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火龙堂主 忆往伤心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4809 2005.07.03 17:12

    走了两天的路,都是风平浪静的,‘霹雳堂’一直都没有什么举动,‘火龙堂’的这些人还真有点受不了这样的心理压力。霍伤心看着手下人都是一付准备随时动手的架势,不禁心中暗笑,以他计算‘霹雳堂’最快也得等他们过了洛阳才动手。因为‘霹雳堂’的总堂在丰州,离洛阳和长安都很近,所以选择河南府设伏是最理想的,那里是去长安的必经之路。如果‘霹雳堂’这次的带头人不是傻子的话,理应首选此地设伏。

  霍伤心的猜测一点不错,他的猜想和雷阔天的想法一样,而且霍伤心算计,‘霹雳堂’准备动手的时间也是分毫不差,他知道跟踪‘火龙堂’其它几路人马的人,最快也要两天左右才能反应过来,发现他们这一路人才是真正去长安的,其它的只是回分坛而矣。而那时他们这一路跟踪他们的人得到‘霹雳堂’总堂下达的动手命令,也得等两天时间,加一起一共是四天的时间,而四天后也正是他们到达河南府的时间。

  霍伤心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给大家听,使所有人都如身在迷雾之中,霍伤心也有自己的苦衷,他不知道到底谁是内奸,谁应该是自己最信任的人,也许内奸现在就在自己的这路人马里面,他不能说出他早已设计好的计划,说出来内奸也会传出去,那么那个时候倒霉就一定是自己了。

  苦苦的笑了笑,霍伤心挥手停下了前行的队伍,吩咐手下就地驻扎,今夜就在这郑州郊外歇息一宿。

  就在‘火龙堂’众人各忙各的,准备安排驻扎的时候,霍伤心听到了一声低吟,霍伤心顺着声音传的来的方面走过去,他看到了一辆马车,而且是他从‘地火分坛’带出来的马车,他笑了,因为他知道金无双醒了。这可是好事,本来他一直都在担心,万一金无双醒不过来呢?他甚至都留下了安顿金无双的后路。现在看来可能不需要了。以金无双今时今日的功力,他不去惹别人就不错了,自保那当然更没问题了。

  霍伤心一躬身,探手挑起车帘,上了马车,看了一眼看护金无双的那个红衣汉子,道:“好了,荣成,你先下去,我看一下金公子。”

  红衣汉子是霍伤心贴身护卫‘火影四龙’之一的‘活火’荣成。他没有说话,只是向霍伤心行了个礼,就下车去帮着别人支帐篷去了。‘火影四龙’是霍伤心在这十年的时间里亲手调教出来的四个天份很高的手下,也可以说是他的弟子。多年来霍伤心一直都很满意他的这些个属下,但是现如今,真的实在是看不出来谁到底是内奸。苦恼的摔了下头,不想这些烦心的事了。抬起头,他看到了一双明亮的眼睛在看着自己。哦对了,光顾着自己烦心了,差点忘了还有一个人在他面前呢。

  躺在为他特别铺垫的柔软的厚棉毡垫上,金无双感到自己真的很舒服,好像飘浮在大海中一样,可就是有一点全身软软的使不出一点力来,连说话也不可以。看着蹲坐在自己面前的霍伤心,说不出话的金无双只能用不解的眼神看着他。

  虽然金无双看不到,但霍伤心面具下的嘴,还是微微的笑了笑,他轻声道:“你一定不认识我,我叫霍伤心,是现今江湖上‘火龙堂’的堂主,但我知道你叫金无双,你一个人杀了‘海沙帮’和‘三义帮’的帮主及其他们的手下两百余人对吧? 说实话吧,是我救了你。我之所以救你,是因为我知道你不是一个滥杀无辜的人。你是被逼的,我是从‘三义帮’大管家方贵嘴里知道事情原委的。”

  看着金无双眨了眨眼睛,霍伤心象是忽然发现了什么,他兴奋的对金无双道:“你眨眼,是不是你听明白了我说话的意思。”

  金无双又眨了下眼,这回可不就是在回答霍伤的问话了。霍伤心伸手托了一下金无双的脖子道:“我扶起坐起来一会,可好。”

  金无双眨眼表示同意。霍伤心小心的扶起金无双,靠坐在车后厢板处。掏出了怀里的水囊,对在金无双的嘴边喂他喝了几口水,霍伤心拿开了水囊后,看到金无双眨眼表示抗议。霍伤心摇了摇头。

