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双桅船 初受审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3263 2005.06.24 17:08

    晚上在昏暗的双桅大船上,在最大的船厅中,金无双被两个青衣汉子架着到了这里。金无双的身上没有绳索,也没有被制住穴道,谁都看得出来他这个身受重伤的人也搞不出什么花样来了。

  其实谁也没有发现现在的金无双功力基本上来说已经算是完全恢复了。段浮云他们也怕他经不住下一轮的折磨,所以把他押到船上后,没有立即再审问他,在这一段时间里金无双强忍着钻心的剧痛,用自已的手指发出一缕尖锐的指风,把肩头的伤口又括大了一点,因为被‘非见血’商应折断的箭屑还有一部分残留在他的体中,在现时的情况下,他也只能用这种方法才能把碎箭取出了。

  在这几个时辰中,金无双把自已在大海和自然中磨练出来的‘霸道气’来来回回的不知运转了多少遍,体力和气力可以说除了肩膀的伤口外,其它已经一点都不能防碍到他的行动了。

  金无双捂着自已肩膀上的伤口,恨恨的自语道:“这帮人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人,不然也不能下手这么狠,哼,我看你们还要再怎么对付我,真要给我惹牦了,我就叫你们好看,尤其是那个叫商应的,唉,不过他们这也算是认错人,我也不能太过怪他们呀,不管了,到时候再说吧,麻烦。”

  大厅中除了白天那几个人外,还多了一个白须老者,硕高的身材,面上没有一丝表情,另外,就是又多了几个青衣汉子,看样子可能是一个帮派的统一服装。

  大厅的正位处段浮云坐在一把太师椅上,手中翻来调去的在观赏着得自金无双的怪兵刃,不时的眉头紧皱,仿佛有着太多的困惑没有解开。厅中的其它人也是在远处看着这把怪刃。虽然没有人说话,但是大厅中的所有人,都仿佛可以感受到,一股来自这把怪兵器上面传来的压力,压的人心沉甸甸的。

  忽然段浮云象是在一场噩梦中惊醒,猛的一抬头,他看到了刚刚被带上来的金无双,他尔雅的对金无双微微一笑道:“不好意思尚兄,小弟以这种方式把你请到这里来,望乞见谅,首先小弟自我介绍一下,名字不用我说你已经知道了段浮云,还有一个江湖朋友送的绰号叫‘五子连珠’就是小弟我了。”

  没有大吃一惊的表情,金无双的无动于衷让段浮云尴尬不已,本来他还以为江湖中人没有听过他的名字这不算什么,但是他的绰号可算是现在江湖上的风云人物了,提起‘五子连珠’江湖上哪个不知,哪个不晓。可是怪就怪在这个尚步云竟然没有反应,这就证明了一点,尚步云压根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轻轻的‘咳’了一声,借着这一声‘咳’段浮云把刚才尴尬的气氛给遮了过去,接着又逐一介绍别人。先是朝左手边的那位面无表情的老者一指道:“这位是大名鼎鼎的‘木面仙翁’张通。张老前辈,执掌‘三义帮’的刑堂。”

  ‘木面仙翁’还是那副要死不活的表情,只是在鼻子中重重的‘哼’了一声算是回应。金无双却在心中暗笑,真是名如其人呀,可不就是一个木面,只是仙翁是什么意思,还不太明白,因为金无双没有读过书,所以不知道什么是仙翁。

  段浮云又伸手指了一下张通旁边背插板斧的中年汉子道:“这位是海沙帮的‘巨斧’雷成,雷老师。”

  一指雷成边上的高个老者:“这位是‘单山樵子’汪峰,汪老前辈。”

  “这位吗?”一指商应,“他和你亲近过了,‘非见血’商应,商公子。”

  介绍过了左手边的人。段浮云又伸手一指右手边上的第一个中年汉子道:“这位是‘霹雳手’关崇。”

  关崇对着金无双微微点了一下头,打了个招呼。

  段浮云再一指最后一位高个中年汉子道:“这位是‘飞翼’赵力,赵老师。”

  飞翼赵力向金无双一拱手笑道:“不好意思,尚老弟,没办法呀,我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呀,如有得罪,还请见谅,见谅啊。”

  金无双心中冷哼“见谅,差点没出人命,还让我见谅,我这么对你试试,看你能不能见谅。”

  段浮云打了个哈哈,徐徐的道:“这招呼也打完了,人你也认识了,我想有些事我们想知道的,你是不是也得让我们明白明白,来而不往非理也,你也赞同我的想法吧?嗯。”

  拿起旁边小几上的茶杯,轻轻的喝了口茶。段浮云再次拿起残魂斩,看着上面的三个字,段浮云若有所思的道:“尚兄,首先我要问的是,这把‘残魂斩’的来历,你是怎么得到它的,你躲在这里是不是在练‘残魂斩法’,或是其它的什么武功,我想这个问题应该很好解答吧,你该不会因为这个问题而令我们感到不快吧?”

