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重生年代养崽日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梦中人

重生年代养崽日常 金圆圆 2045 2021.02.10 17:52

  刚一到家门口,米小娟正准备掏钥匙开大门,大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怎么样?到底是……”

  郁树林急切的看着母女二人。

  米小娟看着他点了点头,眼睛都红了。

  郁树林一时间心情也是五味杂陈。

  他看向明显还在状态外的郁北,第一时间把人拉进了屋子。

  “你怎么也没去上工?请假了还是偷跑回来的?”

  米小娟看了看自家堂屋正墙上的挂钟才想起来这个点还是上工时间。

  “请假了,我去上工也静不下心来。”

  郁树林站在大门口,不时看着自家的院门,时刻做好打断谈话的准备。

  郁北呆呆的来到桌子面前,拉开高凳坐下,趴在桌上一声不出。

  米小娟看看郁北,再看看郁树林,绷了一路的那根弦,一下子断了。

  她蹲下身,双手捂脸,“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郁树林没有劝妻子,这种时候,能哭出来反而是好事儿。

  真要憋大劲儿憋出个好歹来,那才麻烦。

  “小北,你有什么打算?”

  被点名的郁北,生无可恋的抬起头,怯糯糯的目光在郁树林和米小娟身上转了一圈,又回到了郁树林的身上。

  “爸,妈,我要是不要这个孩子,会不会太自私了?”

  郁北想了一路,做出了决定。

  原来还小声哭着的米小娟,一下子不哭了,站起来一把抱住她,轻轻的安慰。

  “就应该这样做,自私就自私吧,只要你过得好就成。不怕,妈明天带你上医院。”

  郁北不安的心,一下子安稳了。

  “小北你想好了?”

  郁树林严肃的看着郁北,看到她点头,他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别看他嘴上说着由郁北决定,可郁树林也怕她心太软,一时意气留下这个孩子。

  到不是郁家养不活一个孩子,而是孩子一旦生下来,那就不只是吃吃喝喝的事了。

  现在好了,郁北决定不要这个孩子,这对还年轻的她来说,肯定是利大于弊。

  “小娟,小北有了决断,那明天你就带她再去一趟医院。回来后咱好好替她养身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小娟,这事儿你谁都不能说,几个孩子也不能,就咱三口人知道就成了。”

  郁树林是个果断的人,事情已经有了决断,就断不会拖泥带水。

  郁北怀孕的事,只有自家三人知道,那以后也不用再有第四个人知道了。

  谈妥了正事儿,郁树林把母女二人赶回屋子休息,他反而去厨房做起了午饭。

  吃过午饭,郁树林和米小娟如常出工挣工分去了,郁北在家休养。

  送走了夫妻二人,郁北关上自家院门,退回卧室,开始整理出原主的小学课本。

  之前的招考,若无意外,郁北自信她能考上。

  既然如此,她当然要提前做些准备。

  不说备课吧,至少也要熟悉熟悉这个时代的课本。

  这一翻一找一看,时间过得很快,很快太阳又要落山了。

  眼见天色渐暗,郁北放下书本出来,第一时间去厨房拿刀出来,宰红薯和牛皮菜。

  两样各宰了一大箢篼,再提到厨房,准备开始为家里的两头肥猪准备“晚饭”。

  先把红薯煮熟,熟到软烂,再把牛皮菜加进锅里煮,煮至变色就差不多了。

  煮好的猪食,再一起舀到桶里,再加些米糠之类的杂粮拌一拌,这就是十分不错的美味。

  当然,这样的猪食也不是天天喂,只有快出栏前才这样。

  目的自然是给猪催催膘,长长肉。

  让它出栏时能多卖点钱,多分点肉票。

  郁北准备好猪食,放到一边,等着它一点点的晾凉。

  这段时间,郁北也没闲着,洗好锅,就要开始准备自家的晚饭。

  介于她暂时喂不得油腥味,郁北也没有勉强自己。

  只是煮了一锅稀饭,炒了一大盆花菜。

  至于肉,她没有动,只是把要准备和肉炒的莴笋切好,放在一边等着父母回来再让他们做。

  这一切都做好,时间刚刚好。

  米小娟和郁树林一人背着一大背篓的猪草回来了。

  “妈,怎么不炒肉,我不能吃,你和我爸能吃啊。再炒一份吧,别省着了。咱家又不是吃不起,再说了,我也要上班挣钱了。”

  米小娟放下背篓,来到厨房,直接把郁北切好的莴笋片改了下刀,切成了莴笋丝,拿盐一腌,直接做了一道拌莴笋丝。

  “就这样吃吧,那点肉我一会儿给腌上,做成腊肉,等过段时间你身体好了,再弄给你吃,你不是喜欢嘛。”

  郁北还想再劝,可看到米小娟发红的眼框,劝解的话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说来说去还是当妈的心痛她,与其现在劝她吃肉,不如以后做个懂事体贴听话的好女儿,让她少操些心。

  晚上吃过晚饭,想着明天过后洗澡不太方便,米小娟还烧水让郁北洗了个澡。

  等收拾好上床,时间已经快到9点了。

  郁北躺上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决定不要这个孩子的决定,多多少少有些影响她的情绪。

  有事做的时候,还看不怎么出来。

  一到夜深人静时,郁北的心无来由的有些慌乱。

  在床上翻来滚去好半天,总算有些困意。

  似睡非睡,似醒非醒那一刻,郁北开始了做梦。

  梦里,最先出现的是一个身形高大,却看不清对方脸庞的男人。

  男人很高,头发是永不过时板寸,身穿一件卡其色的大风衣,比之时下的衣着,时髦了不是一星半点儿。

  即使郁北看不清对方的脸,但她也敢肯定,这个人不是张仲清。

  不管是气势还是气质,还有那个身高,身形,全都和张仲清不搭。

  郁北刚要上前问他是谁,梦中的画面一下子变了。

  男人变成了一个小宝宝,不知道男女,但五官却和刚才的男人有七分相似。

  此时他(她)正抱着郁北的大腿哇哇大哭。

  孩子仰着头睁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郁北,哭得声嘶力竭。

  他(她)大大的,水汪汪的眼睛里全是委屈和伤心。

  那一刻,郁北的心都揪在了一起,让她痛得无法呼吸。

  也就是在那一刻,郁北睁开了眼睛,从梦中醒了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