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英雄谱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关外乱局 畅谈天下

英雄谱系列 高人一筹 4882 2005.12.15 15:57

    金无双横了一眼尚步云道:“你光顾着问我这呀、那呀的,也不知道和吐迷度王子打个招呼,真没礼貌。”

  尚步云讪讪一笑道:“还用你小子教我怎么做。我只是关心你,才急着问你的,你给我再卖关子,就算你求老子听,‘哼哼’,老子还不听了呢。”

  一旁的吐迷度也大度道:“无妨,金兄还请先说吧,其实小王也是很好奇的,刚才在街上碰到你的时候,小王已经注意到了你身上的血迹和灰尘,只是小王想就算问了,金兄可能也不会和小王说,所以小王也只好把这些要问的话咽回到肚子里了,‘呵呵’。”

  金无双竟然会客气道:“那里,王子说笑了,也没有什么隐秘的事情,就是说了也无所谓。”低着头想了想,金无双寻思着该如何开口。因为这其中牵扯到玄小厶的‘异能力’。这些可不是谁都可以告诉的。

  正思索间,一进门就跪坐在他身后的玄小厶,怯生生的道:“公子,要不,让小妖来给吐迷度王子和大公子做个解释可好?”

  金无双莞尔一笑道:“正好,我还不知该如何说呢。”

  玄小厶轻‘咳’一声,清了清嗓道:“自从前日我被公子出手救下后,心中就一直心存感激,而且还仰慕于公子的身手,因此小妖就立下志愿,一定要入公子门下,但又一想,公子可能不会收我为徒,所以小妖就兴起了拜公子为主的念头,今日小妖本来是想到‘同心会’去找公子的,半路上小妖路过‘安记兵器铺’的时候看中了一面手盾,心想见到公子我一定要有礼物孝敬的,正好就拿这面手盾好了。

  我买完手盾,出了兵器铺,也可能是老天对小妖的眷顾吧,一抬头,我就看到了公子走过来,经过小妖的苦苦纠缠后,公子终于答应了收我为仆,正在这时。”玄小厶抬头看了一眼金无双。

  见金无双点头,玄小厶又接着道:“有一位自称是右卫大将军、潞国公候君集大人的女儿的妇人,出现在我们面前,她说她的夫家是贺兰楚石,是东宫的千牛,她叫候艳云。她说她爹候大将军很想见公子,看着她有马车还有护卫在一旁,公子不虞有它,就和我上了马车,结果。。。。。。”

  吐迷度眼神一正,露出了注意之色,尚步云则急道:“结果你们被带到了‘大唐武士行’里,对不对?”

  玄小厶点头道:“对,我们到了武士行才发现情形不对的,那时候艳云借故遁走了,只看见无数武士行的人在那四个教头的带领下,从四围了过来,结果谈了没有两句,公子就和他们打了起来。”玄小厶不知道金无双那时已中了候艳云的毒,所以没说。

  “后来呢?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见玄小厶说到这没有再往下说的意思了,尚步云又追问道。

  再后来,玄小厶那时他昏过去了,又怎么能知道,一旁的金无双知道玄小厶说不出来,嘿嘿笑道:“后来,武士行的人奈何我不得,就只好将他们的帮手请出来了。”

  吐迷度感兴趣道:“噢,他们还有帮手,说来看看,是何方神圣?”

  金无双耸肩道:“南宫世家的南宫剑和他的六个手下。”

  尚步云面色凝重道:“是‘富贵相公’,他是怎么和‘大唐武士行’扯上关系的?”

  金无双挠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又和他们打了一场。”

  尚步云‘呸’了一声道:“南宫剑就那么不要脸,和他的手下一起出手对付你吗?”

  金无双忙双手连摇道:“不,不,不是那样的,起初只是他的手下和我打的,后来他见他的手下也奈何不了我,他才出手的,不过是他自己一个人和我打的,没有别人帮手的,我很佩服他的。”

  尚步云重重的‘哼’了一声,点头道:“算他南宫剑还顾忌着自己的面子。那你们两个交手,最后是谁赢了?”

  金无双喝了口茶道:“算和吧,因为在我和他交手的时候,有两个蒙面人分别在我们的身后偷袭了我们,而我们都彼此救了对方,结果这架就再也打不下去了,后来我们就都离开‘大唐武士行’了。”

  吐迷度皱眉想了想道:“偷袭你们的人是谁?”

