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明月心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剑下风流 2090 2019.01.13 18:20

  明月可否有心?

  无心。

  明月无心,可世上有个明月心。

  明月心是个女人,是个很优雅很神秘的女人。

  江湖上许多人都知道明月心这个女人,也知晓这个女人在江湖上做出了不少轰动江湖的大事,甚至武林之中许多轰动天下的决战背后也有这个女人的身影。

  可关于这个女人的一切,江湖上没有任何人知道。

  她的身世来历,她的成长经历,她的师承门派,她的家学渊源,她的武功,甚至于她的年纪也没有人知晓。

  江湖上能知道她的大概也就是那种如明月般清雅的容貌以及翻手覆手之间掌控的一股极其可怕的力量。

  也正是因为明月心的神秘,明月心的强大,也使得江湖上下已有了不可数计的人生出了相思,为了求见明月心一面,甚至于不惜一切,只可惜他们实在难以如愿。

  除非明月心愿意现身的时候,没有任何可以知晓明月心在何处。

  她仿佛如天上的仙子,偶然想着入凡尘走一趟的时候,才会现身。

  这是在是个非常奇妙的女人,但能令江湖上下正道人士感觉欣慰的事,这个女人的行事作风虽然非同寻常,但所行之事都是正义之举,所作之时都是正义之事。

  这个女人出现在江湖不过区区七年,承受她恩惠的人,也已不可数计了,这其中就包括燕南飞。

  欠人恩就不能不还,燕南飞就是这样一个人。

  因此他要还恩,因此他见到了明月心。

  他不是第一次见到明月心,他和明月心见过七次。

  明月心身着一身淡蓝色的衣裙,如月光般的颜色,头上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装饰,只有一根雕刻精致的木钗,手上也只是带了一个玉镯。

  明月心不是那种一眼瞧上去非常惊艳的女人,甚至一点也不惊艳,可很舒服,就如月光洒在人的身上一样,说不出的愉快。

  明月心是个非常耐看的女人。

  有些女人第一眼看上去很惊艳,可看就了那就寻常了,但明月心不一样,明月心第一眼看上去很舒服,看久了就感觉更好看了。

  燕南飞深深看了明月心一眼,好不容易才收起了视线。

  他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

  他是没有法子否认他已经爱上了这个女人了。

  燕南飞感觉有些好笑,他自诩风流,自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可遇上了一个才瞧见了七面,交谈不下百句的女人,居然成为了裙下之臣,他实在感觉很可笑。

  可燕南飞也只能承认这是事实。

  他曾说过,一个女人若爱上了一个男人,那就没有法子了;但如今他若要说,还会补充上一句,一个男人爱上了一个女人,那也同样没有法子了。

  他没有任何法子了。

  明月心叫他来,他只有来了。

  昨日大腿上用蔷薇剑划出的剑痕还没有痊愈,他的面色依旧很苍白,可在这个女人面前,燕南飞还是想拿出最完美的状态,虽然他知晓这个女人不在乎,但他实在在乎。

  明月心冲着立在门口的燕南飞笑了笑,柔柔道:“你立在门口干什么,为什么不进来,难道你要我出去陪你吹冷风?”

  若是遇上其他的女人,燕南飞一定会调笑几句,可面对明月心,燕南飞的嘴里仿佛含了铁一样,木讷的过分,什么潇洒挑逗的话也说不出来。

  燕南飞姥姥失守走入了屋中,关上了门。

  燕南飞望着明月心道:“你为什么不问一问我的决定是什么呢?”

  明月心摇摇头:“我不用问,你既然肯来就代表你已经做出了决定,我又何必问这些废话呢?”

  燕南飞面前露出了笑容,叹道:“有时候我在想,你若愚笨一些,那应当更好一些。”

  明月心也浅浅一笑:“我若愚笨一些,那或许你早已经瞧不见明月心了。”

  明月心拖着下巴,呆呆望着窗外的明月,轻轻叹道:“我这个人最大的幸运就是太聪明了,而我这个人最大的不幸也是太聪明了,明月本无心,何来明月心,可我是明月心,但我偏偏有心,为何我要有心呢?”

  明月心笑了笑,可眼泪也在笑容中落了下来。

  燕南飞感觉心如刀割,胸口却有一股烈焰在燃烧,可瞧见明月心那张面孔,所有的烈焰都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苦涩,是无奈。

  燕南飞望着明月心轻笑道:“若明月心无心,那我就有机会了,只可惜明月心有心,我没有机会。”

  明月心很淡然的望着燕南飞:“明月心若无心,那任何人都没有机会,无心的人无情只有欲,若明月心无心,或许已成为了第二个上官金虹了。”

  燕南飞不能不承认。

  若明月心无心,那的确就成了第二个上官金虹了。

  明月心的才华谋略势力有多么可怕,别人不知道,燕南飞知晓。

  燕南飞不愿意和明月心继续探讨这个问题了,这是一个他不愿意再提起的问题。

  燕南飞转换了一个问题,燕南飞望着明月心道:“你是不是真已准备上孔雀山庄了?”

  明月心望着燕南飞笑了笑道:“你认为我不应当去对抗公子羽?”

  燕南飞叹道:“公子羽是多么可怕的人,我相信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世上几乎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拦得了公子羽,甚至于上官金虹也难以阻挡得了公子羽。”

  明月心冷冷一笑。

  她一般都是柔柔的笑,柔和如月光,可她冷起来的时候,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清艳绝俗,如冰山中的雪莲,令人心动而不可亵渎。

  “上官金虹是可以阻挡公子羽的,只可惜他不会,世上也不是没有人可以阻挡公子羽,只可惜他们鞭长莫及,但除开他们世上绝对还有一个人可以阻挡公子羽。”

  “这个人就是你?”

  明月心淡淡道:“除开我以外,世上还有什么人更有资格阻挡公子羽的野心呢?”

  燕南飞笑了笑:“他不能不承认已没有人了。”

  燕南飞望着明月心,轻轻叹道:“你既然已经决定上孔雀山庄了,那我就舍命陪君子了。”

  明月心幽幽道:“我不是君子,我只是小女子,我也只想当小女子,只可惜。”

  明月心没有说下去了,也说不下去了,也不同说下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