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玄武门之变 李元霸之死(下)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4810 2005.06.23 16:57

    李建成等一行人跃马在玄武门内的甬道之上,春风得意之情腾于脸上,李建成心道:“只要今天过了父皇这关,他不阻止我和元吉,李世民就死定了。”他现在有一种大事将成的感觉,心情别提有多痛快了。

  正心情极佳策马狂奔的李建成待走到临湖殿时,猛然发觉临湖殿前,一排近二百人的弓箭手正弓弦满拉的对着他们这些狂奔而至的人,“不对头”李建成在喊一声后拔马就往回跑。李元吉等人也看到了对面的弓箭手,从他们的穿戴上一眼就看的出来是天策府的人,中计了,李元吉此时也顾不上惊慌,一带马头追着李建成就往回跑。刚跑两步李建成、李元吉齐齐的勒马停了下来。

  回去的路人不知何时站了几十个人,仔细一看全是天策府的武将精锐,当先一人正是自己的二弟秦王李世民,李世民面带悲伤的领伏兵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李元吉见此情景也不说话,自背后抽出长箭,搭在弯弓上,向李世民连射三箭,也不知是距离太远还是元吉心慌手抖,李世民连躲都没躲,三箭俱皆没有射中。

  李建成见状大喝道:“李世民是否常何出卖于我。”

  李世民仰面向天没有回答他的话,缓缓的道:“大哥,都是兄弟何必一定要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李建成咬牙道:“是你死我活。”振臂一挥道:“儿郎们给我杀了他。”

  随着李建成的一声喊,一直弯弓搭箭在临湖殿前等待命令的天策府的弓箭手同时松手箭出,乱箭齐发,李建成带领的长林军刹那间倒了一大片,李建成见此情形,自知今日无法幸免,一紧手中的长枪箭一般向李世民杀去。

  看着双眼血红的李建成冲了过来,一旁的尉迟敬德递过弓箭到李世民手中,李世民没有犹豫的将弓拉满,虎目之中泪水狂涌而出,大喊一声:“大哥,对不起。”

  本是杀气冲天的李建成听得李世民含泪的一声大喊,身形窒了一下,略微一愣,劲箭已到眼前,透背而出,李建成大叫一声跌于马下。李世民一箭就射死了李建成,身后众将纷纷冲出杀入了长林军的大队。形式是一面倒的。李元吉见大势已去,心伤大哥身死,带马一边向李世民杀去,一边抖手将一支火箭旗花放了出去,这是招集手下死士进攻的信号,李元吉还留着一丝希望,就是这支他和李建成联手合成的援军。

  李世民一箭射杀李建成后,默默的将长弓递还给了尉迟敬德,双手捧脸放声痛哭,尉迟敬德以目示意伴在李世民身边的长孙无忌,让他安慰伤心欲绝的李世民,自己则面露狠厉之色,弯弓搭箭直指已被天策众将团团围住的李元吉。

  李元吉在李家也是一武功超绝的猛将,不然建成也不会刻意的拉拢他以补自己在武力上的不足,这时李元吉心急如焚,援兵至今未到,自己又被一众高手困住,分身不得,再耗下去自己猛虎架不住人多,必死无疑呀,正在胡思乱想之时,一支鬼魅也似的劲箭扑的一声穿过身前的马颈,正中自己的小腹,李元吉不相信的看着尾翎还在马颈里连在自己小腹上的长箭。随着战马的倒地,也跌到了地下。一时还没有死去,眼睛无神地看着双手捧脸哭泣的李世民,浑身不停的在抽搐着,一旁围着他的众武将也没有再上前出手,因为不用他们出手,李元吉眼看也活不成了。

  ******

  牛山顶,竹利川一郎的怪兵刃在身前接连挥动,布下了一个强大的气场,激荡的气劲几乎可以到达李元霸的身前,李元霸此时也发现对方功夫的诡异,忙收起不恭的心态,双锤也开始在身前舞动,一圈圈的罡气随着他的锤舞缓缓的向竹利川一郎的气场涌去。

  两股布在虚空的气劲仆一接触,立即如晴空中的炸雷般散往四周,牛山的地面瞬间象被一把锋利的大刀片下去一般,整整陷了下去厚厚的一层。本来刚刚晴朗的天空,这一时间也骤然暗了下来,一片浓黑的乌云也迅速的在两人头顶的天空汇集。