  没有立时回答吐迷度,金无双拿起铜壶,给尚步云倒了杯茶,犹豫了半晌道:“偷袭南宫剑的人是谁?我不知道,但是偷袭我的那个人,我敢肯定是裴重,因为他在背后打我的那一掌,和在‘夜小楼’时打我的拳法是一样的,只是他没有想到,这次偷袭,他一样也没有得到什么便宜。”

  吐迷度和尚步云的眼睛全是一亮,金无双笑笑,接着道:“他在我背后打了我一掌,我也在他身上还回了一掌,我想,他现在应该比我还难受吧?哈哈哈。”

  尚步云见金无双一付得意的样子,恨声道:“你差一点就没命出‘大唐武士行’了,还笑。这回可好,对头里又得将南宫世家加进来了。再凑上个‘长安六公子’,啊哈,长安这回可要乱起来了。”

  金无双本想告诉尚步云南宫剑和他已经是朋友了,但转念一想,还是不要让吐迷度知道的好,就忍下没说出来。待一听尚步云又说出个‘长安六公子’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迷惑的看着尚步云。

  以吐迷度的镇定工夫,也差一点没把刚喝进嘴里的茶水喷出来,惊道:“你又得罪‘长安六公子’了?”

  尚步云眼睛睁得老大,烦道:“你们怎么都是这个表情,得罪就得罪了,又能怎么样?”满不在乎的将和‘长安六公子’的结怨经过说了一遍。

  吐迷度听罢,苦笑道:“你没来之前,小王还和金兄谈过现今长安的形式和你们现在所处的环境,你们得罪了长安的多个势力和权贵,实不易在长安久留,你们两个得罪的人,一个比一个来头要大,小王真是服了你们了,唉。”

  金无双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提醒道:“王子,你刚才好像和我说,我们的危机一方面是来自朝庭,这我知道了,那你说的江湖,又是怎么说呢?”

  吐迷度看了看尚步云道:“如果只拿尚兄来说,虽然他出道才不过三、五年,但他在江湖中的仇家可谓是遍天下,几乎江南各个有势力的帮派他都得罪过,尚兄专门干的就是黑吃黑的买卖,有仇家也是很正常的。”

  顿了顿,吐迷度又道:“金兄可就了不得了,你不仅甫一出道,就灭了‘三义’‘海沙’两帮,更得罪了和他们交好的帮派和有瓜葛的人,其中最历害的帮派,当要数近年来在海上活动极为猖厥的‘五湖四海大联盟’,因为那次‘三义’和‘海沙’两帮正准备谈并帮的事情,而并帮的提议却是‘五湖四海大联盟’提出来的,具体他们之间有什么内情,这小王就不知道了。

  再说和他们之间有瓜葛关系的人也不在少数,‘三义帮’在海州一带是家喻户晓的白道帮派,你杀了‘三义帮’的人,那些得到过‘三义帮’好处的人和受过他们恩惠的人必不会放过于你,还有‘三义帮’的二帮主‘忠义侠’钱江是‘崆峒派’弟子,‘崆峒派’掌门‘九星子’木真此人极其护短,杀了他的弟子,这老家伙不杀你是不会甘心的。还有那三帮主‘急功好义’谭铮。他是当朝户部尚书谭桂的亲侄子。如果谭大人知道你就是金无双的话,哼哼,金兄你的日子可就更不好过了,他的儿子,也就是谭铮的堂弟谭不凡也是非同一般,谭不凡是‘华山派’门下,‘华山派’掌门‘剑气纵横’毕惊穷实力更是不容忽视,噢,对了尚兄,你得罪的‘长安六公子’里就有一个是谭不凡,你知道吗?”

  尚步云苦着脸道:“何止是知道,我险些阴沟里翻船,栽在这个小子的手里。”

  吐迷度微笑着又道:“来自江湖的凶险不止这些的,丰州‘霹雳堂’你们不会陌生吧,关外的突厥人,你们不想和他们做对头都难,这些都不用小王说吧。而今再加上个南宫世家,唉,所以小王说你们二人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万分危险的,而想要解除这些危险,嘿,也只有小王能做到了。”

  尚步云注意的听着吐迷度的危言,听吐迷度说自己可以救他们,尚步云端起茶杯先是嗅了嗅茶香,打岔道:“这茶真香,是什么茶。”

  金无双刚听吐迷度介绍过,立时精神的将此茶绘声绘色的给尚步云推荐了一遍。尚步云喝了几口,赞声不绝。就是故意不接吐迷度的话。

  吐迷度面对尚步云,可不像是面对金无双那样沉着了,吐迷度干‘咳’一声道:“云兄,刚刚小王已经答应了金兄,将两包‘清涤’茶送于二位,尚兄待回去以后,大可开怀痛饮。只是刚刚小王的话,尚兄可有意否?”

