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和她们的怪谈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98 夏达

我和她们的怪谈游戏 请教我包子 2085 2020.11.21 18:00

  见状,叶久皱起眉来。

  凝聚暴食印记……这个速度,估计凑不齐十枚了。

  系统说明中,所提到的暴食之鬼,他还没体验过究竟是何种的力量。

  叶久眼底,流淌有猩红的颜色。

  关注倒计时,看到楼梯尽头时,果然,还是两分钟。

  这里是二楼到三楼的转角了。

  叶久停下。

  杨帆两人气喘吁吁的跟上来,靠着扶手,弯腰休息。

  沈畅虽然是个女孩子,但体力意外的不错,不仅跟上了叶久的速度,还保持了一定的状态。

  她好奇地看叶久,目光往前一扫,靠着墙根,一个人瘫坐在地上,同样是灵异社的成员,个头很高,是陈刚。

  只是看了一眼,沈畅便不再过多关注,收回目光,重新落在了叶久身上。

  不,严格来说,是叶久背上的可可。

  “我来背,那个女生吧。”

  她这么说着,朝叶久走去。

  雪花飞舞着,挡在她面前。

  叶久回头,冷冷一眼。

  “不用。”

  说罢,他干脆一刀刺中陈刚,在一声惨叫后,扔进一粒药丸。

  “走了。”

  一套流程走完,叶久三两步上楼,继续赶路。

  留心听身后的动静,在安静了几秒后,陆续响起了脚步声。

  眼角余光,雪花在三人身周飞舞,把刚醒来的陈刚也围绕其中。

  叶久眼底,有莫名的神色,一闪而过。

  这样就好。

  危险什么的,还是摆在明面上吧,尤其是在己方有所准备的情况下。

  毕竟,藏于暗中的危险,才勉强有致命的资格。

  至于摆上明面之后,呵。、

  ……

  窗口玻璃已然碎裂。

  这里是第一个转角。

  到这里,黑影大半截的身体,都已挤入教学楼中。

  窗户周围的金光被撑开,明灭不定,像是接触不良的灯泡。

  果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教学楼的防御力量正在削弱。

  到现在,怪物已经能进来大半的身体。

  恐怕,过不了多久,等教学楼的防御彻底告破,黑影就能长驱直入了吧。

  叶久吐出一口气。

  一手固定可可,一手持刀。

  黑铁的死斗士之戒,闪烁微弱光芒。

  黑影嗅到活人的气息,开始不安地躁动,向着叶久疯狂爬行。

  威慑没有成功。

  也是,介绍中说明,这是存在一定概率的事。

  叶久前冲,侧身,让过突兀电射而来的粘滑肢体,反握断刀,暴食之牙倒映冰冷侧脸,他三两步欺近黑影身前,转瞬近在咫尺。

  他与怪物脸贴着脸,看着对方浑浊的眼,裂开的句嘴中,腥臭味扑鼻而来。

  “渣滓。”

  黑影五官扭曲皱褶,裂开巨口就要咆哮,还不等他动作,就见寒芒一闪,暴食之牙从下吧插入,破口腔穿上颚入大脑。

  叶久手腕一动,旋转断刀,将这黑影的脑子,捣得稀烂。

  咆哮突然凝固。

  黑影的双眼迅速黯淡,变得呆滞。

  没有血雾。

  叶久高高抬腿,将之踢飞。

  此刻后面三人,方才跟来。

  他们只见叶久站在一个身形庞大的怪物面前,用一把刀刺穿怪物脑颅,粘稠的血滴答滴答。

  随后,叶久踢飞怪物,转头,冷冷一眼看来。

  三人心头齐齐一跳。

  暗地里做好了一切准备。

  叶久却没了后续动作,只是踏上了通往四楼的楼梯。

  在叶久看不到的角落,刚苏醒的陈刚,默默把手伸向了身周飞舞的雪花。

  还不等他抓住,就见旁边探出一只手,扣住陈刚手腕。

  是杨帆。

  三人对视一眼,以眼神无声交流,没有言语,沉默跟上。

  这段楼梯,和前面两段一样。

  仍然是两分钟。

  自然,不出叶久所料。

  在楼梯尽头,地面之上,平躺有一人。

  王罗海。

  叶久二话不说,掏出暴食之牙,一刀下去,鲜血喷溅,然后拔刀,胃药。

  站在身后的三人,全过程沉默围观。

  啊,看看这流畅的动作,怎一个熟练了得。

  嗯,至于为什么会这么流畅。

  关于这一点,杨帆沈畅包括陈刚,表示自己有话要说。

  无他,唯手熟尔。

  看到地上躺着的王罗海,三人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兔死狐悲之感。

  谁说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的,兄弟啊,你的痛苦我们就很了解,特别了解,你看看,我这伤口,是不是一模一样。

  讲道理啊,你这特殊的唤醒方式就算了,每个人的伤口还一模一样,怎么着,跟这练刀法了?

  王罗海悠悠醒来。

  他是个与众不同的个体,一向自认为擅长思考。

  于是,考虑到如今的局势,他决定施展自己高超的演技。

  眼皮一阵颤动后,缓缓睁开。

  突出一个自强不息。

  眼神一分迷茫一分恐慌八分痛苦。

  迷茫和恐慌,是因为之前的经历,考虑到这个身份设定是被怪谈影响而迷失的学生,存在迷茫和恐慌这种情绪也很正常。

  突出一个自然。

  只是,等等,为什么还要痛苦。

  而且,这痛苦的占比,略大了吧。

  王罗海眨了眨眼。

  转头。

  就看到肩膀上插着把刀。

  然后拔掉了。

  鲜血就喷了出来。

  他当时就到吸一口冷器。

  “哇啊啊啊啊……额!”

  正喊着呢,嘴巴大张,就有个什么东西飞了进去。

  王罗海:……

  我……我吃了什么?

  这味道,莫非!

  叶久只顾走完他的流程。

  他不再多管王罗海,调整了下可可的姿势,看向前方。

  倒计时还有将近八分钟。

  通往天台的楼梯,不在这里。

  从四楼到天台,需要走一段小楼梯,距离叶久如今位置,必须经历一段走廊才能抵达。

  按理说,这条走廊也不长,拐两个弯就到,以叶久一路上的速度,最多也用不了两分钟,剩下的时间很充足。

  只是,今晚灵异社总共有五个人,截至目前,杨帆是最开始碰到的,后来一路上捡了三个。

  也就是说,还有一个学生。

  他记得,是叫夏达,五人中除了沈畅外,另一位女生。

  联系到一路走来,异常的楼梯,类似于无限循环的规则,但表现出来的强度弱上很多。

  这个现象表明,教学楼内,名为无限循环的怪谈,他的规则正在起效。

  而且叶久他们,从踏上楼梯开始,便已陷入到无限循环的规则之中。

  但明显削弱的效果……

  诸多信息在脑海中碰撞。

  唯一剩下的学生夏达,被削弱的无限循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