随风就已经彻底离开了,只有一个长身而立的醉汉。

  醉汉看上去虽然落魄,但一双眼中已经没有那种生无可恋。

  醉汉呆呆望着他那如白玉般的手掌,忽然笑了起来。

  他仰天深吸了口气,喃喃道:“玲玲,我也是时候来陪你了,希望你不要嫌弃我才好啊!”

  他笑了起来,这一笑已颇有昔年银戟温侯吕凤先的气魄了。

  银戟温侯吕凤先终于回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