  尚步云装傻道:“是吗?什么有意否呀?”

  吐迷度正色道:“以尚兄和金兄你们的真实身份和现在的身份来说,你们如今都是处在最微妙的环境之中的,只要有人把你二人的真实身份泄露出去,嘿嘿,小王想两位兄台想要生离长安,我看是很难了。”

  尚步云双目中精光一闪道:“吐迷度王子在吓唬我们兄弟俩吗?哼哼,我尚步云可不是被吓大的。”

  吐迷度忙摆手道:“岂敢,岂敢,小王知道尚兄和金兄都是英勇之辈,但常言说‘双拳难敌四手,猛虎架不住人多’尚兄和金兄就是功力再高强,如真要面对这众多的强敌,恐怕也是力有未逮吧?”

  尚步云闭眼想了下道:“那王子的意思呢?”

  吐迷度见尚步云话风有所松动,大喜道:“眼下关内二位兄台可谓是仇家无数,但是关外,你们却有和我一样的敌人。”

  一直都没有说话的金无双突然道:“突厥。”

  吐迷度点头笑道:“不错,关外现在正是多事之秋,前阵子在北方的那场席卷一切的暴风雪,令突厥的牲畜大规模的死亡,大漠以北的不少地方更是闹起了饥荒,因此,那些在突厥残酷压榨统治下的关外各个部族,都有联合抗击之意,我回纥也不例外,只是如今关外各大势力部族也都是空前的强大,如奚、薛延陀、契丹,蒙古等族无不虎视眈眈地等待着取代突厥地位的时机。小王不希望别的部族成为关外之主,所以小王也在尽一切能力的在寻找人才来抗衡他们,而金兄、尚兄你二人就是小王急于一求的人才,小王这么说,尚兄该明白了吧?”

  尚步云点头道:“明白,你的意思是想让我们兄弟二个陪你到关外去打天下,我清楚你的意思?”

  吐迷度道:“不错,只不知尚兄可同意否?”

  尚步云‘哈哈’笑道:“王子的心也太急了吧?说实话,我兄弟二人和你并没有什么深交,还有就是和你还有过一段不太愉快的误会,话又说回来,我们没有必要为了躲避中原的仇家而跑到大老远的关外去给你打天下吧?我兄弟至不济,找个地方躲起来,还是可以的,王子不觉得自己说的话太大了吗?”

  吐迷度也意识到自己有些急躁了,忙陪礼道:“对不起,让尚兄误会了,小王的意思是说,以二位兄台的英勇,又怎会甘于蛰伏,白白的浪费了大好的一身好功夫呢?而关外的乱局恰恰是让两位兄台一展拳脚的所在,所谓‘乱世出英雄’,难道两位兄台就不想轰轰烈烈的闯出一番事业来吗?”

  金无双平静道:“不想,我只想平平安安的过生活。”

  吐迷度好似听到一个可笑的笑话般,大笑了几声,摇了摇头道:“金兄,你不觉得你说的话太天真了吗?先不说你仇家遍地,就说如果关外真的能乱起来的话,那首先乱起来的就应该是大唐,因为突厥想要摆脱眼下的困境,就必须要再次入侵大唐,而在他们出兵的同时,关外的各个部族才会对其群起而攻之,不然谁也不会抢先出手,你们想一想,等到突厥大军再次光临大唐的时候,大唐境内全民皆兵,以金兄的身手想独善其身,这可能吗?”

  金无双一时语塞,闷声不响的喝着手中茶。

  尚步云虽然不太喜欢吐迷度说话的方式,但是也觉得他说的有理,瞥了金无双一眼,缓缓道:“王子的好意,我们兄弟心领了,在下觉得还不到你说的那个时候,也许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会好好想一想的,不过和你交个朋友还是可以的,王子反对吗?”

  吐迷度无奈的干笑道:“和你们做朋友当然是吐迷度求之不得之事,但我更想的却是和你们一起纵马沙场。”

  尚步云有意无意的看了看窗外的天色,长身而起,拍了拍吐迷度的肩膀亲热道:“会有那么一天的。走了。”

  吐迷度见尚步云要走,苦笑道:“那小王就只好在关外渴盼着尚兄和金兄的到来了。”

  尚步云突地大笑道:“王子说话怎么感觉是盼小媳妇似的,让老尚我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受不了哇。”

  跟着尚步云往外走的金无双和玄小厶一听此话,再也忍不住,跟着大笑了起来,吐迷度老脸一红,也尴尬的陪笑了两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