  金无双本想潇洒的耸一下肩,耸肩是他的习惯,却没注意又牵动了伤口,痛的一皱眉道:“我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拾到‘残魂斩’的,当时我受了伤,看到它自然就有一种亲切感,我拿着它,把追杀我的二十多个人全部杀光后,我就逃到了这里,之后就在琢磨它的用法,但是一直都没有什么进展,可是我发现‘残魂斩’里面好象有一股我控制不了的力量,这不,我刚刚在岛上练斩的时候,突然之间我好像感到它不再受我的控制,一下子就把我给带到了海里,差点没淹死我。”

  金无双心中偷笑,暗自寻思,“你们非说我是尚步云,那我就给你们编故事,反正你们也不知道真假。”

  坐在左手的‘单山樵子’汪峰点了头,问金无双道:“你是在哪里拾到的‘残魂斩’。”

  金无双指了指野人岛的方向道:“就在哪个岛上,在我住的屋后面,有一个瀑布,我在瀑布的顶上发现的它。”

  汪峰眉头紧了一下道:“你是说瀑布的源头处吗?”

  金无双道:“不错,那时我受伤跑到那个岛上,后面的人又追的紧,没办法,只有东撞一头西撞一头了,发现只有瀑布那里最高就跑上去了,没想到上去以后,一眼就看到了它”。说着用手指了一下段浮云手上的‘残魂斩’。

  那个‘木面仙翁’张通插话道:“你刚才说你拾到它以后就杀光了追杀你的二十多个人,你是怎么做到的。”

  金无双装作回忆的样子,闭目喃喃道:“当时我慌不择路,刚跑上瀑布顶上就体力不支倒了下去,我这一倒就看到了残魂斩,它静静的躺在哪里,好像正在等着我一样,我想都没有想,就拿着它朝后面的人挥了出去,因为后面的人已经追了上来,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把兵刃并不是按我的意思挥出去的,而是借着我的手斩出去的,追在我后面最前方的四个人被一下子斩成了两半,我惊喜之下又一挥斩,你们猜怎么着?他竟然带着我跃到半空,然后凌空出击,又斩倒了三个人,其它后跟上来的人看到这个场面,全都镇住了,不知道是谁先喊的快跑,然后的事你们也可以想象,我不可能让他们逃走,就是我想让他们跑,也由不得我了。”

  雷成猛的站起追问道:“为什么由不得你了”。

  金无双装作大口的喘了口气道:“因为‘残魂斩’好像很喜欢血,本来就不受我的控制,再加上杀了那么多人后‘就更加不受我的控制了,我几乎是被它带着去追杀的哪些人,在杀了那么多人以后,它在我的手中还久久不曾松开,噢,是它不让我松开。直到我失去知觉以后再次醒来,才看到它在我面前的地上。以后的这些天来,我一直都在想挣服它的办法,但是一直都没有如愿。”说完这些话,金无双又大大的吐出了一口气,好像要将压在心中的那片阴影借这一口气吐出似的。再看看大厅中的这些人,金无双差点没偷笑出来,因为大厅中的这些人都无一例外的都已经沉浸在他编的故事之中了,你看哪个‘飞翼’赵力甚至把嘴都张开了好大,尤其是段浮云,眼睛定定的看着手上被他紧紧的握着的残魂斩,仿佛真的怕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来抢走它似的。

  其实金无双也不是完全在说谎,因为他在这些年和残魂斩的接触中,他确实感到过有一股力量透过‘残魂斩’传到了他的体内,但是他只是把这自己解释为他和‘残魂斩’有缘而矣,只是这股力量并没有他说的哪么玄罢了。

  良久,‘木面仙翁’回过神来象是自语的道:“是了,就是它了,‘残魂斩’,杀人萦野的‘残魂斩’。”

  ‘霹雳手’关崇这时也已回过神来,正好听到张通的自语,立即跟上道:“张前辈难道知道‘残魂斩’的来厉吗?”

  张通的双目定定的看着虚空的一点,好像在极力的回忆什么,他缓缓的点头道:“春秋战国时代的上古神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