  被自己救回来的这十多天里,金无双滴水未沾,粒米未进。一直都处于晕迷之中,所以霍伤心必须得给金无双水来补充自己体内的水份,但是不能太多,因为金无双的体内因为缺水全身血肉都处于干裂的状态,喝太多的水,只会使金无双全身血管收缩爆烈而亡。

  霍伤心没有多说什么,只举了举水囊说道:“它是好东西,但是喝多了,也会死人的,你先忍两个时辰吧,过了两个进辰,你就可以喝水了,我现在先派人给你做点稀饭。十多天未进食,我想你现在应该很饿。”

  本来金无双还没有想起一直没有吃饭这个事,不意被霍伤心这么一提,肚子竟然不争气的‘咕’叫了一声。金无双心中暗道:“那里是十多天没吃饭我看可能都有一个月了。”

  霍伤心听到金无双肚子的叫声,‘呵呵’笑了笑,拍了拍金无双的肩膀道:“你等一会,我去安排一下,把你饿坏了的话,对很多人都没有好处的。”

  看着金无双迷惑的瞪了瞪眼,霍伤心大笑道:“我指的是你的敌人,想杀你的人。”说完一撩车帘,钻了出去。

  夜晚,‘火龙堂’的人吃过晚饭后都各自在一定范围内活动着,或是在闲聊着。刚刚和左、右两护法用过饭的霍伤心,缓步溜哒到了金无双的车边,看了看左右无人,一纵身钻进了马车里。他已吩咐过‘活火’荣成不要再过来打扰金无双了。所以这时的马车里只有金无双一人。

  金无双没有睡,下午‘活火’荣成喂他喝过稀饭后,就把他给放躺下睡了一下午了,也精神了。虽说现在已经到了华灯初上的时辰,但金无双还是睡意全无。看着霍伤心悄悄的上来马车。金无双眨了眨眼表示询问。

  霍伤心蹲坐在金无双对面道;“虽然你被已我救下,但不等于你就真正的安全了。因为我现在也面临着一个大麻烦,我怕我到时候保护不了你。”

  看着金无双又眨了下眼,霍伤心犹豫了一下毅然道:“也许现在我能相信的人就只有你一个外人了。哈哈,也罢,我就告诉你所有事情的真相吧。”

  虽然金无双不明白霍伤心在说什么,但金无双明白霍伤心现在一定是遇到了难以解决的麻烦了。

  霍伤心低头沉思了一会,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半晌后,才看着金无双道:“现在我的麻烦源自于两方面,一方面是丰州专以贩卖火器为主的‘霹雳堂’,另一方面是来自塞外的突厥人。我们‘火龙堂’也是以贩卖火器为生存条件的组合,天生就得和‘霹雳堂’成为对头,别人都以为我们之间是同行之争,其实事实并非如此,天下间原本只有‘霹雳堂’一家贩卖火器。后来是因为我的强行介入,才有了‘火龙堂’这个和它竟争的对手。我之所以和他们做对,是因为我恨透了‘霹雳堂’,我发过誓今生不灭‘霹雳堂’我霍伤心誓不为人。”

  金无双此时注意到霍伤心的眼中忽然射出了一缕温柔的目光。“那是在十二年前”,霍伤心眼中温柔之色更加浓重了,他幽幽的回忆道:“我原名叫霍定安,我爹叫霍启。他是丰州‘霹雳堂’雷家的火yao配剂师。我娘在生我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我是我爹一个人一手养大的,而我因为他的关系,从小也经常的出入于雷家,偷偷的也学到了不少怎么配制和调剂火yao的方法,别人都不太注意我,因为我是个小孩,没有人把我放在眼里,后来我长大一点了,雷家的人也几乎都把我当成了他们的自己人,不大管制我的自由,再说他们也不敢管,万一惹怒了我爹,上报到堂主雷长期那,他们就没有好日子过了,我爹当时可是‘霹雳堂’的大红人,配出的火器为当年的‘霹雳堂’着实赚到了不少白花花的银子。

  在我十七岁的那一年,也是我人生中的一个重要的和令我终生难忘的一年,这一年之中发生了很多事,有好事,也有坏事,对我来说那是一个充满甜蜜的伤心回忆。

  那一天我来到了我爹的配药房,我看到了我爹正低头看着手中的一颗黑色的珠子,我立时好奇的走过去问他:“爹,你在看什么。”

  我爹竟然被我吓了一跳,手一哆嗦,手中的珠子差点没掉落在地上,他面色如土的对我骂道:“臭小子,进来前怎么也不知道先敲个门,想吓死人吗?”