  竹利川一郎不理暗黑的天空,也不管漫天飞飘的尘灰,身子化做了一颗闪耀的流星般向对面的李元霸激射过去。

  李元霸也不是易与之辈,在竹利川一郎刚才布气中,他就几可肯定对方是自己这一级数的高手,如不小心应付,怕有性命之忧。在两股气劲相触爆炸之时,李元霸无惧爆炸时强烈的冲击之力,他原本拥有横练的功夫,等闲的外力是伤害不到他的,更何况他的护体罡气也是天下间至强至坚的武功。本想立时上前抢先出手,突然发现天空中的乌云压顶而来,李元霸暗自叫苦,怎么这个时候会来雨。这一停顿,尘雾未散时,李元霸感到竹利川一郎的气势没来由的,竟然又再猛烈的疯涨了不止十倍有余,李元霸不再站立不动,双臂伸直,双锤横着平举,和身体组成一个大十字,开始急速的在原地转起圈来。

  空中本未落下的尘灰在李元霸的急速旋转下,更加的激飞起来,李元霸急速旋转的身体仿佛是一个可以吸尽一切生机的机器,身体周围所有的灰土残叶杂草都被他的旋转带动了起来,围在他的身周,凝成了一股粗大的土柱,迎着竹利川一郎幻化成的流星撞了上去。

  听不清到底是什么声音,只知道流星撞到土柱上后,只一闪就落了下去,然后就是叮叮铛铛之声不断,旋仲间,一道刺目的红光突然冲破旋转的土柱,刚要破土而出,两个黑惨惨的好似两条紧追不舍的苍狼在一片混乱中,又将那一缕即将破土而出的红光逼了回去。蓦然间一声尖锐的啸声响彻云霄,一片白芒带着丝丝之声冲破土柱再次腾空而起。

  白芒腾在半空中又再幻化出一圈圈眩目冰寒的强光,灿丽刺眼的冷电,仿佛被注入了奇异的魔力般,如鱼入水一样,一个猛子扎进了尾随而至的土柱之中,天空中的气象不停的变化着,空中传扬着风雷的咆哮异响,一片如云似雾的光云在灰色的土柱之中回旋急绕。

  时间如流水般在飞逝着,空中突然一声巨响,一个炸雷带着一道极亮的闪电,从九天中落了下来,正正的击在了正在殊死相搏的白芒和土柱之上。土柱晃了一晃后,在转旋中渐渐消散,好似蚕蛹退皮一样,一层一层的灰土落在了地上,一个人影闪出,满身是灰的竹利川一郎斜斜的窜了出去,窜出十丈远后,下身半蹲以手中怪刃拄地,不停的大口喘着粗气。一双不敢相信的眼睛定定的看着身形逐渐停下的李元霸。竹利川一郎不得不承认他败了,败的心服口服,李元霸不仅仅是天生的神力,他更是一个功力超凡入圣的高手。他已经使出了全力,但还是无法撼动李元霸分毫。李元霸此时在他的眼中就是一坐高耸入云的山峰,而自己就是一个妄想登上山峰的人,拼尽了全力也无法登上山峰顶点。低头看着自己还在抖动的握兵器的手,竹利川一郎悲哀自己竟然不如一个年纪如此轻轻的孩子。

  停住身形的李元霸样子有一些狼狈,身上衣服像被火烧过一样,焦糊一片,头上的发冠也不知掉到哪里去了,没有去再追击落在远处的竹利川一郎,李元霸以左手中的大铁锤指着头顶乌云滚滚的天空,大骂道:“死老天,你以为你打雷我就怕你吗?我从今天开始不再怕你了,你打雷,我就把你的雷打碎,然后我再打死你。”说完两只手上的大铁锤轮番向天上扔去。一次比一次高,一次比一次狠。

  远处扶刃而立的竹利川一郎被李元霸挥锤斗天的举动惊的目瞪口呆,天下间还有这样的傻人,人力岂能抗天,区区两个大铁锤就以为可以把天雷击退,把天打碎,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看李元霸好像非要把天打破的样子,竹利川一郎苦笑着摇了摇头,简直不可理喻,这个李元霸可能不是人,他是一个怪物,可叹我扶桑第一高手,竟败给了这个傻子的手里,真是无脸再回扶桑见人了。

  李元霸此时也好像是疯了一样锤锤都以全力甩向空中,抛出的双锤直飞入云,已经看不见影子了,李元霸仰头向天,空中沥沥的细雨纷纷扬扬的洒了下来,雨水顺着李元霸的面庞淌了下来,李元霸理也不理落入眼中的雨水,眼睛瞪得老大望着暗黑的天空,还在喃喃自语着什么,可能还是在骂老天爷吧。

  轰的一声又是一个炸雷响彻云霄,李元霸突然双手掩耳蹲在地上惊恐的‘啊,啊’的大叫起来。炸雷过后,李元霸看了看天,又大笑着站了起来,指天喊道:“哈哈哈,我把雷打跑了,我把雷打跑了。”