  我‘呵呵’一笑对我爹道:“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爹你做了亏心事了吗?”

  我爹像是害怕什么似的,推门看了看门外,左右无人,才对我轻喝道:“小孩子知道什么。不要乱说话。”

  我当时对我爹大声抗议道:“我不小了爹,我都十七了,别人在我的年龄都有了好几个儿子了,你还说我小。”

  我爹这时也好像想起来我已经长大了,拉着我的手,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神秘的道:“定安,你确实不小了,有些事我得和你交代交代了,你觉得我们爷俩在‘霹雳堂’过的怎么样。”

  我那时是小孩的心性,不明白大人之间的事情,就回答说:“很好啊,大家都对我不错,他们有的人还在背后管我叫定安少爷。爹,他们竟把我偷偷比做少爷呢。”

  可是我爹竟哼了一声道:“他们管你叫定安少爷,你就真当你自己是少爷了,你记住在‘霹雳堂’没有人真的把你当少爷,那是因为我的原因才使他们这么戏称于你,在他们的眼里,我们永远都是个下人,没有自由的奴隶。只不过比别的奴隶高级一点而矣。因为我会调火yao。所以他们对我比较好。”

  看着我惊讶的看着他,我爹严肃的对我道:“这些年来他研制出了几种火器,以为可以得到一大笔钱,和我远走高飞,去过一过自由的生活,没想到堂主雷长期不仅没有同意我爹的请求,还对我爹凶狠的道:“你不能走,你已经是‘霹雳堂’的一份子,没有我的同意,谁也不能离开‘霹雳堂’。”另外当时正是大唐没有一统天下的乱世之时,各路反隋的义军和自立为王的军队,都很需要威力强大的火器。雷长期不放我爹走,是想让我爹继续为他研制新的火器。我爹没有办法,只好留下来,但是他给自己和我留了条后路,就是那颗珠子。”

  金无双一听到珠子,就想起了段浮云说的尚步云抢走的‘日月龙凤火眼珠’,心中暗想,如果真有一天看见尚步云,一定要借来看看它到底有什么了不起,这么多人都抢着要它。由于分神霍伤心再说的话他没听太清楚,反正事不关己,无所谓听到听不到了。

  只听得霍伤心继续道:“我爹说他偷偷的把‘火龙弹’的制作配方给写下来了,今天刚好是研制成功之日,叫我把‘火龙弹’偷偷找地方给毁掉,再叫我把配方记下来后也毁掉,否则,如果被堂口里的人知道又有新东西研究出来了,而没有交出去,就会受到残酷的惩罚的。我那时也约略明白了我爹的意思,他是想留个后手,如果以后‘霹雳堂’真的不给他们这些年应得的报酬的话,我们还可以指望这个‘火龙弹’另起炉灶,不愁以后没有好日子过。

  于是我把我爹珍重万分交给我的‘火龙弹’和配方,深深的藏在了贴身的小衣里,向外走去,想要找个地方把这世上第一颗威力无比的‘火龙弹’给毁掉。

  一路上我没有平时的镇定,我总觉得自己象是做了亏心事一样,我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可是毕竟我当时还小。不是说想镇定就能镇定的。没想到怕事,还真就要来事,我刚走过离配药房不远的烘药房门口,突的,我眼尖,就发现了远处和我爹一起研制火yao的副配剂师盛奇正和大少爷雷霸往这赶来呢。我没有选择的,往右一转,就转到了内府,内府是我们这帮人不允许轻易进入的,那里是堂主的家眷的住处,那时没有办法,我只好闯进去了。

  我进入的门口还好不是直接的内眷的住处,而是她们的后花园。我慌忙之下,急急的往花园里面跑去,我想那时我跑了很远吧,实在跑累了,我停在一棵柳树旁,正想喘口气的时候,突然一支手在我的身后拍了我一下,大喊一声:“可找到你了,看你还往哪里跑。”

  本来我就自己吓自己的害怕死了,这时听到这声喊,不亚如个一记旱天炸雷在我的耳边响起,我吓的一哆嗦,一转身,就昏了过去,但就在我转身昏倒前,我看到了我这一生当中最重要的人,那时我不知道她是谁,只知道她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她瞪大了一双雪亮的大眼睛惊恐的看着我。显然他也看出我不是他要找的人,也吓了一跳,她那雪白娇嫩的小手捂住了惊恐中张开的小嘴,那种表情迷死人了。我一辈子也不能忘记,可惜再后来,不争气的我已昏过去了,什么也看不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