  竹利川一郎抬头望天暗叹一声,有一得必有一失,李元霸这么一个英雄了得的人物竟然怕雷,可笑呀,可笑。正感上天的不公,天空中两道黑影一前一后急速的向李元霸的头顶砸了下来,竹利川一郎心头一震大喊道:“李元霸,小心天上。”

  李元霸也看到了天下下坠的两个黑影正是自己刚才扔到天上的大铁锤,‘呵,呵’傻笑一声,伸出手来,刚要接住铁锤后再扔回到天上打雷,突然李元霸感到小腹一阵钻心的剧痛。就像被长箭射穿一般。眼前忽然间竟出现了李元吉被尉迟敬德一箭射落马下的情景,李元霸心头剧震,大喊一声“四弟”伸手想透过虚空去扶李元吉,一把没有扶到李元吉,虚像破灭,头顶劲风袭到,李元霸不及躲闪,只听得扑的一声,大铁锤正中顶门,鲜血脑浆飞溅四处,另一铁锤这时也落了下来,正好打中看见李元霸被砸死如飞奔至的黑马头顶,黑马立被砸死,但是它的尸身没有倒,而是靠在了李元霸的身上,而李元霸的尸体也搭在了黑马的尸身上,就这样一人一马的两具尸体互相靠扶不倒的立了地上。

  竹利川一郎眼睁睁看着发生的剧变,却无力去挽救,愣愣的站在那里,心中感慨,这就是英雄的死法,纵横一世的李元霸是无敌的,谁也杀不了的,真正能杀他的,也就只有他自己了,看着李元霸不倒的尸身,竹利川一郎大哈腰的深深施了一礼。转身蹒跚着下山了。

  从此以后,牛山山顶,因为竹利川一郎和李元霸之战将它几乎扫为平地,变成了光秃秃的矮山,让人离远看上去有些象秃顶的老人,此后‘牛山曜曜’一词就被当做了对秃顶人的代名词。

  *******

  从马上跌落地上即将死去的李元吉,忽然感觉自己的头顶一震,剧痛钻心,他还以为有人砸碎了他的头,闭目等死之即,眼前出现了李元霸被铁锤砸死的那一幕,李元吉泪水泉涌而出,双目暴瞪,一跃从地上站了起来,大叫道:“三哥死了。”喷出一口鲜血,头一歪,直挺挺的向后倒去,死不瞑目。

  李世民听到李元吉突然说出:“三哥死了。”后就倒了下去,忙着身后大将程咬金道:“快去看看我三弟在哪里,他怎么可能死的,速去给我探听。”

  程咬金领命去了,玄武门外这时突然呐喊声震天,长孙无忌靠过来道:“秦王,这些人应该是元吉太子刚才放出旗花招来的东宫禁卫军。

  李世民断然道:“冲出去,走。”

  尉迟敬德突然策马奔到李建成和李元吉的尸体前,抽出腰刀,分别切下了他们的头颅,挑在马前挂的长矛之上,当先纵马向玄武门外驰去。

  李世民刚要喝止尉迟敬德的举动,长孙无忌点头赞道:“好计,难为这个黑尉迟竟能想出如此好计。”转身向李世民抱拳道:“请秦王恕过尉迟敬德毁坏二位太子的尸体之罪,他是想以他二人的头颅来震蹑住门外的禁卫军。情非得已,望秦王恕罪。”

  李世民看着挑着人头叫人打开城门的尉迟敬德的背影苦笑着一摆手道:“事已至此,我还能说什么,罢了。”一策马也向玄武门前驰去。

  玄武门外尉迟敬德高举手中长矛,将李建成李元吉的人头让所有人都看见,不住大喊道:“建成元吉已死,秦王万岁。建成元吉已死,秦王万岁。”禁卫统领常何见状也带领当值的禁卫军抚合一齐高喊。喊声直冲霄汉,东宫禁卫军见大势已去,不得已这才散去。

  事后,尉迟敬德持矛上殿向李渊上奏,李世民跪见父亲,李渊见木已成舟,元霸身死的消息这时也由程咬金带了过来,父子二人相抱恸哭。

  六月七日,李渊下诏,立世民为皇太子,军国庶事无论大小悉听皇太子处置。

  七月,高祖下制传位给皇太子,李世民即皇帝位,他就是历史上开创唐朝不朽事业的唐太宗。

  战败而回的竹利川一郎,后来随师父空海又回到了扶桑,他也履行了他对空海做出的承诺,从此不再谈论武事,在回归扶桑的海上,竹利川一郎为了坚定自己不再尚武的决心,将自己仗以成名的噬血神兵‘残魂斩’沉入了东海之内。

  若干年后‘残魂斩’再次重见天日,震动江湖,更使这个得到他的人成为了一个江湖上的传奇,武林中的神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